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山河忘 > 第19章 右军都督

第19章 右军都督

        太和门前,世宗手里拿着份奏疏,正踱步于台阶之上。

        “各位大臣,这里有易县县令的奏疏,说是辖内狼牙山地界有山贼出现。一支百多号人的商队从那里过,一下就被劫了。”

        “这已是这个月第二起了。”说着,世宗转头看向了献王,“易县府兵有限,各位大臣觉得如何是好啊?”

        世宗话音刚落,献王就站出了队列,开口道:“皇上,微臣马上着手去办。”

        宁王看着献王,没出队列,却也开口了:“哎呀,献王你剿匪剿了这么多年了,年年剿还是年年有啊。”

        “这么的吧,你如果不行那我就辛苦点,我来负责各地的剿匪事宜。不管怎么说,易县也属顺天府,是天子脚下。大明朝天子脚下都有山贼出没了,传出去像话吗?”

        献王却不搭理宁王,继续朝着世宗说道:“皇上,微臣前段时间已经处斩了百余名在易县负责剿匪却办事不力的官兵,后来已向兵部申请了再调些兵力过去补充守备。”

        “只是兵部迟迟未调派人员过去,这才延误了剿匪时机。”说着,献王又转头看向了兵部尚书顾长林,“还请顾尚书抓紧时间去办啊!”

        顾长林闻言,微微躬身。

        “唉,又杀……”宁王却又是一个人念叨了起来,“十几二十年了,恐怕被献王诛杀的士兵加起来都有好几万人了吧!”

        被讥讽了两次,献王也是向宁王看了去,轻蔑的说道:“这就还请顾尚书知会下属一声,别再派些老弱病残过去了。”

        献王说的是兵部尚书顾长林,看着的却是宁王。

        没等他们说话,献王又接着说道:“另外,宁王你主持边疆战事这么多年了,却还是没能断绝边疆冲突,胡虏还是时常攻打我大明疆土。要不,我俩换换,兴许我擅长打仗你擅长剿匪呢。”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呢?”献王一下把边关战事的责任都推到了宁王身上,宁王顿时不淡定了,“怎么能说是我主持边疆战事?难道你不在内阁?哪次打仗没问过你啊!”

        说完,宁王不再跟献王扯山贼和胡虏,走出了队列。

        “皇上,”宁王缓缓拿出了一份奏疏,“微臣这里有份弹劾右军都督白拜楼的奏疏。”

        王岳上前接过了奏疏,而后递予了世宗。

        “混账!”世宗正看着奏疏,突然暴跳如雷,直接把奏疏扔在了地上,“私煮盐!私自残杀地方都指挥使!他当自己是一方大王了吗?!马上传令把白拜楼押解进京!”

        世宗看着广场上众人,眼睛却是瞟向了献王,因为白拜楼正是献王的人,世宗敢肯定白拜楼的所做献王绝对是知晓的,而且说不定就是献王授意的。

        献王刚欲开口,宁王却抢先说道:“回皇上,微臣昨日得知此消息后,便已通知了东厂丘公公去缉拿白拜楼。按行程,视察完地方都司的白拜楼,昨日理应到了济南府都司,可东厂前去济南府缉拿他时,他却不见了。就连在京城的人证,昨夜也消失在自己家中。”

        实际上,东厂去济南府时是找到了白拜楼的,只不过被白拜楼拼命反抗受伤逃走了。而且东厂也不是去缉拿他的,而是奉宁王命去杀他的。

        “我想,这个白拜楼,定是在我府里安插了眼线。以致于事先收到了消息,所以才能提前逃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宁王说着又转头看向了献王,“你说是吧,献王?”

        闻言,世宗却是不悦了,说道:“宁王,昨日就得到如此重要消息为何今日才报?”

        宁王稍一躬身,回道:“皇上,实乃情况紧急,而且微臣也担心皇上身边有白拜楼的细作去通风报信。只是没想到,还是让他给跑了。”说完,宁王又看了眼献王。

        “皇上,这么看来,宁王府里已确定是有奸细混入了,居然连人证都不见了。”献王却是没理宁王,“微臣提议,应马上责令刑部发全国公文通缉白拜楼回来。其次,还应立即派锦衣卫前往应天府的右军都督府搜查其余证据。”

        献王刚说完,宁王却又开口了:“皇上不用担心,微臣已经命人第一时间去了应天府,现如今右军都督府已是被封锁起来,也已经搜集到足够多的证据了。白拜楼这次,是死罪难逃了!”

        世宗正沉着脸看着场下的两王你一言我一语的,已是暗暗咒骂起宁王来:“好你个老狐狸,你当你家的马会飞吗?刚才还说是昨日才得到的消息,今日千里之外的右军都督府就已经封锁起来了。明摆着是故意在早朝时提出,让我不得不帮你说话!朕一开始就没忍住上了你的当!”

        世宗再傻,这点还是看的出来的,白拜楼之事明显是宁王密谋已久的。

        但世宗却没有发作,心里已是惦记起这马上要空缺的右军都督位置。他看了眼站在顾长林身旁的兵部左侍郎宣铭川,缓缓开口道:“两位王爷,把白拜楼抓回来即可,细节可以容后再说。但右军都督府领四川、云南、广西等关键都司卫所,事关重大,这右军都督一职,空不得啊。朕提议暂时委派兵部左侍郎宣铭川补上这一职务。”

        “其任兵部左侍郎已有十三年之久,能力亦是出众,我想各位大臣应该也都觉得合适吧!”世宗边说边看着众臣,很是希望能有人出来附和他一下。

        哪知,竟半响没人说话。

        此时,宁王又开口了:“皇上,宣大人这十三年间可有什么功绩吗?”

