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 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18章 第十八章

        肩膀的位置,池野的体温有点烫,呼吸散出来,闻箫感觉痒,但他稳稳地站着,没动,也没出声。

        建筑工地“叮叮哐哐”的声音逐渐弱下来,直到再听不见。烧烤摊最后的客人也走了,老板从店里出来,坐在塑料凳上,抽了根烟。

        闻箫盯着街对面店铺招牌一闪一闪的霓虹灯,忽然想起前一天晚上,他做题熬夜到凌晨三点,准备去卫生间洗漱,正要打开卧室门,却听见外面有很轻的响动——

        外婆以为他已经睡了,从卧室出来,轻轻开了书房的门。没过多久,就传来了哭声。很低,很压抑,控制着怕吵醒他。

        他站在卧室门的后面,手搭在冰凉的金属把手上,一直听、一直听,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心情。

        他们住在一起,竭尽全力地在对方面前表现出正常、平和的状态,仿佛过去了的事情,已经被时光抹去了所有的尖刺,那些刺再也扎不了他们了,再也不会痛了。

        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办?

        至今,他和外婆都不敢把倒扣着的相框翻过来。

        不快乐比快乐多,生活可能就是这样的比例和节奏吧。

        马路上又有一辆出租车开过去,经过时,按了一下喇叭。

        闻箫听见池野忽然说了话,“你好香。”

        闻箫:“想打架?”

        池野低声笑出来,嗓音有些沉,“你这刺刺的性格,挺招人的。”

        闻箫不想理这人的醉话。

        池野还没放弃,又强调:“同桌,你真的香,我没胡说。”

        闻箫懒得再开口,抬起右腿就准备一膝盖顶上去。

        池野反应快,一只手挡住闻箫的攻势,又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君子动口不动腿,而且这膝盖一顶,我能吐。”

        闻箫皱皱眉,打量池野,顾忌地往一侧挪了挪,“站得稳了吗。”

        池野“嗯”了一声,“头还沉,胃里也翻江倒海的,不过不会往地上倒了。谢了,你要没来,我就只能抱这灯柱。”说着指了指旁边的路灯,顺着看过去,入眼的是层层叠叠的小广告,全都是些不堪入目、跟他不可能有关系的内容。

        池野又把手指头收了回来。

        闻箫没注意,看了时间,“现在去哪儿,回家?”

        “先不回,芽芽睡着了,这个时间点她睡得浅,我回去了要是有什么动静,她保准马上醒了蹦下床来看我。”

        最后两个人到了篮球场,就离闻箫楼下不远那个。

        时间太晚,鬼影子都没有一个,有野猫在灌木丛里乱窜,叫声渗人。不知道居民楼的哪一户,隐约传来“三乘以五等于多少?你知道等于十五,那五乘以三呢?五乘以三呢?”的声音,没一会儿,有断断续续的哭声传过来。

        闻箫踢开脚边的石块,仰头看篮网都没了的篮球架,“来这里干什么?”

        “打篮球?”

        闻箫看池野的眼神,如同看一个失了智的醉鬼。

        池野坐在篮球架下面,双腿伸直,腿长得看起来有二米八。他下巴指指前面,“这块场地,我小时候经常被我爸带来打篮球,他腿长,一步跨得远,我那时候矮,怎么追都追不上,我就耍赖,抱着他的腿不放。没想到他站原地,也能扔进去一个球。”

        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因为喝了酒,闻箫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见关于家里的事。

        他回答:“兵不厌诈,但最终靠实力算输赢。”

        池野心里冒出来的一点伤感,立刻就被冲了个干净,他笑着抬头,“我发现,你很记仇啊同桌,我说过的话,你一句两句竟然都记得。”

        不知道是不是冷,他见闻箫把卫衣帽子掀起来戴上了,光线不好,只看见雪白的下巴尖。

        闻箫拉了拉单肩挂着的书包,“我只是记忆力好。”

        “后来,我带芽芽来打过一次篮球,我腿长,她腿短,但她傻,没我小时候聪明,一直抢不到球。开始还站原地哭,后来包着眼泪,不知道从哪儿拿了个棒棒糖放嘴里,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喊哥哥加油。”

        闻箫没问你爸呢,这个答案甚至都不用费心去猜,不是没了,就是走了。

        想起什么,闻箫把手里拎了一路的塑料袋往前递了递,“赵一阳让给你带的,烤肉,小吃街买的。”又意识到,“应该已经冷了。”

        说着就想收回来。

        没想到池野动作快,伸手捞过闻箫挂手指上的袋子,“你大老远从学校提回来,扔了多可惜,我尝一口。”

        说完,咬了一口,“嘶,真的辣。”

        闻箫见他还准备吃,手伸到池野面前,“你的胃还好?”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才被灌了一肚子的酒,池野自觉把一袋子烤肉串还给闻箫,“好,我不吃了。”

        等闻箫扔了垃圾回来,他站起身,有点打晃,手撑着篮球架缓了缓才站稳。

        “走吧,回去了。”他视线落在不知道哪一个点上,“回忆……其实挺没意思的。”

        除了让人沉溺以往的美好,衬托此刻的境遇外,没有什么作用,连安慰都做不到。

        没有等闻箫回答,池野拉上外套拉链,双手插口袋里,转身往篮球场的出口走。

        他经过时,闻箫听见池野说的一句话——“所以,我想成为自己的太阳。”

        过了三天,池野都没去学校。赵一阳等着想问池野的吃后感,一直没见到人。

        做完课间操回教室,赵一阳转身朝空着的课桌叹了声气,“唉,闻箫,你说……”

        “什么?”

        赵一阳犹豫,“你说池哥会不会被捅了?”

