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山河忘 > 第13章 镇抚司

第13章 镇抚司

        这天上午,京城宁王府书房内,宁王朱见塑正在和十四岁的孙子朱厚烈一起练字。

        朱厚烈是宁王长女朱祐语的独子,其母朱祐语难产而死,其父潘夺随军出征鞑靼时战死,自幼便跟在宁王身边。

        此时,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走了进来。

        “王爷,我刚才收到了礼部尚书马敢的辞呈。”

        “是刘公公啊。”听闻刘瑾说的是这事,宁王拍了拍自己的头,“唉,最近太忙了,看来我是真老了。忘了跟你说,是我让他辞官的。”

        朱厚烈吩咐了下人上茶,刘瑾与宁王分坐茶几两旁,朱厚烈站于宁王身旁。

        刘瑾面无表情,似乎对马敢是宁王授意辞官一事也不意外,说道:“马敢属实庸才,王爷您不知在背后帮他做了多少事,如今才让他辞官,已是对他的厚爱了。”

        “好在他始终没暴露是我们的人啊。”宁王抿了口茶,“这些年有他的掩护,我们在礼部的其它人员培养的倒还不错。我等会儿就回吏部写个推荐左侍郎周伟的奏疏。”

        “王爷,那马敢……”

        “这十多年他也算是帮我们做过很多事了,留个全尸吧。”说完,宁王就站起了身,欲再去练字,“对了,这次别让东厂去做,让秋恭全去,怎么说马敢也做了十多年的朝廷大员。”

        刘瑾应声后刚欲出门,王府管家却领着东厂厂公丘聚与礼部左、右侍郎过来了。

        刚进来,左侍郎周伟与右侍郎邓飞强就跪在了地上:“王爷!您可得想办法救救我们妻儿啊!…”

        宁王闻言,却只是微微苦笑了一下,并没说话,似乎已知晓发生了什么事一般。

        刘瑾询问了一番才得知,就在刚才,有两伙蒙面人闯进了两位侍郎的府邸,劫走了他们家眷。

        此时,宁王正坐于堂中,左边坐着刘瑾,右边坐着丘聚,两侍郎还跪在地上,一直望着宁王,等他做决定。

        他们都知道,普天之下,敢光天化日在京城劫人的,除了宁王,便只有献王朱见坤了。不用想,一定是马敢辞官一事走漏了风声,献王想抢一抢礼部尚书之位。

        他们也清楚,如果他们两个坐上了礼部尚书之位,那他们的家人一定是回不来了。

        “你们先回去,我会想办法的。”宁王看着两个侍郎的样子,已然明了不把他们的妻儿找回来,他们是不敢做礼部尚书的了。

        两侍郎却还是跪在地上。

        “王爷啊,我们为您出劳效力,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妻儿啊……”

        “王爷让你们回去,”刘瑾还是面无表情,“不要让王爷说第二遍。”

        待两侍郎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丘聚说道:“王爷,我们何不把两位侍郎交给皇上,说是献王在天子脚下劫走了他们的家眷,这罪名,可不小啊!”

        “是,的确罪名不小。”宁王正闭着眼揉着太阳穴,“你们无凭无据捏造事实陷害王爷,是真的罪名不小。”

        闻言,丘聚不再说话。

        过了会,宁王按完了太阳穴,看向丘聚:“丘公公。”

        “内臣在。”

        “你先派人去查查人被掳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管查不查得出来,晚些时候我会另外再给你指示的。”

        “遵命!”

        两天后,东厂二档头范同根据丘聚的指示,带着人闯进了北镇抚司,在诏狱前被锦衣卫拦住了。

        两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样子。

        在东厂进镇抚司时,已有探子回报了消息给献王,献王随即便带着锦衣卫指挥使宇文十一向北镇抚司赶去了。

        “范同!你好大的胆子!镇抚司你也敢闯!”锦衣卫千户熊峰率一众锦衣卫拦在了诏狱门前。

        范同也不跟他多言,直接就把圣旨拿了出来,说道:“你想抗旨吗?!”

