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恐怖巫尊 > 第4章:剑宗祖师

第4章:剑宗祖师

        十天后,大梁国白玉京下了一场十年一遇的大暴雨,积水漫过膝盖,京城百姓皆足不出户。

        一个青衫湿透的白发男人,腰间横挎一把快刀,骑着一匹千里快马,在风雨中疾行,马蹄溅起一人高的水花。

        且看。

        沈县尉从县城一路快马加鞭,十天十夜,跑死了八匹军中快马,终于来到了大雨倾盆的京城。

        白玉京,监天司。

        “驭!驭!”

        滚滚雷云下,一座巍峨壮观的宫殿在风雨中屹立,殿堂前的牌匾上横着三个字:

        监天司!

        铁画银钩,龙飞凤舞。

        沈县尉跳下马,在过膝的积水中艰难迈开步子。

        “来者何人?”只听面前空旷寂寥的殿宇中响起了一阵异常尖细的问话声。

        “青峰城县尉,沈玉郎。”

        “所为何事?”

        “妖邪出世,属下能力有限,恳请监天司的高人指点!”

        “知道规矩吧?”

        “是!”沈县尉取下背上的行囊,从中取出一个黑铁盒子。

        盒子打开,金灿灿的,竟是一锭锭黄金。

        “此为属下十年积蓄。”沈县尉不卑不亢道。

        “哼,难为你了,这些俸禄最多让你见一位银刀的面。”

        “有劳了!”沈县尉拱手道。

        监天司,司掌大梁国内妖邪祸乱之事。

        其下有七大尊者,百名金刀侍,千名银刀卫,十万名铜刀弟子,个个都是修行者中顶尖的高手。

        传言,监天司的七大尊者甚至有传说中‘神通者’的能力,强横无匹,可保大梁白玉京万世安宁。

        .

        按照那位的指示,沈县尉来到一座精致的阁楼前。

        只见,阁楼上,一个虎背熊腰的独臂汉子坐在虎皮大椅上,享受着美貌侍女们的捏肩揉腿。

        “青峰县尉沈玉郎参见银刀卫!”

        漫天的风雨,那位白发的沈县尉半跪在积水中,手执弯刀。

        而那高高在上的银刀卫却依然闭目养神,不动声色。

        沈县尉只好低头娓娓道来,“十日前,一个妖道在青峰镇宣扬成仙之法,蛊惑乡民,将一少年化作三头九臂之物,在下以为这件事与先皇成仙之事有异曲同工之处,兹事体大,特此速来禀报监天司,恳请司内高手出手,治理祸乱,还我百姓一个公道,还我城内一个朗朗乾坤。”

        “一个小县城的事,本大人管不着。”银刀卫哼哼道。

        沈县尉低眉垂眼,又从行囊中取出了一盒沉甸甸的金子。

        “此为我县衙府库中一年的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蓄,请大人过目。”沈县尉低头道。

        银刀卫终于睁开了眼,目露精芒道,“堂堂县尉,竟然敢私自调动府库黄金,甚至明目张胆的徇私枉法,贿赂本座,你这是想要砍头啊!”

        “沈某擅自挪用黄金是为了到怡春院寻欢作乐,这是沈某人的私事,与大人手中的黄金没有一点关系。”

        “懂事!懂事!真懂事!”银刀卫哈哈大笑,连连称赞道。

        此时,他身边的一位貌美侍女已经把那盒金子端了上来。

        “不错,黄金的成色很不错。”

        “大人可知我一路走来,但见饿殍无数,人与野狗争相食,甚至有一地界赤地千里,白骨蔽野……”沈县尉迟疑了一下,忽然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那些贱民们,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本大人看了心烦,最好死光算了。”银刀卫不耐烦的挥挥手。

        沈县尉眼帘低垂,默然不语。

        “行了,我都知道了,这件事你一个小县尉管不着,与先皇有关的事情,我得上报金刀侍,你可以回去了,别打扰本座的兴致了。”银刀卫挥挥手。

        “哦,对了,若是你想一直搭上本座这根线,我要你每年给我供奉县衙一半的收入。”那位好似霸王,几名貌美小妾依偎在其腿上的银刀卫突然提醒道。

        沈县尉在风雨中默立了一会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离开了,脊背挺直,青衫湿透。

        “咯咯咯,银刀卫大人,他好像一条狗啊!”一个女子娇笑道。

        “哼,一条还没被打断脊梁的狗而已!装什么傲骨不屈呢!”

