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道恩仇录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金剑的来历

第十九章 金剑的来历

        伍十下意识的向着自己的纳戒中探入,发现临行前清尘所赠与的那把金剑正好端端的躺在残破的空间中。

        伍十这才断定,这确实是另一把与之所拥有的,别无二致的金剑。

        这金剑这么不值钱么?

        也是,凡品法器,这种炼器师能够随意炼制的,比比皆是,偶尔炼制出相同的,也并非不可。

        想到这,伍十还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可不想着,一旦打上苍云宗,指望着这两把“小刀”能够给自己增加战斗力。

        刚想转身,伍十只感觉自己身体又是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低头一看,身体已然离地几寸。

        “又来!”

        这才发现,距离自己踏入凡品区已经是一炷香时间,看着架势,铁定是被强制驱逐的手段,来不及多想,伍十心头一横,

        “剑就剑吧!”

        伸手一把捞过金剑,下一刻,和自己想的一样,不受控制的快速向外飞去。

        “老子一定要达到破体期!”

        伍十坚定的咆哮声回荡在环宇之中。

        原因无他,修行之人遁形,或御物,或踏空,前者依赖法器,依托与成熟的灵力外放控制,纳灵境便可实行,但却不适于战斗,。

        而踏空而行,唯有达到灵力外凝的破体境,方能实现,这也是破体之上强者的唯一外在标志,但破体之境,路漫漫何其远兮!

        片刻之后,伍十就被迫再次回到了出口处的空地之上。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

        伍十刚站稳身体,身后便传来一道轻蔑的声音,正是刚刚获得一件灵品法器的鸣白。

        而此时的鸣白正在入口石台出解除自己法器的印记。

        伍十随声望去,只见石台之上,赫然放着一把通体发黑的戟状武器,约有三尺之长,却散发着阵阵威势,让伍十不由得一阵心痒痒。

        随着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金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向着石台方向有去。

        “依着伍师弟的表情,看来这趟收获,有些不尽人意啊!”

        “怎么!挑花眼了啊,也是,可以理解”

        “虽然凡品法器不像灵品那样,有着能够自我认主的能力,但只要挑选得当,再是凡品也是件趁手的兵器,那不得好好挑挑啊”

        “是吧,伍师弟!”

        鸣白见伍十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幸灾乐祸的嘲笑道。

        但对于伍十来说,事实也确实如此,只是自己忽略了时间,情急之下,这才随手拿了这把金剑,但说到底,也是件武器。

        随着一道光亮从戟上一闪而过,预示着印记的消除,鸣白见状顺势拿起自己心仪的武器,装模作样的在伍十面前晃了晃,自言自语道:

        “诶呀,没办法,实力不够,也就只能有个灵品法器啊。”

        “这法器叫什么来着……”

        随即煞有其事的抬头想了想,片刻,又继续说道:

        “哦对,玲珑碎天戟,啧啧,你瞧瞧这名字,多霸气!”

        “好东西,好东西。”

        说着,不管伍十投来的羡慕的目光,自顾自的离开了御器阁。

        看着门口鸣白消失的背影,伍十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切,有什么的,不就是灵品么!”

        “我早晚也会有。”

        说着,便将自己手中的金剑放到了石台之上。

        在金剑接触石台的一刹那,一道蓝色的光幕从石台处缓缓升起。

        在伍十惊愕的目光中,光柱中间出现了几段轻易的字体。

        伍十徐徐念道:

        “剑名,离天剑。

        属性,无。

        品阶,凡下。

        来历,来历……”

        “咦,怎么没来历啊!”

        伍十嘟囔一句,不知是本就是来历不明,还是这记录有问题。

        在伍十思考间,光幕消失,取而代之的,金剑本身又是一道白光乍现,仅是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伍十拿起金剑,同时又取出纳戒中的另一把,将两者同时摆在手心,仔细观察了一番,从外形,手感,再到质地,明显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尤其是让伍十想不通的是,凡品就罢了,居然还是凡品下阶,更甚者,这炼制者,是出于什么原因,同时炼制两把凡品下阶的法器。

        不过这也直接证明了,为何火灵儿当初见到此剑,会对清尘师兄有这么大的意见了。

        不过想归想,伍十还是接受了这两把凡品下阶法器的存在,还是那句话,有总比没有的好。

        从落枫山出来,伍十再次体会了一把当名人的感觉,走到哪都能成为议论的中心,最终只得加快脚步,回到了青莲峰。

        躲进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小竹屋。

        小竹屋内,难得的清净让伍十得以静下心来将最近发生的事重新捋了一番,毕竟现在可不比将星村,或者是清河宗,一个是自己从小滚到大的家长,一个是涂老爷子自创且如今加上自己也只有两人的清河宗,直接或间接的,都属于是自己的地盘。

