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万古神帝 > 第2533章 如此猊宣

第2533章 如此猊宣

        能成为血绝战神的正妻,自然不是一般的女子。

        猊宣氏,是血绝战神渡过元会劫难后,迎娶的第一个女子,当时她为修罗神殿新生一代天资第一人,以封神女。

        从她嫁给血绝战神算起,已过去两万年。

        两万年前,猊宣氏便是地狱界神境之下一等一的高手,嫁给血绝战神后,不再行走天下,很少在人前露面,几乎不踏出血绝家族的领地,变得神秘而又低调。

        世人只知,血绝战神除了修炼,不理俗务,家族中的所有大小事宜都是交由猊宣氏打理。

        这不仅代表血绝战神的信任,也代表血绝战神对她能力的一种肯定。

        还知道她当年是修罗神女,了解她昔日风采的修士,要么已经老死,要么已经成神。

        而更多的修士,只知道血绝战神的正妻叫做猊宣氏,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存在感,甚至连真实姓名,都没有几个人清楚。

        按理说,以她的天资,加上有血绝战神这样的神灵夫君,两万年前,就该成神了才对。

        然而她却至今都还停留在神境之下。

        白鹿圣车行驶而来,声音轰鸣爆炸,碾碎了天地间的平静。

        所有修士如炸锅了一般,准备看热闹。

        别的不说,仅仅只是血绝战神正妻这个身份,便是足够吓人。虽然她没有成神,可是一般的神灵见到她,都要忌惮三分。

        原阡陌对猊宣氏颇有了解,眼瞳中,闪过一道异色,温文尔雅的抱拳行礼,道:“阡陌见过猊宣前辈。”

        ……

        “有些古怪。”凤青漓低声道。

        罗生天问道:“哪里古怪?”

        “原阡陌是《神储卷》第一,随时可以破境成神,虽还不是神灵,却已经和神灵没有区别。为何向猊宣氏行礼?”

        “猊宣氏的年龄摆在那里,原阡陌出于尊重,微微抱拳,很正常。”

        “阎老师的年龄也摆在那里,为何却是另一种待遇?”

        罗生天略微细思,想了想,道:“猊宣氏毕竟是血绝战神的正妻,原阡陌即便破境成神,见到血绝战神,怕是也得低头。”

        “你都说了,血绝战神才有这样威慑力,现在来的,只是血绝战神的正妻而已。原阡陌何等傲气的一个人,怎会轻易表现出这般姿态?”

        罗生天轻轻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张若尘是血绝战神的外孙,深受血绝战神的重视,可是,原阡陌却依旧敢杀之。说明,一个修士的身份再高贵,也不会让他忌惮。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难道猊宣氏拥有,连他都颇为忌惮的力量?”

        只有强者,才会被尊重。

        “如此看来,这个猊宣氏不简单啊!可惜,据我所知,张若尘与猊宣氏关系并不好,甚至称得上有仇。对张若尘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凤青漓对张若尘一直没有好感,觉得罗乷所托非人,甚至觉得他们的联姻完全是两大势力利益的结合,因此,语气中带有几分幸灾乐祸。

        反正张若尘和罗乷还没有正式成婚,若是,张若尘发生了什么意外……

        罗乷也就可以解脱出来。

        ……

        白鹿圣车停在了虚空,鹿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光,让圣车下方出现一层水面一般的光界平面。

        猊宣氏没有下车,道:“原阡陌,你说张若尘杀了陆白头和单秋,可有证据?”

        “晚辈亲眼所见。”原阡陌道。

        车中,声音传出:“你的意思是,你的话就是证据?”

        “晚辈不屑说谎。”

        “很多时候,人不知不觉便变成了自己最不屑的那种人。”

        “好厉害的词锋。”源姝真皇暗道一声,走了出来,道:“张若尘是使用空间力量,杀死了陆白头和单秋,这一幕,我们三人亲眼所见。”

        “张若尘为何杀陆白头和单秋?”车中的声音,问道。

        源姝真皇摇了摇头,道:“不知。”

        “好了,事情很明显了,陆白头和单秋见张若尘只有百枷境的修为,见四下无人,便动了杀人夺宝的念头,却不想撞在了铁板上,反被杀死。我血绝家族的子弟也不是好欺负的,这两人,实在是死有余辜。”

        饶是原阡陌和源姝真皇都是心深如海的人物,脸上不禁也露出诧异之色。

        这位,好歹曾经也是修罗神殿的神女,如今更是血绝战神的正妻,身份高高的立在那里,怎么说起话来,如此不讲道理?