        一听这话,世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咒骂起了宁王:“你个老匹夫!兵部尚书顾长林是你的人,你们又从不委派重要的事情给宣铭川去做,他能有什么功绩?!”

        不过气归气,世宗还是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能跟两王翻脸的能力,随后说道:“虽然他没有什么重大功绩,但他也未曾有过任何过失啊!”

        “没有功绩就够了,”世宗刚说完,宁王就把话接了过去,“那就是十多年来都只是按部就班,足见其没什么过人之处。前面皇上您自己也说了,右军都督府干系重大,那么既然如此重要,又岂能让一个碌碌无为之人来担任都督一职呢?”

        世宗看着宁王,拳头已是攥得“吱吱”作响。身旁的王岳已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忙拉了拉世宗,低声道:“皇上……”

        经王岳一提醒,世宗缓缓松开了拳头,压制着怒火说道:“右军都督人选,容后再说!朕今日累了,退朝!”

        说完,世宗便自顾自走了。

        退朝回府后,宁王便把刘瑾唤了去。

        “刘公公,东厂这会儿应该被锦衣卫盯着,你让丁公公去一趟天元门,叫秋恭全去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白拜楼活着回京。”

        刘瑾应声后就走了。

        “爷爷,我们为什么不把白拜楼

        (本章未完,请翻页)

        抓回来,再让他供出主谋,到时献王肯定会受到牵连。”看着刘瑾离开,站于宁王身后的朱厚烈,很是不解为何宁王只想置白拜楼于死地。在他看来,如今已有白拜楼的罪证在手里,用白拜楼把献王扯进来对他们来说才是收益最大的做法。

        “你想得太简单了。”宁王稍抿了口茶,“以献王现在的势力,莫说白拜楼只是明面上跟他走得有点近,就算查出来是他指使白拜楼做的,皇上也只敢象征性的罚他点俸禄。”

        说着,宁王又转头看向身旁的朱厚烈,继续说道:“你觉得献王掌管户部二十多年了,会在乎那点银子吗?只不过给他挠痒痒罢了。”

        “烈儿,白拜楼一事看似简单,实则很是复杂。”宁王随后站起了身来,拍了拍已是比他高出半个头的朱厚烈,“兵法、武艺、学识你现在都学的差不多了,你现在要学的,就是自己去分析朝局。”

        宁王开始踱步于房中,朱厚烈跟在其身后。

        “首先,你要知道,本王虽然掌控全国大部分兵力,但在京师的战力却只是稍胜献王。若真到了跟献王,兵戎相见那天,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可能调遣九边的兵力来攻打自己的老巢的。若动用了九边,即使赢了献王,也将会有一大片疆土被胡虏掠去。我们还会被世人耻笑。”

        “你可明白?”宁王侧头看了眼身后跟着的朱厚烈。

        “烈儿明白!”

        两人随后走出了书房,开始在府苑花园中徘徊,宁王继续说着:“所以,我们尽可能要不战而胜。你又可知何为不战而胜?”

        朱厚烈回答道:“除了九边,还要京师及京师周边兵力乃至全国兵力全部掌控在我们手里。”

        “对。”宁王微微点了点头,“现如今,朝中虽然有很多大臣以本王马首是瞻,但他们今天可以依附于我,明天也可以依附于献王。但如果全国兵力都掌控于我手,那就不一样了。到时再想要仕途坦荡,就只能依附于我们了。到那时,朱厚聪如果听话的话就让他多做几年皇帝,不听的话就换烈儿你去做龙椅。”

        两人已行至苑中亭台坐下。

        宁王继续开口说着:“说回白拜楼这件事。在这件事上,皇上还不算太傻,他知道他如果想要有实权的话,就只有慢慢削弱我和献王的实力,然后培养他自己的势力,而今天这件事的确算是个好机会。所以,他是极力支持白拜楼的,并且最后还想让他舅舅宣铭川坐上右军都督的位置。”

        “哼!”宁王冷哼了一声,“他倒是想的美,我的人潜伏在右军都督府多少年了才抓到白拜楼的把柄,我岂能给他做嫁衣!”

        “值得你花心思去揣摩的,是献王。这老头脾气一向不好,今天早朝却如此不动声色,还主动请缨抓人。那是因为他手里没将,一旦右军都督位置空出来,他只能看着被我拿下。”

        谈话间,下人已是端了两杯茶过来,宁王抿了口茶,继续说道:“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白拜楼找回来,然后给他找个替死鬼,不惜一切代价保住白拜楼的右军都督位置。毕竟白拜楼那么多年功绩摆在那里,只要他能回着回到京城,献王再力保一下吐点赃款出来,别说皇上拿他没办法,你爷爷我也拿他没办法。”

        “所以,献王要白拜楼活,我要白拜楼死!身在朝中,要学会分析朝局,你可都记住了?”

        “烈儿谨记!”

        (本章完)

  https://www.readbook8.com/shanhewang/119336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