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恐怖巫尊 > 第3章:畸形仙人

第3章:畸形仙人

        时间静静的流逝。

        要是寻常人在这么高温的铜炉里,恐怕早已经是皮开肉绽,惨叫连连了。

        但李土不同,他是真龙,他是仙人。

        随着铜炉内传来一阵压抑的撕裂声,紫火道长眼前一亮,发出欣喜若狂的笑声。

        “成了,成了,出来吧!”

        铜炉的盖子直接被一股巨力弹飞了出去。

        身披金灿灿袍子的李土跳出来,仰天长啸。

        只见,得道成仙的‘李土’变了一副模样。

        他背后长了九双手臂,混乱如林。

        他的脖子上长了三个一模一样的脑袋,每一个脑袋上都长着三双眼睛。

        ‘李土’低伏着身体,龇牙咧嘴,好似一个瘦弱的佝偻老头。

        四只火红的仙雀围绕着李土飞行,欢鸣悦耳。

        十个穿着白衣的无脸人怀抱花篮,撒着鲜红的花瓣。

        “恭祝李土仙人飞升!”

        全场顿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所有乡绅同时跪地磕头,高呼仙人万岁,仙人万万岁!

        李富贵和李母更是激动的相拥,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

        台下,沈县尉惊疑不定,愣愣的盯着变了模样,得道飞升的李土。

        猪妖发现了县尉的异常,传音询问道,“沈大人,怎么了?”

        长久的沉默之后——

        “猪兄,恐怕这件事不是你我能够处理的了。”沈县尉凝重道。

        “沈大人怕了?”猪妖贼兮兮道。

        “我只告诉猪兄一件事,如当年皇宫中的秘闻流传,先皇得道成仙之时,其状若兽,三头六臂,神光熠熠。随后便有八部天龙,天女撒花。”

        猪妖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了起来:“那眼前岂不是?”

        仙雀欢鸣,无面撒花。

        与那位古老皇帝陛下记载的成仙场面虽然略有不同,但几乎如出一辙。

        “不对,不对劲,绝不可能,一定是这老道愚弄了我们。”沈县尉冷冰冰道,“我这就去一趟白玉京,请监天司的高人料理此事。”

        “沈大人,有这么夸张吗?你搞得俺老猪心惊肉跳的,请了监天司那群怪物,那可是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大事了,不亚于一场战争!”猪妖惶恐道。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沈某人誓死效忠朝廷,绝不允许在我的治下发生这种祸乱之事,扰我百姓安宁。”

        ——

        忽然,背对着所有人的紫火道长,脑袋不可思议的扭到了背后。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县尉和那头猪妖。

        “两位,在偷聊什么呢?今日得见仙人,为何还不跪下?!”

        道长的声音轻飘飘的,可在此时此刻,却如一声惊雷,在两个修行者的耳畔轰然响起。

        ‘李土’三个脑袋上的九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的县尉和猪妖。

        ‘李土’咧开嘴,善意的笑了笑。

        十个身穿白衣,脑门上贴着符咒的无面人,也是扭动脑袋,盯着县尉和猪妖。

        嘶!

        沈县尉怒喝一声,“装神弄鬼!”

        “骑兵,列阵,冲击!”

        府外,三十名骑士收缰勒马,摆好阵型,旌旗飘扬。

        “嗖!”

        一声令下!

        只见,骑士们化作一道黑色的洪流,浩浩荡荡,马踏山河,所到之处,尽为齑粉。

        “桀桀桀!”

        面对着骑兵的冲击,‘李土’猛然一跃,化作一道肉眼无法察觉的黑影,只听刺啦一声。

        战阵中的一位骑兵轰然倒地。

        一位兵卒那胯下的双头大马被从中间硬生生的撕裂了,血溅如泥。

        嗖,嗖,嗖!

        又是几道残影晃过,见血封喉!

        大梁国最精锐的骑士们一排排倒下。

        但他们依然悍不畏死的冲击。

        因为,军令如山!

        几瞬之后,‘李土’背后的九条胳膊抓着十八柄骑士的佩剑,宛若摇摆的林木,他匍匐在地上,目光懒洋洋的。

        当最后一位骑士轰然倒地后,沈县尉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此时,紫火道长忍不住赞叹道:“早就听闻大梁国治军严明,大梁军人悍不畏死,今日一见,果然传闻不虚啊!难怪大梁能够在这混乱大漠中立国百年,国威深重,有如此军队,有如此忠心之臣,何谈霸业不兴啊!”

