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七十五章 不允许低调

一百七十五章 不允许低调

        如此大费辛苦,正是谢玄庭心中清楚,越是高等场合的聚合,越是少不得绝妙诗词,来作串联。



        他高傲惯了,如何能容忍自己在高等集会上,被人冷落,偏偏又没有文辞上的真才实学,也只能提前做这些准备了,却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一场辛苦,终于没有白忙。



        “嗤!”



        正在谢玄庭得意之际,一声嗤笑传来。



        “谁!”



        谢玄庭断喝一声,送目看去,却是一名面部瘦硬的青衣青年发出的声音,他冷目射来,那青衣青年面上的冷笑竟丝毫不加收敛。



        “我看你是找死!”



        谢玄庭怒极,森冷的杀机放出,似乎随时便要出手。



        “你作死啊!”



        牛刚火惊呆了,一把扯住青衣男子,想要将那青衣男子扯得坐下来,奈何那青衣男子身如金石,竟然纹丝不动。



        不须说,青衣男子正是许易。



        越是大场面,他越是愿意兴风作浪,只有搅浑这一池水,才好浑水摸鱼。



        “怎么,你的诗句,还不准人评判不成?还是只能叫好,不能说差,若真如此,想必阁下也不是真的文坛中人,想来冰云仙子也不会与阁下为友的。”



        许易高声说道,既无视谢玄庭的狂怒,也不理会牛刚火的频频明示。



        “反了反了,求死何速!”谢玄庭心中狂叫,已经准备随时出手,确定威严,可当许易提到冰云仙子,他心中的狂霸杀意,立时缩了回去。



        他好不容易用精心准备的诗词,确立的绝世才子的人设,一旦出手,可就彻底崩了。灭一个蝼蚁终是小事,若是在冰云仙子眼中留下了坏印象,失了她的青眼,那可就万万不值了,到时候,可就真该龙皇孙之流,笑掉大牙了。



        他念头到此,果然,龙皇孙说话了,“怎么,你谢兄的诗作好坏,还真不允许旁人议论么?我还从未见过如此霸气的作者。不知是谢兄的作品经不起议论,还是谢兄心虚,暗藏着难言之隐?”



        龙皇孙和谢玄庭打得交道不少,对谢玄庭的实力,深表赞赏,可若是论文采,还真就没听过此人有过出彩的地方。



        今日,谢玄庭爆出的这首诗,着实将他震了一下,他心中生疑,却又不好直接质疑,免得冰云仙子看低了他。



        这会儿,许易冲出来质疑,却是正合他意,他跟在许易后面发表意见,就不算枉做小人了。



        谢玄庭冷声道,“龙兄想说什么,直接说出来就是,何必打机锋,谢某坦坦荡荡,无忌小人窃窃私私。”



        龙皇孙道,“我哪有什么话说,只不过这位道兄,想要说话,你谢兄大发雌威,我看不过,帮他说一句话,谢兄要问谁要说话,还是问这位道兄吧。”说话之际,大手已经指向了许易。



        谢玄庭眼角微眯,指着许易道,“你要说什么,说出来便是,我也好奇,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发笑。”



        许易道,“非是谢兄值得我发笑,而是谢兄的诗句,让我发笑。”



        “我的诗句怎么了?”谢玄庭双眼微眯,他最担心许易说这首诗句,他曾经听过。



        毕竟,这首诗句是他花重金网罗了一帮才子,帮他弄出来的,当然,他相信那帮所谓的才子没有胆量,拿已经问世的诗句来糊弄他,可架不住万一啊。



        若真如此,那他的名声可就尽毁了。



        许易道,“诗句自然是好诗,清新脱俗,言情真挚,只是有斧凿的痕迹,未免落了下乘。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此句写得尤其深情,但观其诗意,描述的却是诗人在深夜寒露中等待情人,敢问谢兄,此诗可是为冰云仙子所作?如果是,那敢问冰云仙子可曾有让谢兄等待的经历?若是有,还说得通,若是没有,那就是为煽情而煽情,生搬硬套了。”



        龙皇孙重重击一下手掌,牛刚火口中嘿然,眼中放光,就差叫好了,场中这般表情之人,在所多有。



        “此人的急智,当真非同小可,公子,此贼万万留不得,切不可因他的吹拍之术,而收敛杀意。”



        墨先生急急向牛刚火传递意念,他对许易的警惕始终未消,倒是牛刚火的表现,让他深切怀疑,再处下去,牛刚火非得将许易引为心腹不可。



        此贼实在是太奸诈了,最会引动人心,似乎牛刚火想什么,急什么,处处在此贼预料之中。



        “知道了,知道了……”牛刚火不耐烦地回应。



        他觉得墨先生怎么越来越变得爱大煞风景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冰云仙子都快被谢玄庭那混账抢去了,怎么还有闲心管别的七的八的。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谢玄庭冷声道,“诗歌之作,发之由心,乃凭心意而生意象,又岂能凭意象而乱揣心意。你是何人,懂几个问题,敢来评判我的诗作。”



        谢玄庭也不是一味地偷诗,该留的防备,他也留了。



        当初生出这个主意的时候,他就问过那帮才子们,若是视作和场景不合,又该如何,那些才子们给出的答案,就是他适才回怼许易的。



        许易道,“我不过一介无名之辈,的确不配评判谢兄的视作,但我知道有位高人,他自是有这个能力的。”



        话至此处,许易向牛刚火一抱拳,道,“牛大人,这个时候,你的实力已经不允许你再低调了。”



        说话的同时,他向牛刚火传意念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若靠苦苦等候,猴年马月,你也别想遇到冰云仙子一回,此时不搏,更待何时,舞台我都给你搭好了,这会儿你不上,难道要留着将来悔恨终身么?”



        一听到“冰云仙子”四字,他脑子陡然一热,是啊,这个时候,我不往前冲,难道要坐视龙皇孙和谢玄庭得手么?



        蹭的一下,牛刚火立了起来。



        谢玄庭冷笑道,“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金鹏妖王府的刚火老弟,怎么,什么时候残暴不堪,以虐杀美人为乐的刚火老弟,也成了文人墨客,胆敢吟风弄月了。”



  https://www.readbook8.com/wocongfanjianlai/33227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