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七十七章 见冰云

一百七十七章 见冰云

        便听牛刚火高声道,“不知龙兄摇头晃脑,却是何意?难道也想和谢兄一样,指摘上几句?不是我说大话,这种佳句,也只能是情绪到了,妙手偶得,要让我做第二篇,也是万万办不到的,至于你和谢兄,只怕这一辈子,也生不出这样的感触,得不到如此佳句了。”

        他自信心彻底被许易撩拨起来,已经狂到大开地图炮了,一旁的墨先生只觉心脏一阵阵抽抽的疼。

        龙皇孙冷然道,“如果我说这首诗句,我曾听冰云仙子读过,你会不会诧异。”

        咣的一下,牛刚火如遭雷击。

        “他诈你呢,这你也信,保持好你的表情。”许易第一时间传来意念,在他的推波助澜下,局面正在稳步发展,牛刚火在人前的仇恨值一点点被拉了起来,他可不想中途出什么幺蛾子。

        牛刚火才要堆出惊容,忽地,化作一声长笑,“龙皇孙啊龙皇孙,我万万没想到,你也会玩这种无聊套路,真不配一直以来装出的风范。”

        牛刚火话音方落,先前离开的蒙纱丽人,忽地行了出来,对着牛刚火道,“冰云仙子烦请牛道友入内一叙。”

        轰!轰!轰!

        全场好似晴空落下焦雷,轰在众人心头。

        “这,这不可能,为何,为何……”

        谢玄庭捂着胸口,一颗心好似被剜了出来,对牛刚火的痛恨,瞬间攀升到了极点,在他想来,如果不是牛刚火横插一杠子,弄出这莫名其妙的诗句来,此刻被冰云仙子请进去的,应该是他。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见过,难道,难道真是牛刚火的诗作,被传到了冰云仙子那里,这也太巧了,不,不,我的冰云,怎能被如此粗鄙之人所惑,不,我要宰了他,宰了他……”

        一瞬间,龙皇孙眼中的杀机再也抑制不住。

        “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是真的么,难道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苍,才赐下这段机缘,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我的冰云,我来了……”

        牛刚火心花怒放,欢喜得几乎要炸开了,整个人激动得头发都要冲破金冠的束缚,隐隐可见其头顶上,有白气蒸腾,这是兴奋得冒烟了。

        “还请牛道友入内一叙。”

        蒙纱丽人再度提示一句。

        牛刚火如梦初醒,激动地道,“马上来,马上来,敢问仙使,能不能带上我的随员,他受我熏陶,平素专攻诗作,料来不会招仙子厌烦。”说话之际,手指向地正是许易。

        便在这时,谢玄庭又说话了,“冰荷姑娘,还看不明白么,牛刚火这是漏了怯,怕在冰云仙子面前漏了马脚,我敢打赌,适才那首诗作,根本就不是出自牛刚火之手,他一介粗胚,满身浑肉,满心俗念,根本就无半分雅骨,哪里做得的出如此篇章,十成有九成,这诗作真正的主人,便是他这位手下之人。”

        “谢玄庭,你含血喷人,牛某和你不共戴天!”

        若不是蒙纱丽人当面,他真就要动手了。

        什么话,最伤人?怨毒的话?不是,是真话。

        因为谢玄庭一语中的,直击他的软肋,这绝对不能让第三人知道的秘密,如果被捅破,他必定贻笑大方,冰云仙子也必定彻底与他无缘。

        若在平素,他还不会如此愤怒,关键是此刻,他距离亲近冰云仙子,也就一步之遥,谢玄庭陡然来这么一出,比往他心窝子里扎上一刀,还要让他来得痛苦。

        蒙纱丽人道,“冰云仙子要见的是牛道友,牛道友请吧,至于牛道友要带谁去,是牛道友自己的事,不过冰云仙子见是不见牛道友带去之人,却非我能知晓了。”

        她竟不理会谢玄庭的指认,一番话说完,施施然去了。

        牛刚火赶忙随后跟上,许易也只能随之前行,莫名地,许易有些心慌,他的感知很准,那蒙纱女子第三度归来时,总是若有若无地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他甚至怀疑,蒙纱女子真正要请的人就是自己,若是牛刚火不提带上自己,这蒙纱女子多半还有后话,总是要让自己也去的。

        可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难道冰云仙子也堪破了关键,知道此诗乃我所作。

        若真如此,这个女人可真不简单呐,我可不能大意,免得阴沟里翻船。

        许易心绪如潮,一路跟着牛刚火,随同那位蒙纱丽人穿过两道游廊,越过一片荷塘,直直到了一处院落前,蒙纱丽人拦住了许易,却将牛刚火请了进去。

        没有许易,牛刚火心中自然不托底,便想向蒙纱丽人求个情,奈何蒙纱丽人就是不允,无奈,牛刚火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跨入院去。

        许易在院外立了十余息,忽地,又有一位蒙纱丽人前来相请,他心中暗道果然,便不露神色的随同那蒙纱丽人行去,绕过曲曲折折的亭子,最后被那蒙纱丽人引进一间厅房。

        他才跨步而入,大门便被关上了。

        许易暗道不好,心中警惕拔到最高,偌大个大厅,只有一个大红幔帐,和幔帐中的一个偌大红床,窥见那红床一角,许易竟生起些熟悉的感觉,偏偏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来不及细细打量,便见红床上坐着的那个曼妙身影说话了,“敢问仙圣尊姓大名?适才的诗作,可是出自先生之手。”

        许易打叠起精神道,“在下许易,仙子既然看出来了,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正是许某所作。”

        他的名姓,没什么好隐瞒的,也隐瞒不了,一查便知。

        至于承认下来,乃是因为他看重冰云仙子名号的威力,君不见高贵如龙皇孙,狂傲如谢玄庭,以及满座一个个眼高于顶的顶级强者,都规规矩矩坐在厅中,只求冰云仙子能够召见。

        冰云仙子权势惊人,凑巧,冰云仙子有诗词方面的爱好,这个爱好,许易可以满足。

        “既是先生所作,却不知先生第一次作此诗时,是在何处?”

        冰云仙子再度发问。

  https://www.readbook8.com/wocongfanjianlai/33387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