        见自己拿出了圣旨锦衣卫还是一个都不让开,范同也是不客气,指着熊峰说道:“把他给我拿下!”

        有圣旨在,熊峰也不敢反抗,但却还是站在原地,没移开半步。

        待两人架住熊峰后,范同把圣旨交给身旁太监,走到熊峰跟前,然后一手迅速在他胸前点了两下,笑着说道:“你喜欢跟我作对是吗?来人啊,先打他四十大板再说!”

        说罢,熊峰便被摁倒在地,被打了起来。熊峰没开口,范同手上又有圣旨,其它锦衣卫都不敢妄动,就这般看着,但也没有让出位置给东厂进诏狱大牢。

        此时,丘聚随宁王也进了镇抚司,献王出王府的时候他们就得到了消息,提前赶来了。

        见这么久了还没进去搜查,丘聚望着诏狱门口的一众锦衣卫怒声喝道:“你们是都要造反吗?!全部拿下!”

        “谁要造反啊?”

        丘聚话音刚落,却听得后方传来了声音,转头看去,献王与宇文十一也已进了镇抚司。

        进来之后,献王未看宁王一眼,宁王也未看献王一眼,就好像场中之事跟他们两个无关一样。

        宇文十一未曾停步,径直走到了熊峰面前,然后望着地上的熊峰,缓缓问道:“谁打的?”

        熊峰本是有些武功可以运气抵挡的,却被范同封了穴,运不了内力,此时已挨了三十多板子的他努力的抬起手,指了指东厂两人还有范同。

        “抓起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宇文十一淡淡的说道。

        闻言,众锦衣卫持刀就欲上前抓人。

        丘聚却站出来挡在了锦衣卫面前,身后范同还有东厂众人也立马抽出了刀来。

        宇文十一见状,也慢慢走了过去,站到了丘聚面前。

        在丘聚身后的范同,瞟见煞神宇文十一走了过来,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的献王,还是没看一眼宁王,开口说道:“无故殴打朝廷正五品锦衣卫千户,现在又妨碍捉拿犯人,东厂是真想造反吗?”

        献王话音刚落,宇文十一又接着说道:“抓起来!杖刑!”

        东厂众人面面相觑,丘聚和宁王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既然他二人没指示,范同也不好反抗,便任由锦衣卫架在场中一板一板的打着。被打时他还不敢运气抵挡,他知道那样结果肯定更坏。

        因为宇文十一就一直在边上看着。

        终于在被打三十多板后,宇文十一喊了停。东厂的人马上过来把范同和另外两人给抬走了。

        “好了,人你们也打了。我们进去搜!”丘聚说完,转身就领着东厂众人准备进镇抚司的诏狱。

        而宇文十一又一次上前站在了丘聚面前,把他挡在了诏狱外面。

        “献王,”一直没开口的宁王此时也是开口了,“东厂是奉旨查锦衣卫大牢的。”

        “哦?奉谁的旨?你的旨?”

        “当然是圣旨。没圣旨东厂怎么会有胆子闯锦衣卫镇抚司?”宁王继续说着。

        献王却开始到处看了起来,说道:“哪里有圣旨?我怎么没看到?”

        手拿圣旨那个太监看了眼宁王,见宁王点头后,就慢慢走过去把圣旨交给了献王身旁的锦衣卫。

        哪知,献王从锦衣卫手里拿过圣旨,看都没看一眼,竟直接撕了!

        见此,宁王只是微微笑了笑。

        撕完圣旨,献王又说话了:“既然等了半天你们都没拿出圣旨来,今日锦衣卫又事务繁忙,就不送客了!”

        宁王还是微微笑着没说话,随即转身走了出去,丘聚随东厂跟在其身后也走了。

        待宁王走后,熊峰被搀扶着来到了献王面前。

        “王爷!”

        还好熊峰身体底子好,换成其它人估计整条命都去了。

        献王看了一眼熊峰,然后转头看向宇文十一,脸色很是不好看的说道:“查下是谁泄露的风声,我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微臣遵命!”

        (本章完)

  https://www.readbook8.com/shanhewang/11920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