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阴仙儿 > 第七章 打不过就跑

第七章 打不过就跑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感觉事情有点儿不妙,完全出了我的意料。

        幸亏老头子关键时刻重出江湖把事儿给扛了下来,要不然真顺着我老妈的意思让我独当一面的话,我未必能应对的下来。

        丢魂儿撞鬼我处理起来不费力气,可这妖邪附体,借体藏身的活儿我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真不知道老吴家是犯了什么邪,家里居然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且我还隐隐觉得出去串门儿的那个“白”也不是什么善茬子,它要是回来,肯定也是个麻烦事儿。

        不信看看王美丽,附在她身上的这个东西就已经很邪乎了,听它的语气,这青白二妖更加厉害,还是它的靠山。而且“青”已经修炼到临门一脚就渡劫的程度了,要不是投鼠忌器怕引来天劫,老头子未必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制伏它。

        所以“白”的修为也不会太低,因为不是一个境界的玩不到一起去。就好比想当年石猴出世只能跟山里的猴子一起玩耍,学艺回来后跟六大妖王一个头磕在地上,修为上去了,身边的人也就不一样了。

        我正胡思乱想着,铁柱收集齐了东西大汗淋漓的跑了回来。

        老头子让我把红白线搓成一根灯芯盘在油碗里面,又剪下王美丽左右两鬓的几根头,烧成灰撒在碗里,用石火点燃。

        所谓的石火,其实就是用两块火石打出来的。因为火石性猛刚硬不怯邪气,所以用它打出来的火苗也比木火或者气火的效果更好,最起码不像摸金校尉在古墓西南角上摆着的那根蜡烛,有点儿阴气就打蔫儿。

        铁柱这时候才现老头子的手受伤了,指着那几根银针问道:“您没事儿吧?”

        老头子摆了摆手,对他说:“一时疏忽被蛰了一下,不要紧的。”

        “蜇?”铁柱满眼狐疑:“被什么东西蜇的啊?”

        “这玩意儿!”我抬手一指贴着蓝纸符的立柜,对铁柱说:“这柜子你不要碰啊,不管出什么声音都不要打开它。它在里面出不来的,放心好了。”

        “啊?”铁柱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带着哭腔跟我说:“哥,你别把这玩意儿放这里呀。要不这衣柜送你们了,或者你看看谁需要就送谁也行,别留家里就成。它要是在这儿,那我俩也不敢在家待着啊。”

        我瞅了一眼老头子,心说人家说的也没毛病。柜子里面放个成了精的妖怪,胆子再大也得毛。尤其是那玩意儿还不消停,一直在里面窸窸窣窣的出声音,大白天的能稍微好点儿,这要是到了晚上可就有些瘆人了。

        老头子用肿胀的手指掐算了一番,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不是时候啊,现在还不是收了这孽障的时候。它还有些气运,不该绝在我手。那你要是害怕的话,就让你日哥陪你吧。”

        是的,他日哥就是我,老头子给我起的像骂街一样的名字。不论是亲切的称呼我“日啊”还是尊敬的叫我大名“邱日”,我都觉得特别的别扭。

        小孩子喜欢标新立异,所以我从小就像一个“基佬受”一样,到处被人指指点点——“就他,求日那个!”

        “我留下陪你可以,但是别管我叫日哥。”我看着脸色由白转红,有些雀跃的铁柱说道。

        “可以,可以!”铁柱兴奋的看着我:“桑尼哥,那就麻烦你了。”

        “桑什么?”

        “桑尼呀!”

        “什么尼?”

        “桑尼!英文,桑尼,太阳~光~”

        “……金亮亮,雄鸡唱三唱?”

        “对,就是这个,桑尼!哥!”

        “靠!”我翻了个大白眼儿给铁柱:“你是不是没上过初中啊?学过音标没有,那叫萨内,还尼玛桑尼,我桑你一脸!”

        “嘿嘿!”

        看在他的名字跟我同命相连的份上我姑且原谅了他,不管是桑尼还是萨内,都比日哥听着顺耳。

        老头子临走前把我叫了出去,叮嘱我一定不要轻举妄动,他已经把柜门和大槐树都封上了,不会出什么问题,前提是我别手欠。

        除此之外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掏出“阳旌”交到我手,万一有意外情况,我借助“阳旌”之力,自保没有问题。

        我收下“阳旌”问了老头子我最担心的事儿:“那个‘白’要是回来,我怎么办?”

        “废话,还能怎么办?”老头子眼睛一瞪:“跑啊!你还能收拾得了咋地?”

        有了他这话我就放心了!

        交代清楚一切,老头子打道回府作法走阴,去搜王美丽丢失的魂魄。我则留在吴老三家,给铁柱壮胆。

        由于担心有风进来吹灭火苗,铁柱把门窗都给关死了。我一进来,瞬间感觉自己跟进了澡堂子一样,闷热闷热的。

        这大热天的,在这屋子里一“蒸”,不出两分钟就是一身的汗。而王美丽挺尸一样躺在炕上,身上还盖着一张薄毯,这要是真让老头子查个两三天,都得给她捂生蛆。

        就算她没事儿,我跟铁柱也扛不住啊,这是分分钟就中暑的节奏。于是我跑到他家厨房,找到了还剩一半豆油的油桶,踅摸个大盆把豆油倒进去,然后拿着菜刀在油桶上下一切,留下中间一截没顶没底的圆柱桶,擦干抹净的拎着回到了“桑拿房”,往油碗上一扣,简易防风罩就完成了。

        踢开门,推开窗,小穿堂风一吹,汗液蒸带走热量,别提多舒爽。铁柱一个劲儿的对我竖大拇指:“萨尼哥,你真聪明。”

        我赶忙摆摆手:“别夸我,被逼的,我可不想人没救醒先中暑躺下。”

        铁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我:“萨尼哥,你家老爷子得多久能找到我妈的魂儿呀?”

        “这个可不好说了。”我耸了耸肩:“今昔不同往日,这不是老头子堂营没解散的时候了,现在调兵遣将都靠借,所以干啥都费劲。”

        铁柱一听立刻脸泛愁容,又问:“哥,那我妈这到底是丢魂儿了,还是冲着啥了?柜子里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是、是鬼吗?”

  https://www.readbook8.com/yinxianer/9938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