        源姝真皇道:“猊宣前辈如此下结论,恐怕不妥。”

        “哪里不妥,你们能给出更合理的解释吗?”

        原阡陌自持身份,爱惜羽毛,因此却没争辩。

        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任何争辩都是徒劳,只会让那些观战的修士看笑话。现在,只能评实力说话,谁的拳头更硬,谁说的话就是事实。

        猊宣氏的到来,并没有让他放弃杀张若尘的意志,只不过,变得麻烦了许多。

        猊宣氏看出,在地狱界最终比拼的还是实力,因此,喊出了一声:“停手吧!”

        三个字的声音中,皆融入了强大精神力,化为三只无形的圣手,向正在对决的张若尘和婪婴飞去。

        音劲余波,传入在场诸位大圣的耳中,震得他们脑海中嗡嗡直响,眼前昏黑,脏腑欲裂。

        那些以前没有听过“猊宣氏”名讳的大圣,心中皆是大惊。

        原阡陌轻哼一声,震碎三只音波圣手,语气不再像先前那么敬重,道:“婪婴是为青鹿神殿的大圣报仇,还请猊宣前辈莫要插手其中。”

        “你们一口一个前辈的叫,早就已经激怒了我。今日,我便来称一称《神储卷》第一人的斤两。”

        白鹿前行,圣车紧跟其后。

        “轰隆隆。”

        圣车过处,碾碎空间,形成破碎的混沌地带,大片虚无空间显化出来。

        行驶在破碎的空间中,圣车四平八稳。车后,时而显化出血腥的修罗神山,时而群星闪烁,时而千军万马……,各种异境,不断呈现。

        原阡陌身形如闪移一般飞出去,挡住圣车的去路,阻止猊宣氏靠近张若尘和婪婴的战场。

        他的脚下,数之不尽的圣道规则延伸出去,不知多少万亿道,构建出十万座穷山,十万条恶水。

        二人没有真身交手,而是在斗法。

        绝大多数大圣,都在远退。

        “猊宣氏竟如此之厉害,居然可以叫板原阡陌。”

        “原阡陌不过是敬重血绝战神,没有尽全力罢了!他只需拦住猊宣氏,为婪婴杀死张若尘创造机会就行。”

        “不得不说,猊宣氏还是很厉害,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之强,不是寻常无上境大圣可以比拟。”

        ……

        张若尘自然有注意到猊宣氏的到来,见她与原阡陌斗了起来,心中还是有几分诧异。

        老实说,张若尘身上的底牌手段众多,与婪婴交手,没有太大压力。

        他对原阡陌,却非常忌惮。

        死族的死亡念力,与冥族的诅咒一般,都诡异至极。

        原阡陌绝对是此中高手,万一使用死亡念力阴他,在场怕是没有一个人看得出来。有猊宣氏缠住原阡陌,张若尘压力大减,终于可以全身心投入到与婪婴的交锋之中。

        婪婴看出局势有变,骤然远退,双手捏成古怪的剑诀,邪魅一笑:“你的剑道,还是有些玩意儿。但,我不想玩了,现在就一剑杀了你……不,两剑,两柄剑。”

        诡异的事发生。

        宇宙间的天地规则,向婪婴的头顶急速汇聚,凝聚成另一个婪婴。

        天地规则中最精纯的剑道规则,凝聚成的婪婴。

        天地间,响起山呼海啸一般的剑鸣声。不是真正的剑在颤鸣,是世间的剑道规则在欢鸣。

        张若尘眼睛一眯,自言自语的道:“天剑魂!”

        剑修的剑魂,分为三个层次:人、地、天。

        张若尘的剑魂,目前尚且还停留在地剑魂的级别。

        四方,早已惊呼声不绝。

        “居然是天剑魂!”

        “最近十万年,天庭和地狱,在神境之下,修炼出天剑魂的剑修屈指可数。千问境就修炼出天剑魂的,恐怕只婪婴一人。千年前的封尘剑神,都未必有这么早。”

        “修炼出天剑魂,再进一步,便是剑道入神。”

        “剑魂不仅斩肉身,也斩修士的圣魂。而天剑魂,每一招剑法都与天道相合,更斩修士的圣道规则,所有防御手段在天剑魂面前都是形同虚设。”

        “天剑魂即出,胜负生死已分。”

        ……

        晴空和欲海二剑,环绕婪婴天剑魂飞行,与天地间的剑道规则融合。

        “十字阿修罗!”