        沈县尉咬牙切齿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长杀了我大梁的军人,重伤朝廷命官,这是与我大梁为敌,虽然道长实力高强,可何须如此猖狂,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大梁监天司个个都是擅长‘拘神奴鬼’之辈,以道长的道行,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在下保证,只要道长敢在我大梁境内行走,定要你无一日安宁!”

        “无聊。”紫火道长屈指一弹。

        空气中传来几声音爆!

        沈县尉脸色通红,哇的一声吐血连连,已经是受了重伤。

        此时,猪妖已经惊骇到了极点,心肝胆俱裂!

        这个邪怪神秘的老道士,绝对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抗衡的存在。

        且看那猪妖虽然身躯巨大臃肿,但行动却十分迅捷,化作一道流光,就要奔逃出去。

        大难临头,各自飞!

        沈县尉,不是俺老猪不愿帮你,实在是没办法!

        只是,那十尊白衣无面人的速度却更快更离谱!

        如同幽鬼厉魂般狠狠的贴在猪妖的身躯上。

        “啊啊啊——啊啊啊——”宛若从九幽地狱中响起的惨叫声从猪妖的嘴里咆哮而出。

        这个十个白衣无面人,贴着它的身体,竟然生长出了嘴巴,长满了钉子般的牙齿,在疯狂啃咬,好像一万把快刀在猪身上钝来钝去,眨眼间便鲜血淋漓,

        “疼,疼,快疼死俺老猪了!”

        原本异常神武的猪妖,现在一把鼻涕一把泪,蹬着蹄子,胡乱伸出手,死死的拽着身体上挂着的小小无面人。

        只是,用力一拽,那生长出嘴巴的无面人却也力大无穷,猪皮只能被越拉越长,哀嚎之声越来越惨。

        “啊啊啊啊!俺老猪不想死,俺老猪一家老小在等着俺呢~”

        紫火道长的神情很惬意,看起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

        “紫火魔头,别来无恙啊!”

        有些清冷的声音自天际间响起,轻灵空幻。

        正在匍匐的‘李土’听到这声音,顿时龇牙咧嘴,十八柄骑士佩剑嗡嗡乱鸣。

        紫火道长风轻云淡的脸色变了变,如临大敌。

        嗖!

        来人是一名红裳女子,她束着高高的马尾,身材纤细窈窕,一双勾人心魂的丹凤眼,光洁的额头绑着一根红色的束带,额前是飘飞的斜斜发丝。

        她踩着一把剑凌空而渡,宛若一道天外红霞。

        “青峰剑宗的小娘皮,你就盯着本道长不放是吧!”紫火道长双眸喷火道。

        “我还是来晚了!‘巫’已经诞生了。”吴妙染看着三头九臂的‘李土’,悲悯的说道。

        “哼哼,‘巫’将统一混乱的大漠,这是我十僵派流传的神谕,你们这些自诩为正道的宗门根本阻止不了‘巫’的降临!”

        “我先斩你,再来度化那只‘巫’!”吴妙染神色漠然。

        只见,那柄火红色的飞剑化作火红色的流光,如若光幻,快不可闻,夹杂着逼人的剑气,不可直视,不可阻挡,恍若一剑西来。

        轰!轰!

        重重音爆声响起。

        紫火道人面色骇然,不敢轻视。

        他急忙召起那十个白衣无面人,在他身前叠加起来。

        紫火道长嘴里振振有词,“金刚咒!”

        “大慈悲咒!”

        “小护身咒!”

        “玉虚咒!”

        “影幻咒!”

        五咒加身!绝对防御!

        刺啦——

        红裳女子的那一剑刺穿了十个无面人的不坏之躯。

        只见剑气飙溅四射,肆意的剑刃流光不可直视。

        “啊啊啊——”

        一剑之下,强大的紫火道长竟然就要溃败了。

        此时,没了束缚的猪妖捂着呲着血花的屁股疯狂逃跑,一路上鬼哭狼嚎。

        ……

        紫火道长吐血不止,阴惨惨的说道,“小娘皮子,你若落在了本道长的手中,定要你尝尝抽筋扒皮之苦,我要一天用一百个花样折磨死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魔头,你祸害苍生,下一剑,你就去下地狱吧!”吴妙染冷冷道。

        嗖!

        叮当!

        ‘李土’提着十八柄骑士佩剑迎上了吴妙染,只是稍微一接触那把火剑。

        十八柄军中制造的精钢铁剑,竟然齐刷刷的断裂了。

        吴妙染看着狰狞疯狂的‘李土’,面容悲悯,樱唇微吐:

        “小清心咒!”

