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 1. 第一章

1. 第一章

        “介绍一下你自己?”



        “闻箫。”



        “没了?”



        闻箫回答,“没了。”



        许光启轻咳一声,鼓励道,“那、要不说说爱好什么的,如果有相同的爱好,说不定很快就能在新班级里交到朋友,对吧?闻箫同学,你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可以介绍一下?”



        闻箫站在办公桌边上,身形挺拔,刚穿上身的校服透出一股新衣服特有的布料气味。办公室里的空调老旧,塑料外壳泛着黄,吹暖风时会发出“滋滋”的动静。天气冷,办公室门窗都关得严丝合缝,闻箫被热气一吹,闷。挪半步错开风口,闻箫才回答,“学习。”



        许光启:“学习?”



        闻箫:“嗯,兴趣爱好,学习。”



        “很不错,将学习作为爱好,真好啊!”许光启满目欣慰地感慨完,认真打量这个新转来的学生,越看越满意。虽然身高长相都有点过于出挑,又寡言少语,但以学习为爱好,肯定是个天天向上、让人省心的好孩子!



        “我是你以后的班主任,我也介绍一下我自己。”说完,他指指整齐摆在桌面上的一沓课本,颇有几分神秘,“把数学书翻开,对,就是第一页。”



        闻箫配合地翻开了数学书。



        “看见主编那一行了吗?第二个,就是我的名字。”



        闻箫扫过“许光启”三个字,正想说一句“很厉害”,就听自己未来的这个班主任笑眯眯地说道,“厉害吧,我跟他重名!”



        闻箫捏着书页的手一顿,哽住。



        许光启和颜悦色,“你可以叫我老许,亲近的称呼有利于拉进师生关系!我呢,教理一班数学,以后有什么不懂的,欢迎光临我的办公室,要是心里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刺激的想法,我的办公室大门也随时向你敞开!”



        闻箫点头。



        “那……我们再说说关于学习进度的问题?”听闻箫“嗯”了一声,许光启翻了翻手里一张薄薄的成绩单,手指尖敲在书面上,“你的情况,教导处和学生处都跟我说了。老师不是不相信你,但我还是要问问,缺了足足一年的课,你确定,直接念高二下期,你能跟得上进度?”



        闻箫点头,“可以。”



        许光启追问了一句,“赶上进度需要多久?我给你一个学期的——”



        “半学期。”闻箫打断许光启的话,“给我半学期时间就够了。”



        习惯性敲桌面的手指滞住,许光启抬头看闻箫,拿不准这是少年心性,还是真有这实力,只好折中,“那老师就看你表现了!”



        说完,许光启站起身,想鼓励地拍拍闻箫的肩膀,但这一站,身高差距就出来了——他需要仰着头,才能看清闻箫的脸。



        嘀咕了一句“现在年轻孩子都是吃什么长的”,许光启把手背到身后,假装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来,把课本带上,我领你去教室。”



        理一班教室。



        “号外号外,今天有大新闻!”许睿夹着本《一题一练》冲回座位,挤眉弄眼,就差在脸上写满“赶紧问我”四个大字。



        赵一阳正偷偷摸摸在课桌底下玩手机,被这么一岔,“学委,你这阵势,还以为是老许来了,吓得我手抖!我们能不能不这么刺激?”



        许睿扶扶眼镜,摇头晃脑,“莎士比亚曾经说过,淡定,是一个人毕生最好的修养!”



        上官煜正做阅读理解,听见这句,没抬眼,“学委,莎士比亚真说过?”



        许睿深沉:“应该说过吧?反正人都不在了,死无对证!”



        “有道理,你说那句话,改改,写作文能用。”上官煜搁了笔,“对了,刚说什么,大新闻?”



        提到这个,许睿手指张开挡在嘴边,跟交换什么地球明天要*屏蔽的关键字*之类的大秘密似的,“我们班来了个转学生,我去办公室找老许问问题,在门口看见了。”



        赵一阳来了兴趣,“这都开学一星期了,还有转学生?男的女的?应该是女生吧,我们班雄激素已经严重超标,空气里一股荷尔蒙过剩的臭气,正缺少异性中和。”



        “确实是——”许睿话一转,“让你失望了,男的。”



        赵一阳“切”了一声,马上没了兴趣,从书包里把手机翻出来,准备继续看游戏直播。



        许睿急了,“别啊,听我说完!这次转学来的,好像是个大学霸!我在办公室门口听见了,老许问他兴趣爱好是什么,这哥们儿觉悟忒高,回答说,学习。你品品,这不是学霸是什么?”



