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灵武帝尊 > 第3723章 那代价呢?

第3723章 那代价呢?

        走过庑廊,辰天很远便听到一阵潺潺的流水声。

        转过拐角过后,只见后山垂下一帘瀑布,规模不大,但颇为秀气。

        雪白浪花涌进水渠,再流入池塘,泛起一圈圈碧波涟漪。

        先前身在大墓,到处都是暮气的景象,简直让人气闷。

        所以辰天望见满池绿叶荷花,心情格外舒畅:“一步一景,仙音阁的山水真是钟灵神秀。”

        “那可不,我布置的呢。”

        童若然笑靥如花,带他走进池边石舫。

        四五名弟子适时呈上菜品,装盘很精致,其中桂花糯米藕最让辰天中意,满箸挑在碗里,嚼得口舌生津。

        童若然浅尝辄止,撑手托住下颌,望着辰天大快朵颐。

        山下那些宗门,每个都是姑苏城附近的顶尖势力,先生前几天被称为神尊还不够,居然今天还要晾晒他们吗?

        要知道。

        先生已经算是彻底与殷氏撕破脸皮了,那这些前来拜会的宗门,无疑展露出一种鲜明的态度——与殷氏决裂,转投先生。

        可殷氏家大势大,放在苍汐天下也算是说一不二的存在,那他们此番表态,必然有天大的风险。

        那先生为何晾晒他们,不去收下从大墓找到的宝贝,让他们安心呢?

        难道……先生看不上他们,还是准备设法跑路呢?

        想到这里,童若然神情一紧,姣好的面容露出些许担忧。

        “童宗主胆子真大。”

        辰天夹起藕饼放进云凤鸾碗里,侧头又对童若然说:“居然敢留我在仙音阁吃饭。”

        “先生刚才都说我敢赌了。”

        童若然见云凤鸾三两下又吃完藕饼了,瞪她一眼的同时,也给她挑一块。

        云凤鸾委屈极了。

        菡萏池的莲藕,可是终日听取仙乐长大的极品,食之可精进修为,错过一次不知又要等多久。

        这可是机遇,那能轻易放过呢?

        至于宗主与先生的对话,自己又听得云里雾里,猜哑谜那有吃饭重要?

        辰天眯了眯眼。

        殷氏尽管势力极其庞大,但主体也只在中域,距离北域至少有六七万里。

        若想把触手伸过来,也需要费一番功夫,支援的战力并见得有多么强。

        可在北域这些本土势力眼底,简直是灭顶之灾,那毫无战力的仙音阁为何要救自己呢?

        辰天愿意相信童若然对自己有点仰慕之情,但这不能完全支撑起整件事的逻辑,她必有其余所图。

        “童宗主,仙音阁比起那个山门长老如何?”

        “你说的可是范盛?”

        童若然笑了笑,颇为玩味:“以前嘛,无论弟子数量还是占地面积,合坤门当然远胜仙音阁百倍。”

        “那现在呢?”

        辰天很是疑惑。

        云凤鸾笑出声,抢先道:“范老伯肯定没想到殷氏大墓居然就藏他们山下!那先生把大墓拆了,他就成光杆老汉呐!”

        “这……”辰天愕然。

        他也没料到,自己的无意之举,居然毁灭一个不小的的宗门。

        前几天,范盛还率先对自己朝拜来着……感慨过后,辰天很是无奈,与童若然细细聊过,也大致搞清楚仙音阁的定位。

        就像合坤门擅长培育良种植物,栽种灵药,仙音阁则擅长音律,苍汐天下的乐官大多出于此地。

        要说战力,均是聊胜于无,肯定打不过专事钻研心法战技的武门。

        所以这种杂门,只得寻求大宗门的庇护,保证产出有大部分可以落在自己手里。

        仙音阁还好,常年研习音律的弟子个个仪态万千,美/艳光彩,非贵门不嫁。

        通过联姻,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有一定话语权。

        但合坤门可惨了。

        他们的作用虽然重要,但实在没人看得起这些近乎农人的修士,常被斥为下九流的泥腿子。

        而且其辛苦产出的灵药与地宝,大多被武门掠夺,日子过得很紧巴。

        虽是有德高望重的范盛经营,尊为范伯乡老,可名义毕竟是名义,实际面对大宗门还是难以反抗。

        至于仙音阁——辰天已经明白童若然的谋划。

        她要摆脱诸如合坤门那样的窘境,让仙音阁不仰仗大宗门的鼻息,她要让天下不再以另样的目光审视仙音阁。

        自强的女人。

        辰天默默对童若然打上标签。

        同时他也深感小宗门的不容易,务农不自食,修音不自娱,为生存下去不知吞下多少苦果,又舍下多少尊严。

        近三千年来,灵气越发稀薄,那怕只为一棵五百年份的仙草,也要打得头破血流。

        底下的平民更是被视为一群蝼蚁,打杀不论罪,只当是脚底的烂泥,肆意蹂/躏。

        辰天的道心似乎有所触动,但只是灵光一现,并没有借机顿悟。

        收拢思绪,辰天紧盯童若然的双眼,率真直言:“我可以帮你壮大仙音阁,以正声名,让天下刮目相看。”

        云凤鸾满嘴嚼着藕饼,眼前一亮,命觉高手答应坐镇仙音阁!天大的喜事!这下方圆千里,我看那个混蛋再敢调戏仙音阁的弟子,胡乱提亲!云凤鸾大喜过望,嘴上虽是没说话,但看向辰天的眼神,仿佛收到一柄神兵利剑。

        但童若然却沉吟道:“敢问先生,那么代价呢?”

        “支持我出海。”

        辰天毫不讳言,认真道:“此事耗资巨大,我至少要为此准备三年。”

        “耗资巨大是多大?”

        “比之灵器大船,十倍不止。”

        “啊这!”

        云凤鸾惊呼,但马上察觉自己失态了,立即埋头乖乖扒饭。

        “你打算怎么做?”

        童若然怔神之后,没有追问为何出海的闲话,也没问真假。

        她知道,辰天一定做出决定,并在仙音阁有取舍,那在三年之内也更能绑定辰天,合作当然也更牢固。

        若是辰天敷衍过去,无欲无求,那自己很可能是引狼入室。

        童若然暗中深吸一口气,攥紧拳头又松开,知道自己又赌对了。

        “你若有难言之隐,当我没问。”

        “没有。”

        辰天摆摆手:“壮大仙音阁,先从山下那些开始,你我的第一桶金,算是到手了。”

        “要我陪你去吗?”

        “随便。”

        辰天站起身,笑了笑:“反正你已经豁出去表态了,世人已经认为我是仙音阁的打手,童宗主的护花使者。”

        这话没错。

        童若然也明白其中内涵。

        当初自己被先生横抱走出大墓,已经有与殷氏作对的莫大嫌疑,此后自己还将先生带回仙音阁主峰,更加坐实殷氏之敌的身份。

        现在,尽管先生刚醒不到半盏的时间,可在外界看来,他已经是半个仙音阁的人了。

        而先生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童若然自当要跟先生一同下山露面。

        “走吧,我熟悉路。”

        童若然向辰天伸出右手,同时带上一方烟紫面纱,跃身飞向山下。

        石舫之中的弟子面面相觑,我的天呐,宗主居然主动牵男子的手了!“云姐姐。”

        “啊?”

        “宗主……”“别问了,我也不知道,她从大墓回来就变了。”

        云凤鸾将藕饼分给众多姐妹。

        有一搭没一搭跟她们聊起墓中遭遇,听得小姑娘们兴致大涨,凑得更紧了。

  https://www.readbook8.com/lingwudizun/13601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