        婪婴直接施展出古老至极的阿修罗剑法,向张若尘一指。

        晴空剑和欲海剑同时斩出去,形成一道十字剑印。

        十字相交的位置,仿佛出现一座无穷无尽的宇宙空间,吸纳世间一切物质,将张若尘禁锢得无法挪移半步。

        当初,还没修炼出天剑魂的婪婴,凭借阿修罗剑法,对缺都造成不小的麻烦。

        张若尘抬头看去,十字剑印笼罩的空间不知多少万里,看不到边际,如同有四道光墙,将世界四分。

        张若尘身上神光大涨,紧接着,一片星海逸散而出,形成“星海无岸”的景象。

        星海中,一轮皎洁的明月升起。

        时间印记疯狂的,向沉渊古剑汇聚过去。

        时间剑法第五层,辉月如歌。

        “哗!”

        张若尘一剑刺出,星海和明月尽数汇聚于剑体之内,勾画出一道真理和时间交织的剑痕。

        这一剑,爆发出十倍攻击力。

        “轰隆!”

        以强对强,剑尖击中十字剑印的中心,狂暴的剑气随之炸裂而开。

        “嘭嘭”剑气如雨点一般,击在张若尘身上的火神铠甲上,但,力量都不算强,伤不到铠甲中的肉身。

        冲破十字剑印的剑虹,击穿婪婴的道域,一直延伸到他身前。

        力量耗尽,只有数粒时间印记,落在他身上,几乎伤不到他的寿元。

        观战的地狱界大圣,无不讶然。

        婪婴以天剑魂劈出的阿修罗剑,就这么被张若尘破掉?

        须知,与万死一生境大圣交手时,婪婴都没有用出天剑魂,远没有今日这么认真。

        “张若尘怎么变得这么强了?我记得,在狩天战场上,他战螭帝都很吃力。这才过去,数个月吧!”凤青漓极为意外,感到难以理解。

        只靠半神肉身的蛮力,绝对破不了天剑魂下的阿修罗剑。

        婪婴眼睛中,充满意外,笑道:“顷刻间,就能激发出真理之道的十倍攻击力,还能在剑道中融入时间之道。张若尘,我发现我对你的兴趣,已经超过了缺。”

        “我们继续,我倒要看看,你的半神肉身是否可以持续承受住十倍攻击力的爆发。”

        张若尘看出婪婴虽然修炼出了天剑魂,可是,还没有达到天剑魂和剑道合一的地步,与血灵仙对天剑魂的运用差距甚大。因此,心中没太多忌惮。

        “好啊!战!”张若尘答应下来。

        “住手!”

        星落与命运神殿的一众强者,御空飞来,远远的便是喝止了一声。

        “真是麻烦,又是命运神殿这帮坏事的家伙。”

        婪婴有些郁闷,将晴空和欲海二剑收回体内,冲着张若尘阴测测一笑:“我有六柄剑,今日,你才见识了三柄而已。我有圣意未出,也没使用宇宙道域欺负你。约个时间,我们再战一场,我一定全力以赴杀了你,如何?”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收起,道:“分胜负,我现在还真不好说能赢你。可是分生死,你死定了!”

        这话,并不矛盾。

        分胜负,张若尘肯定不会借用外力,比如乾坤界。

        要胜婪婴,的确不容易。

        分生死的话,那张若尘手段就多了!

        命运神殿的到来,令得原阡陌和猊宣氏亦是停止斗法,两者远远的退开。

        已有修士,将整个事件的原委告知星路。

        星落向张若尘瞥了一眼,随即后退了数步,道:“既然是调解纠纷,此事,还是由神女殿下来定夺。”

        星落很清楚自己该有的位置,内忧外患的局势下,不能让外界觉得,命运神殿内部不合。

        权利该在谁手上,就该由谁来主持。

        扶持新任神女上位,他得率先做出一个态度。

        可是,原阡陌听到星落说出“调解纠纷”几个字,却是露出一丝异色,这话可是大有深意。

        命运神殿有大事化小的意思?

        ……

        抱拳,今天更新迟了,明天多半也比较迟。

  https://www.readbook8.com/wangushendi/3557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