        这时,赵一阳隐约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利索地把手机关机塞进书包最深处,压着声音,“老许来了!”



        三秒后,教室里安静得落针可闻,全员提笔看书做题。



        等许光启带着闻箫站到讲台上,赵一阳抬头一看,跟他同桌嘀咕,“上官,学委消息不精准,只说是个学霸,没说是个长了校草脸的学霸啊!不算成绩,单这长相,那些女生不得疯?”



        上官煜关注的重点不同,“都是人都戴眼镜,人家那眼镜戴上,怎么就斯斯文文,我戴上,怎么就斯文败类呢?不公平!”



        赵一阳点头表示赞同,“对,不公平!”



        上官煜怒瞪赵一阳,“你说谁斯文败类呢?”



        讲台上,许光启已经介绍完,开始安排座位,“李文成,你换到最后一排去,坐赵一阳后面,让闻箫跟许睿同桌。”没注意到对方瞬间白了的脸色,他说着转过头,叮嘱,“闻箫,你才转学过来,课程没跟上,挨着班里的学习委员坐,问问题方便。”



        闻箫还没点头,就听被许光启点名、叫李文成那个男生颤颤举手,苦着脸,有点怂又有点恐惧地往教室最后一排的方向瞥了一眼,最后深吸一口气,出声,“那个……老师,我也需要学委,我、我开学考试退步了五个名次,我……我离不开学委!”



        这真情告白一出来,班里一阵哄笑。



        “真离不开啊?”许光启也给逗笑了,思索两秒,“也行,不过,要是你月考不多考几分,可对不上你这理由。闻箫,你坐到最后一排靠过道的位置,赵一阳和上官煜成绩都不错,有问题可以多跟他们讨论。至于你同桌……你好好学习,不要受他影响。”



        闻箫没有异议,拎着刚装上新课本的黑色书包,坐到了最后一排的空位上。



        许光启抬手腕看表,“数学教研组有会,你们自觉上自习,一个个的,别溜去超市买零食,吃了发胖长不高知道吗!许睿,真以为自己嚼薯片是静音模式?”



        许睿将最后两片猛地塞嘴里,没嚼直接咽,一脸纯善地和许光启对视。



        时间来不及,许光启目带威胁地瞪了一眼,抬脚走了。



        刚坐稳,之前那个叫李文成的弓着背一溜小跑到了闻箫桌边,双手扒着桌沿,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兄弟,感谢您舍身跟池哥当同桌!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莫名其妙一阵说完,不等闻箫反应,转身跑回了座位。



        池哥?驰哥?



        看了眼自己旁边空荡一片、仿佛从来没人用过的课桌,闻箫猜,那人话里,指的就是自己这个未曾谋面的同桌了。



        李文成刚走,坐前面的两个人又齐齐转身,注视闻箫。



        闻箫把书包里的教材放桌上,回了个“有事就说”的眼神。



        “欢迎光——呸,欢迎来到明南附中!我叫赵一阳,你可以叫我大师。”



        “我叫上官煜,你可以叫我陛下。”



        “一灯大师,一阳指?”闻箫视线转向上官煜,“李煜的煜?”



        “兄弟,反应真够快!”赵一阳称赞完,双手合十在胸前,“相逢就是缘,我佛派我来为施主您解惑。施主,您有什么想问的吗?”



        闻箫翻开新课本的目录,快速扫了一眼,嘴里回道:“没有。”



        赵一阳连词儿都准备好了,憋得慌,“怎么可能没有呢,您真的没有疑惑吗?”



        闻箫跟从前比起来,耐心足了许多,“嗯,真没有。”



        赵一阳泄气,马上又重整旗鼓,“佛派我来给您提个醒。”不等闻箫拒绝,赵一阳先一步开口,“你一看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学霸,”



        说完这句,赵一阳又仔细打量了闻箫两眼。戴细银边眼镜,嘴唇薄,唇色淡,皮肤白得有点不太健康,总体是张厌世脸,用那些成天翻时尚杂志的女生的话来说,就是“长得很高级”,冷淡又斯文。



        脑补了好几出新同学被池野惊吓的画面,赵一阳加强语气,“一定要跟池哥保持距离!”