        他摸摸鼻子,“我听隔壁班有人在传,说昨天两条街外有人打架,打得很凶,都惊动警-察叔叔了。有人路过,说其中有个人看起来特别特别像池哥。而且池哥不是三天没来学校了吗,我就担心,他是不是被捅了。还有人说,那场架就是池哥组织的,池哥其实是个帮派的小头目!”

        闻箫视线扫过教室门口,“没被捅。”

        “你怎么这么确定?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池哥真的是小头目——”

        闻箫打断他连续的问句,“人来了,自己去问。”

        赵一阳卡壳,反应了几秒才转过身,就见池野挂个空书包,正从讲台绕过来,校服穿得整整齐齐。

        没有被捅了重伤不起的样子。

        池野对上赵一阳的眼神:“你池哥又没去整容,一副八百年没见了的表情?”

        赵一阳磕绊,“池哥,你……身体还好吗?”

        池野挑眉,“你是指哪方面?”

        话题的颜色岌岌可危,赵一阳挽回,“我见你两天没来,担心是不是病了。”

        “我开学一星期没来,怎么没见你担心?”

        “当时又没这个传说……”赵一阳说的小声,担心被池野听见后,追问什么传说——上一分钟的我竟然真情实感地相信了,仿佛脑子不好使。

        他转过去坐好,发现靠走廊的窗户边又站了不少女生,看校服,多数是高一高二,零星还有几个高三的。

        “靠,厉害大发了,闻箫,池哥,你们看走廊那边的窗户。”

        闻箫跟池野看过去,下一秒,就听见门口传来不少惊呼声。

        “你们两个的美貌,竟然把高三马上要考试的学姐都引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的颜值,战胜了试卷的重量!”

        闻箫看了一眼就不感兴趣地低头继续做题,池野没题要做,架着腿,在闻箫那里拿了支笔在手里了又转,一边和赵一阳聊天,“你觉得,这里面来看我的多,还是来看我同桌的多?”

        这问题不好答,赵一阳反手把问题抛了回去,“池哥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觉得看我同桌的多,他比我招人——嘶!”

        这话刚说完,桌子底下,池野就被闻箫踹了一脚,丝毫没收着力那种。

        池野吸了口凉气,“同桌,你真狠得下心!”

        闻箫一道数学大题解了一半,卡住了,觉得池野这同桌在了不如没在。

        坐直往闻箫卷面看了眼,知道他是解题没思路,心里估计正躁,池野手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你解题,我保持静音模式。”

        吃过午饭,大家陆陆续续回了教室。老师没在,教室里,有刷题的背书的,有特意包了书皮悄悄看漫画的,还有偷偷摸摸把手机藏校服袖子里看直播的,闹闹哄哄。

        池野从外面进来,手里抱了四瓶冰红茶,身后的上官煜手里还拿了三瓶。

        饮料一排摆课桌上,整整齐齐。

        赵一阳震惊,“池哥,难道你是亿万富翁遗落在外的独子,突然这么大方!”

        上官煜跟池野一起去的超市,“池哥买了一瓶冰红茶,开盖,上面写再来一瓶。又开了一瓶,又是再来一瓶。”

        赵一阳更震惊了,“我靠,这一排全都是这么来的?”

        上官煜点点头,“老板想关门放狗,再立块牌子,写上‘池野免进’。”

        赵一阳:“池哥,一瓶五百毫升,七瓶就三千五,这么多你肯定喝不完,我们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看看我们的团徽多么鲜艳!分一瓶让我们都沾沾好运?”

        池野挡了赵一阳伸过来的手,“别动,我同桌先选。”

        说着,他手指敲敲桌面,“要哪一瓶?”

        闻箫拿了靠自己最近的一瓶。

        等七瓶冰红茶被瓜分,赵一阳兴冲冲地开瓶盖,发现连着两瓶都是“谢谢惠顾”。再看上官煜和闻箫的的,一个字没差。赵一阳不信这个邪,把剩下的全开了,发现竟然都是谢谢惠顾。

        最后,视线集中在了闻箫手上。

        闻箫放下笔,拧开瓶盖,在各方注视下,念出瓶盖上的一行字,“再来一瓶。”

        赵一阳脑门磕在课桌上,“绝了!池哥,你这好运气,是定向针对传导吧?”

        池野笑起来,“没错,有意见?”

        明南附中的午休时间不长,加上吃饭时间,统共一个半小时,一点半到两点是默认的午睡时间。不过多半都睡不了那么久——经常会被各科老师以各种理由强占。

        英语老师抱着批改完的作业进教室,分给第一排的同学往后传。

        “这是你们今天早上交上来的作业,题是比往常难,但你们的正确率低到难以相信,我打叉都打到了手软,这样的水平,怎么去参加高考?怎么去跟几百万人一起竞争?……”

        班里安安静静的,没人说话,只有传递试卷的细微声音。

        把平时认真做题的重要性强调了一遍,英语老师从讲台走下来,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停在最后一排,先点名闻箫,“这一次的题目正确率也很不错,希望你继续保持。”

        话锋一转,她看向同桌的池野,“池野,”叫了名字,却发现该说的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了,池野依然我行我素。对这个学生实在是头疼,最后只留下一句,“你不听老师的,总有一天会后悔!”

        等英语老师从教室后门出去了,池野坐没个坐像,靠着墙,跟闻箫说话,“她说得不全对,我只听一个老师的。”

        闻箫以为是指老许。一众老师里,池野只卖老许的面子,可能也是因为老许很少训他。

        没想到,耳边传来清朗又懒散的嗓音,“我只听小闻老师的。”

  https://www.readbook8.com/tongzhuolingwowuxinxuexi/36084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