读书吧中文网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沸腾的锅

第六百五十三章 沸腾的锅

        夏峰在对付厉鬼方面,可以说是有着较多经验的。

        厉鬼虽然只是3级鬼,但是它却有别于其他鬼物。

        因为比它强的如猛鬼恶鬼这类鬼物,几乎不存在什么神智,也不具备锁定目标的能力。

        这厉鬼就像是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的人一样,清醒的时候,与常人无异,思维等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可一旦发病,那么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黑桃a怨气冲天,复仇的火焰会让它无时无刻,不想要将夏峰和舒雅杀死。

        但是它也会考虑到,夏峰身为天师的强大,所以在选择动手的时机上,想来会非常犹豫。

        可如果要对付的人只是舒雅就不一样了。

        舒雅并不是天师,本身也不是异能者,说白了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化为厉鬼的黑桃a完全有能力将其杀死。

        这也是夏峰会让舒雅一个人留下来的原因。

        就是让舒雅作为诱饵,已好让黑桃a所化的厉鬼上钩。

        毕竟黑桃a就是生前在谨慎,在死后被怨气冲撞为厉鬼后,在思考能力上也会大打折扣,会一心想着复仇。

        夏峰并不是在和舒雅商量,而是明确的告诉她,必须要这么做。

        舒雅只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边但凡是出现些许状况,我会立马赶到的。”

        夏峰没有什么舍不得的,这也是舒雅的价值所在,如果换成是他待在这儿做诱饵,黑桃a感应到天师的气息后,也根本不敢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原本在外面稍显拥挤的车水马龙,也渐渐回归到了一条孤独的长路,在黑暗的笼罩下,安详的睡着。

        晚上11点50分。

        从外面看去,一扇窗子里依旧有明亮的灯光映出。

        只是不时会有诡异的闪烁,就仿佛屋子里的主人,正不停开灯又不停在关灯一样。

        这是一间两居室的屋子。

        次卧的门开着,里面并没有半点儿人气。

        主卧的门关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靠在床头在用手机专心致志的打着游戏。

        手机里传出很大的游戏声,他的表情也随着游戏里所使用的人物发挥,而丰富的变化着。

        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面亮着灯的客厅,正在不停忽闪着。

        “哗哗”的水声,透过卫生间门上的磨砂玻璃,稀稀拉拉的传出来,女人看不清楚的酮体,形成一个模糊的影子,在玻璃上变化着距离。

        外界闪烁的灯光,在这时候恢复了正常。

        厨房里,则突然响起了一声开启燃气灶的响音。

        “叭!”

        这声响很脆,也并不算小,但是屋子里的两人显然任谁都没有察觉到。

        10分钟之后,卫生间的门从里面被推开了。

        一个一丝不挂,正用毛巾不停擦拭着头发的女人,身材有些臃肿的从中走了出来。

        刚出来,她便像闻到了某种刺激性的气味一样,在眉头不受控制皱起的瞬间,低着头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这是什么味啊!”

        女人捂着鼻子,随后快步走进了味道产生的厨房。

        来到厨房后,他看到了一口正坐在燃气灶上的蒸锅。

        朦胧的水汽,不停顶起锅盖,沸腾的从中升腾着。

        “这大半夜的煮的什么东西?”

        女人或许是觉得味道实在是太恶心,所以并没有走近打开锅盖看看,而是快步的退出来,继而推开了主卧的门,对着那正在玩游戏的男人说道:

        “你锅里煮的什么啊?味道好难闻,差点儿给我熏吐出来。”

        “什么锅里煮的什么?”

        男人抬起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身材日渐崩溃的女人。

        随后又低下头,专心打起了游戏。

        “我说你锅里煮的什么?怎么有一股怪味啊。跟烫猪毛似的。”

        “我没煮东西啊。”

        男人摇了摇头,或许是因为分心的关系,以至于他在游戏里被人反杀了,他将手机丢在一边下了床。

        离开了卧室,男人也闻到了一股怪味。

        这种味道真的很难闻,烫猪毛的味道他没闻过,但是用开水烫鸡毛的味道他是知道的。

        “你煮的什么啊?”

        男人在闻到这个味道后,则反过来问了女人一句。

        “我没煮东西,不是你煮的吗?”

        这次感到莫名其妙的换成了女人。

        “我也没煮东西啊。”

        男人也并不承认。

        “我没有,你也没有,难道还是鬼煮的啊?”

        女人觉得男人是装作不知道的,二人说话间,已经进入到了厨房里。

        男人直接将燃气灶关闭,随后将锅盖从烧的沸腾的锅上拿了下来。

        随着锅盖的缓缓离开,一股混杂着怪味的热气,便从中升起了一团汽云。

        下意识用手扇了扇,男人目光怪异的锅里,随后有些恶心的叫道:

        “这都是什么啊!”

        女人听到后,也好奇的向前一步,朝着锅里看去。

        便见锅里的水几乎已经被烧干了,一团黑色的毛发,贴在锅底,在其上则散落着一些白色的,不知道是肉块,还是骨头的东西。

        “这是什么?”

        女人也看不出来,锅里的是什么东西。

        “你弄得的吗?”

        男人恶心的不得了,有些生气的对女人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我怎么会大半夜的煮东西。”

        “可是我也没煮啊!我都不知道这里面的是什么,你洗澡我就在卧室里打游戏!”

        男人说到这儿,便不再说话了,同女人可能是同时想到了什么,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

        “赶紧将里面的东西弄出来丢掉!”

        女人不敢多想,让男人将锅给清理出来。

        男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从橱柜里找出一个塑胶手套戴上,然后将锅拿下来,放进了水池里。

        打开水龙头往锅里注入了一些冷水,男人这才恶心的将手伸进了锅里,去捞锅里的那些东西。

        过程中,他则满脑子疑惑,如果他和他老婆都没有煮东西,那么这口锅是谁放到燃气灶上的?

        刚才一心都想着,赶紧将这锅里的恶心东西捞出来丢掉,结果让他有些忽略,比起这锅里的东西,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是他们,那就说明家里还有别人在。

        这种想法,也让男人一阵的透心凉,忙将手从锅里缩了回来。

        “我最后确认一遍,这锅真不是你放到燃气灶上的吗?”

        男人转过头,对着同样在想什么的女人问道。

        “不是我……啊!!!”

        女人摇了摇头,刚要说什么,便突然间眼睛睁得极大,身体向后倒退两步,后背重重的顶在墙壁上,恐惧至极的大叫起来。

  https://www.readbook8.com/zuiqiangkongbuxitong/20079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