        一道古老繁杂的咒印飘进了李土的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中。

        “沉睡吧,巫……”

        而李土的突袭已经为紫火老道争取到了必要的时间。

        此时,战阵外,紫火道长须发皆张,苍老的吼道:

        “请尸祖!”

        “请尸祖!”

        “请尸祖!”

        天空之上,瞬间阴沉起来,一道漆黑的结界张开,一股极其浓郁的尸臭味瞬间弥漫了方圆千里。

        李府的普通乡绅纷纷四散而逃,场面混乱极了。

        一尊极其巨大的古老尸体从漫天的结界之中,露出了伟岸的身形。

        它身躯巨大,恍若苍天。

        它的面容隐没在缥缈的阴云之中,两条死去的手臂都足以与两座巍峨大山比肩。

        十丈,百丈,千丈……

        万丈的尸祖!

        而紫火道长就站在尸祖的肩膀上,云雾缥缈,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尸祖怒吼一声,地面便裂开了数道深不见底的深渊裂缝,火红色的岩浆肆意迸溅,在这古老尸祖的俯视之下,人就真的如同蝼蚁一般。

        吴妙染神色凝重,樱唇微张。

        “火曜九日!”

        只见,火红色的飞剑化作九道熔岩般的流光,冲天而起。

        吴妙染的纤细身形快速穿梭在尸祖挥舞的铁拳中,化作一团耀眼的火流星,所飞之处,尸祖的铁拳寸寸崩解,满天的血肉碎片飘飞,下起了一场血雨。

        眨眼之间,两者之间的交战似乎到了天外天。

        这是神通与神通之间的对决,凡人不可触及!

        ——

        人间。

        李土眼睛合上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双熟悉的桃花眸子。

        “你要带他走?疯了吧?你没看见吗?他可是个三头九臂的怪物仙人!还有那么多大人物为了争抢他打架!打得天翻地覆!”

        “他给了我们一口饭吃,没那口饭,我们昨晚就饿死了。行走江湖,我白小樱绝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小樱……”

        ……

        距离清风镇的百里开外。

        猪妖背着沈县尉,来到了玉溪河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沈大人,你在这歇会儿,俺老猪下去喝口水。”

        咕噜噜,咕噜噜。

        喝饱后,猪妖面带愁色的望着百里外那火红的天色。

        “那女娃子了不得啊,连天都要被她斩开了,估计这就是传说中仙宗行走人世的代言人,如此年轻的神通者,啧啧。这次俺老猪血亏,不仅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还被那死老道养的小僵尸给咬的遍体鳞伤。”猪妖叹气道。

        “贼老道欺人太甚,杀我大梁军人,辱我大梁命官!”沈县尉恨恨道

        猪妖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县尉,“沈大人,你疯了吧?”

        沈县尉眸光坚定,“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为朝廷做事,为百姓谋利,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的沈大人,我的沈大人啊,那老道心机极深,已经是半只脚踏入神通者的地步,且是来自传说中的大漠第一魔门十僵派,背景深厚,一个不慎,说不得大梁国都会被灭……而你我两个才堪堪窥破修行者之境,与那老道相差十万八千里……沈大人,我说的全是掏心窝子的话。”猪妖劝告道。

        “我要去大梁白玉京请监天司的人出手!”沈县尉看向京城的方向。

        “哎,沈大人,你一介县尉,两袖清风,没有人脉,你能请得动哪位大人物出手呢?”

        “我有这条命就够了。”沈县尉说。

        “好吧,那我们只能各走各路了。”猪妖无可奈何的叹息,转身背对着沈县尉,就要离开。

        ——

        “你还是把命留在这吧。”

        沈县尉忽然冷冷道,好似变了个人。

        刺啦!

        沈县尉一剑捅穿了猪妖的心脏。

        猪妖临死前不可思议的盯着沈县尉,不甘的叫道,“沈老贼,你这个下三滥的小人,枉我老猪以为你是光明磊落之辈,俺老猪对你推心置腹,你就这样对我?”

        “十年前,你吃我大梁军人数千,这十年之间,你辱我人类女子无数,你以为我去李府是为了寻仙之事吗?不,杀了你才是我心头大事,一路走好。”

        沈县尉漠然道。

        “人类,都是贱人!贱人!”猪妖谩骂道,缓缓没了生机。

        此时,玉溪湖边的西风吹乱了沈县尉的一头白发,他今年才过三十岁的门槛,三十而立。

        国不将国,妖孽横生。

        (本章完)

  https://www.readbook8.com/kongbuwuzun/119207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