        上官煜也附和道,“对,千万不要被池哥影响了学习!”



        “说完了?”



        赵一阳懵懵点头,“说完了。”



        “谢谢。”闻箫又指指上官煜桌面上摊开的试卷,“开学考的卷子,能借我看看吗?”



        明南附中的作息时间跟闻箫上一个学校差不多,晚自习七点开始,两节,九点十分放学。铃声刚响,教室里大半的人两分钟就跑没了。



        赵一阳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塞进书包里,艰难地拉上拉链准备往外冲,冲了两步又刹车退回来,“同学,友情提醒,千万别迟到,教导主任程小宁就是疯人院出来的,抓迟到和仪容仪表抓得特别变态!”



        扔下话,不等闻箫给出回应,就跟教室的地砖烫脚一样没影子了。



        闻箫单肩挂着书包往校外走,在校门口坐上117路公交车,七个站,在九章路下车。



        九章路的建筑年岁都不短了,道路狭窄,两旁的法国梧桐被冷风横扫,枯叶躺了一地。偶尔会有野猫从人脚边经过,很快又隐没在花坛的灌木丛里。



        附近的路规划得乱,闻箫才住过来,白天还好,晚上拐错一个弯,就难辨清方向。走错路他也不太在意,凭着浅薄的印象继续往前走。



        直到听见不小的动静。



        这动静闻箫很熟悉,他甚至不用看,只靠耳朵听,就能分清楚,大概七到八个人,多打一。



        站在拐角阴暗的位置,闻箫懒散地靠着墙,手松松插在口袋里,指尖习惯性地动了动——什么都没摸到。他呼吸一滞,转移注意力,把视线落在老旧的路灯柱上,仔细看上面贴着的租房小广告。



        明明白天还有明晃的阳光,晚上已然降温,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来,不大,只在路灯下,能看见分明的雨丝。



        有人嘴里含着血腥气,叫嚣,“你那个妹妹是在上小学吧,几年级?一年级?你就不怕——”



        “砰!”



        拳头狠狠砸在肉上,叫嚣立刻变成猝不及防的痛喊。



        书包带往下滑,闻箫拉了拉。



        接着,又是单调的拳头碰撞声,听起来,应该是被*屏蔽的关键字*那个人占了上风。闻箫在心里评估,对方的战斗力应该很不错,这么久都没听见那人的动静,想来自己没受什么伤,只给对手放了不少血。



        雨滴打在建筑物上,“啪嗒”声逐渐密集。地面的泥点溅起,闻箫移开半步,避免泥点落在他纯白的鞋面上。期间,三两只野猫经过,又被惊得四散而去。



        打斗的动静慢慢小了,等听见“池野,*屏蔽的关键字*给老子等着!”这句结束语,凌乱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后,周围恢复了夜晚的安静,闻箫多站了两分钟才从拐角处走出来。



        刚迈两步,又停在了原地。



        不大的地方,路灯年久失修,五盏三盏不亮,周围矮楼的外墙斑驳,伸出来的塑料雨棚没几处是完好的,里面多半已经没人住了。而在距离闻箫十几步远的位置,躺着一个人,不知道是死是活。光线太暗,但能看见那人手摁在腰腹上,手背上染了一片红,仔细能听见粗喘的呼吸,想来伤得不轻。



        闻箫推翻之前的猜测——不是没受伤,是太能扛,被刀扎了都没吭一声。



        空气里是下雨带来的湿冷气,以及粘稠的血腥气,多吸几口,闷得人难受。闻箫脚尖一转,绕开倒地上的“尸体”,没再多看一眼。



        雨势越来越大,地面上的泥被接连的雨珠砸出小坑,鲜血被稀释,融进泥里看不清晰。池野躺在地上,浑身被雨湿透,战战发着冷,他想起身,却连手指也无法移动分毫。



        有种会死在这里的错觉。



        但他不能死,他还要——



        绵密的雨声中,有鞋底碾在地面的声音逐渐靠近,这一瞬间,池野竭力屏住呼吸,心跳剧烈,他勉强攥紧冻僵的拳头,却依旧无法站起身。



        脚步最终停在了他的身旁——距离不过两步远。



        接着是拉链拉开的细微动静。



        被雨水模糊了的视线里,一件蓝白相间的宽大外套,带着新衣服特有的布料气味,盖在了他的身上。



  https://www.readbook8.com/tongzhuolingwowuxinxuexi/35563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