        而这洛神宗,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自己初来乍到,除了一个已经被自己害的不得不陷入沉睡的火灵儿外,自己真正能交流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一切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自己需要注意的实在太多,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中,稍有不慎就会是像涂老所说的的那样,尸骨无存,都会是轻的。

        同时也理解了清尘为何不让自己在清河宗继续呆下去,为何不将清河宗的底蕴如数家珍的对自己倾囊相授,怀璧其罪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自己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壮大自己,为了那个的夙愿。

        其实伍十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火灵儿的存在,又或者说,有些依赖于火灵儿的存在。

        放下自己的思虑,伍十盘腿而坐,屏息凝神,开始自主感知火灵气的存在。

        几炷香下来,伍十才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枉然,这种情况下,火灵气的吸收只能依靠自身积累,或者是在火灵力的加持下,利用乾坤决来吸收火灵气。

        突然,伍十好似想到了青荷仙池的一幕,于是,水灵漩的形成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伍十不在多想,立马借着水灵力的存在,运行起体内的乾坤决。

        几个周期下来,伍十惊喜的发现,体内玉盒明显有了轻微的光亮,这也同时证明了,这想法是可行的,虽然所吸收的火灵气微乎其微,但也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一个火灵气充足之地,否则,火灵儿的复苏,也仅在片刻之间。

        就在伍十沉浸在火灵儿复苏有望的喜悦之中时,一道轻灵之音传入了伍十的耳中,

        “去来见我!”

        简单几个字,伍十浑身一震,真害怕自己慢了一点,就又是一次讨厌的体验,立马起身前往素溪的所在的小苑。

        小苑内,素溪青衣飘飘,不再是一副慵懒的模样,挺身站在伍十面前,犹如一副赏心悦目的美人画卷。

        “法器领了?”

        素溪毫无波澜的声音响起。

        伍十肃然而立,拱手道:

        “是的,师尊。”

        “让本座看看!”

        素溪一个华丽的转身,又坐了下来。

        伍十闻言一怔,故作冷静的将手伸到后腰处,假装取剑。

        伍十将金剑往桌上一放,素溪明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片刻便回复了清明。

        “嗯,不错,适合现在的你,虽然品阶有些不尽人意,但,终究是件法器!”

        “师尊,弟子有件事儿不知当问不当问!”伍十还是决定问一问这把金剑的来历。

        “你说。”素溪没有拒绝。

        “师尊,这把金剑如此普通,为何没有来历?”

        素溪闻言,缓缓起身,将其中之事缓缓道来。

        原来,这把金剑乃是立宗祖师洛神天尊,机缘巧合之下,在一处秘境之中偶然所得,虽为凡品下阶,但依洛神天尊所言,能够出现在秘境之中,其必然有着非同寻常的地方。

        只是这两把剑太过寻常,经过宗内的数个年月的研究,依旧没有答案,最终只得依着炼器长老的建议,归纳进御器阁之中。

        但从素溪的这番话当中,伍十抓住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另一把金剑,也就是伍十身上的另一把,是被另一个洛神宗弟子所得,这其中的含义,让伍十陷入了沉思。

        看着伍十有些出神,素溪眉头一皱,

        “怎么,有问题?”

        伍十当即反应过来,连忙摆手否认道:

        “不不……”

        “没,没问题!”

        随即又问道:

        “不过师尊,为何这剑无属性?”

        “为何?”

        “这你要去问问练出它的人了!这个答案,就连炼器长老都给不出答案。”

        “也许是无聊吧!”

        “又或者,你自己研究呗!”

        素溪一反常态的抖了抖肩,顿时妩媚横生,惹得伍十一阵眼直。

        兴许是感受到了伍十奇异的目光,素溪干咳一声,脸上冰霜如初。

        “还有问题么?”

        “没,没了!”

        伍十看着素溪一脸寒意,讪讪的缩了缩脖子,目光有些闪躲。

        “没了就走吧!”

        “上……”

        “诶诶……”

        还没问出口,随着面前素溪身影的消失,那种讨厌的失重感再次袭来,伍十便不由自主的再次腾空而起,直插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