        .

        大漠仙门之一,青峰山,青峰剑宗。

        八祖师殿。

        吴妙染化身一道璀璨的红霞,缓缓落在祖师殿的大门口。

        “灵宝儿,你又在祖师门前偷吃东西,师姐罚你打扫祖师殿七日。”吴妙染柳眉倒竖,没好气道。

        只见,在祖师殿破败的门口角落里,一个粉裙女孩微微鼓着腮帮子,大快朵颐,白嫩的小手上满是油渍。

        “呜呜呜,师姐,宝儿请你吃鹅腿。”灵宝儿连忙擦了擦嘴,甜丝丝的微笑着。

        看着睁着大眼睛讨好自己的女孩,吴妙染拍了拍额头,内心又好气又好笑。

        师尊真是昏了头,怎么会找来这么一个平平无奇,除了贪吃却一无是处的女孩,来坐上第八代剑宗圣女的位置呢?

        “你呀,贪吃,馋嘴。”吴妙染点了点她的脑袋,又问道,“在宗里没被其他师兄师姐欺负吧?”

        灵宝儿转了转黑漆漆的眼睛,捂嘴浅浅一笑,“师兄师姐们对宝儿很好。”

        “吃完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鹅腿,就去练剑吧,不许有下次了。”

        “师姐不罚宝儿了?”

        “不罚了不罚了。”

        “嘻嘻。”

        “师姐威武,师姐再见。”灵宝儿一溜烟的跑了。

        .

        吴妙染看着眼前的八祖师殿,深吸一口气,推门踏了进去。

        从外面看八祖师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破烂草庐,然而大殿内部却另有乾坤,自成一方天地。

        金碧辉煌,古色古香,到处都充满了庄严和清澈的味道。

        八座身高千丈的雕塑,有男有女,神态各异,宝相威严,皆是散发着神圣的毫光。

        “第七代剑宗圣女,吴妙染,拜见八祖师!”吴妙染盈盈施了一礼。

        “吴圣女,可将那紫火妖道伏诛?”有传音响起,浩大威严。

        “弟子惭愧,那魔头狡猾无比,在最后一刻施展尸遁大法远遁万里之远,弟子只是将那魔头重创,却未能斩杀!但那魔头一身功力十不存一,想来这些日子无法再兴风作浪了。而那新觉醒的‘巫’竟然也离奇失踪了。还请祖师责罚,任凭刀剑加身,染儿毫无怨言!”吴妙染低头羞愧道。

        此次奉祖师之命在外行走,她竟然连一件事情都没有办好。

        她身为剑宗第七代首徒,引咎难辞!

        “吴圣女,不必自责,紫火妖道是为十僵门鬼僵弟子中的佼佼者,诡计多端,阴险狡诈,

        “哎,遥想当年,十僵门极盛之时,门主北阴酆都大帝法力无边,座下百万鬼僵弟子,十大阴帅,四大判官,十殿阎罗,罗酆六天,五方鬼帝。其势汹汹,万国不挡其锋。最终,我正道十大宗门联合大漠数十座国家用了整整二十年时间才将其灭门。”

        “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十僵门挑起巫祸,是为野心勃勃,欲要让门派复苏!”

        “然而,事到如今,魔门巫祸之事,只能暂且先放一放,我等通知你来,是为了另一件大事,此事关乎天下苍生之千年福祉,你切要用心!”

        吴妙染心中一凛,沉声道:“还请八祖师指示!”

        “千年一遇的‘龙汉大劫’即将到来,东土龙虎山的道门魁首将在十年后举办罗天大醮,广邀天下仙门群雄,寻找解决大劫的办法!”

        “吴圣女,剑宗选中了你,”

        “弟子定不辱使命。”

        “且去!”

        “诺!”

        吴妙染化作一道火红流光,前往论剑台,开始了十年的闭关苦修之路。

        然而,在她离开的那一刻,并没有发现,八祖师雕塑的双眼轰然洞开,竟然萦绕着丝丝缕缕的黑气,怨毒恐怖。

        (本章完)

  https://www.readbook8.com/kongbuwuzun/11928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