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仙庭封道传 > 第六十九章 报案!

第六十九章 报案!

        “陈友语这厮,看着穷酸得很,倒还真是藏得深了。”

        苏庭掂了掂这满盒子白银,啧啧道:“看不出来,倒还是个隐藏的富户。”

        木盒不大,但内中财富却是不少。

        盒子底下,用银锭子铺了一层,而上方则是银票。

        大周朝廷多年以来,太平盛世,钱财流通,已然衍生出了钱庄来。

        放在前世,古中国数千年历史,也是到了宋代才有出现,到了明清开始盛行,但大周朝廷在百余年前,在朝廷的支持下,便有了钱庄,也有了银票。

        “三百八十余两。”

        苏庭合上了木盒,不免有些诧异,心中感慨道:“市井之中,不可小觑啊。”

        他命五灵去盗陈友语,何曾想到陈友语居然有这么一笔财富?

        虽说大周朝廷多年,太平盛世延绵之下,有点物价过高,但这三百八十余两,也是一笔不可小视的财富。

        陈友语的小店就在隔壁,经营的是小本生意,看他平日里穿着也颇寒酸,但谁能知道,他居然也是个隐藏的富户?

        放在前世,干苦力的,做脏活的,单在收入上边,也不见得全都低于这些衣着光鲜的,放在当世,似乎也是如此。

        “这个陈友语,真是把财不露白这四个字,挥到了大成境界。”

        苏庭讶异之后,想想也是,这人平日里生意不差,又舍不得花钱,多半是这么些年积攒下来的。

        更何况,他上次或许是受孙家所托,上门来问契约一事,指不定也是得了些好处。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财富,都归了他苏庭了。

        “哈哈……苦恨年年压金线,为……”

        苏庭忽然顿住,住口不说,暗道:“险些又错话了。”

        他想了片刻,微微一笑,道:“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说完之后,他暗暗赞了一声,伸手一挥,真气一开,顿时东南角落,迸出裂缝来。

        苏庭抱着木盒,一晃而入。

        过得片刻,才见苏庭出来,两手各有一个银锭子。

        “嗯,今天加菜!”

        ……

        晨时。

        空气清新。

        晨曦温暖。

        苏庭盘膝而坐,呼吸吐纳,运功修行,并逐步炼化神刀。

        一番功行圆满,他收了神刀,放入玉盒,合起玉盒之后,严丝合缝,郑重收入怀中。

        正待推门而出,与表姐准备早饭,再回来步罡踏斗拜草人。

        然而这时,忽然便听隔壁传来了一声惨叫,凄厉无比,哀嚎惨烈。

        “我的钱!”

        “我的钱啊!我的钱哪里去了?”

        “究竟是谁偷了我的钱啊?”

        “啊!我要报官!”

        “对!报官!”

        声声嚎叫,悲痛无比,只听这声音,便能让人脑海中浮现出那痛哭流涕,惨痛无比的场景。

        听得隔壁叫得如此惨绝人寰,苏庭听了片刻,不禁叹了一声,满是同情,道:“真是可怜人啊。”

        ……

        “听说陈叔叔家被盗了。”

        吃早饭时,表姐满是担忧,道:“咱们也得注意一下,不要招了贼。”

        苏庭闻言,不禁笑出声来,道:“有我在,不招贼的。”

        那五个小怪,只是受自己驱使,怎么可能来盗自家的物事?

        苏悦颦还是有些忧虑,说道:“总之要注意一些。”

        苏庭点头道:“我会注意的。”

        苏悦颦又道:“待会儿你回房,也得查查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知道么?”

        苏庭挠了挠额头,应道:“知道了……”

        别说没可能被盗,就算真被盗了,现在的苏家,堪称家徒四壁,除了表姐枕头底下垫着的那点银子,还有什么能被人给盗走的?

        但跟表姐直说也不大好说,就顺势应下,也就是了。

        吃过饭后,表姐又对苏庭说道:“听说陈叔叔报官去了,捕快待会儿就来,可能会有些吵闹,你平日里不喜吵闹,今日也得耐着点性子了。”

        苏庭面色怪异,微微点头。

        苏悦颦轻声道:“待会儿人多,我就不过去了,等下午了,我再去安慰红婶婶吧。”

        红婶婶,就是陈友语的妻子,原先是个寡妇,丈夫盗窃杀人,被方大人判了处决,后来陈友语年近四十,才取了这寡妇。

        但让苏庭有些无言的是,红婶婶体格健壮,满身是肉,少说也有二百余斤,而那陈友语,体形瘦小,估摸着还不到百斤。

        “行吧。”

        苏庭没有反对。

        虽说陈友语太过于让人厌恶,但落越郡的民风就是这样,哪怕乡里邻家就是打了一架,过些时日,再招呼问候的也是不少。就像陈友语之前捣乱药堂生意,第二日也还能问好。

        毕竟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苏庭对着邻居关系虽然不放在心上,但也不想干涉表姐的为人处世。

        忽然间,隔壁又传来动静,苏庭看向表姐,说道:“姐,那边捕快来了,我去看热闹。”

        苏悦颦点点头,又叮嘱道:“记着,不能幸灾乐祸,都是乡里乡亲的。”

        苏庭严肃道:“我保证不笑。”

        ……

        陈家店铺门前,挤了一圈看热闹的。

        有些是路人,有些是闲人。

        苏庭这个闲人,收敛了二重天的气息,气质不显,宛若常人,他挤入了人群里头,到了陈家店铺之前,看着里头的动静。

        他心中不免有一种“犯罪嫌疑人,犯案之后,回到作案现场看热闹”的兴奋感。

        只见里头三四个捕快,四处勘察,而领头的那个,赫然是个熟人,正是袁珪。

        “不过一家店铺失窃了,怎么把袁捕头都引来了?”

        “听说陈家店铺这次失窃的银两,数额巨大,是个大案,甚至连方大人都惊动了。”

        “陈家就这么间店铺,陈友语那个寒酸小气样儿,能有多少银两失窃?”

        “谁知道,听说他报的数额,可是不小,咱们落越郡在方大人治下,可少有这种大案了。”

        “袁捕头都惊动了,他可是有本事的人,应该能查出端倪的。”

        外头众人议论纷纷,声音吵杂。

        而在里头,几个捕快勘察良久,才有一人凑近袁珪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常人身在店外,身边又都吵闹,自然听不清楚,但苏庭却将那捕快的话,听在了耳中。

        “我们查了内外各处,不见外人踪迹。”

        “陈友语藏银两的房子,锁得严密,就只有个通气的小窗,但那小窗太小了些,哪怕修炼了缩骨功的人物,也挤不进来。”

        “可以断定,这房子内外,昨夜没有外人痕迹,没有外人踏足。”

        那捕快顿了一下,沉吟道:“而根据陈家的家境来看,也不可能有近四百两银子的巨款。”

        袁珪皱眉道:“什么意思?”

        那捕快低声道:“根据我们几人商议,陈友语怕是报的假案。”

        ……

        “假案?”

        苏庭在外听得一清二楚,脸上古怪到了极点。

        他半晌无言,然后低下头,看着地面,看他埋头不语,只是从背影看来,肩头却禁不住在颤动。

        他强行憋着笑,几乎憋不住了。

        “假案?”

        “不行,答应了表姐,不能笑的。”

        “严肃点,严肃脸。”89

  https://www.readbook8.com/xiantingfengdaochuan/1036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