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二百八十章 械斗者

第二百八十章 械斗者

        机甲手工坊。

        风声尖啸,雷鸣滚滚,两架机甲近战格斗,时而贴身碰撞,时而错身而过,雷火交织,拳拳到肉!

        两架正面搏杀机甲,一架是残虐者形态的摧锋,而另一架,却是弑神!

        如今,弑神已经完全恢复,赵潜也手痒已久,当然要和残虐者血战一场,也能为自己找找状态。

        目前为止,效果不错!

        砰!砰!砰!砰!

        两者近身相搏,拳、脚、肩、膝等皆为杀器,交击碰撞不断,竟令得虚空生雷,道道碧蓝雷火于两者间炸裂,明明赫赫,此起彼伏!

        “杀!”

        残虐者一招一式超逸灵动,如云龙隐现,忽而快猛,忽而缓重,如同把持着时之沙漏,动静皆宜,随心所欲。

        “喝!喝!喝!”

        弑神暴喝不断,招式诡谲多变,一拳一脚忽重忽轻,一进一退忽快忽慢,伴随着连绵残影缭绕,同样变幻莫定,鬼神难测。

        两架机甲都属于最难缠的那种类型,可随意变化速度,时快时慢,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不同的是,残虐者的速度变化来自变速齿轮,其根本原理是折叠空间,而弑神的“变奏”则来自灵魂协奏曲,其原理说白了,就是变频器的频率切换。

        “不得不说,这变速齿轮的确有些门道,诡变莫测,却又行云流水……”驾驶舱中,赵潜喃喃低语。

        他虽没有多个“脑域”,但也能一心多用,在血战搏杀之余,思考和分析。

        赵潜在观察,观察两种变速技术的特点和优劣。

        “两者原理截然不同,因此,倒是能用在同一架机甲上!”他思索着,忽然灵光一闪,“若将两项技术叠加,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指数式的成倍叠加!沥血引擎?磔星重炮?在它面前恐怕都是个渣渣!”

        他感觉自己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心脏砰砰直跳,面色潮红。

        嘭!

        但分神之下,弑神立刻挨了一记重的,踉跄晃悠着后退。

        残虐者则咆号一声,步步紧逼!

        “——倒影!”

        赵潜回过神来,手上猛然加速,弑神如醉仙七歪八倒,而摇摇晃晃间,无数诡谲残影浮现,似虚似实,或攻或守,令人眼花缭乱。

        “赵潜,你忘了么?我可不止残虐者这一种形态……”常统长笑一声,机甲形体流转,化为耳语者形态,侧耳倾听。

        嗖!

        很快,耳语者穿透重重虚影,接着再次化身残虐者,机体腾跃而起,一爪袭来!

        又是一通近身肉搏,头顶膝撞,拳打脚踢,各种凶招迭出,狠辣狂暴,招招见血!

        赵潜全神贯注,已然使出浑身解数,但依旧难以挽回败局,渐落于下风。

        再过一阵,弑神举手投降,战斗结束。

        咔!

        舱门开启,两人都从机甲中走出。

        “赵潜,你这可不行呐!”常统得意洋洋,“我都没发力,你就倒下了。”

        “是么?你也就现在嚣张罢了……,”赵潜撇撇嘴,淡然道,“这可不是弑神的完全体,若谜团在这里,你会死得很难看。当然,等械斗者完成,说不准你能和完全体的弑神叫叫板。”

        “械斗者么?”常统闻言,不由望向一旁的圆形球体。

        球体岿然坐落,道道幽芒浮沉轮转,时亮时暗,旋绕不休。

        “还在充能?”常统皱了皱眉,满脸疑惑之色,“这屠宰场究竟怎么回事?一柄机甲武器而已,哪需要这么多能量?”

        他很不解。

        机甲武器由机甲供能,这几乎是大陆的通识。譬如激光剑、磁道炮等,一旦被机甲握在掌中,其插口驳接,武器就会抽取机甲能量,冒出激光刃,或者射出磁能子弹。

        但这屠宰场,居然有储能模块,需要单独充能!

        “等你用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了。”赵潜摆了摆手,懒得解释。

        在他看来,用嘴巴说,说半天也描述不清楚,还不如让事实说话,更加清晰明了。

        门铃响了。

        叮!

        不同于一般的铃声,这铃声似乎是为某人所私人订制,相当尖锐刺耳。

        “来了么?”赵潜皱了皱眉,眼中掠过一缕寒芒。

        “怎么了?有恶客临门?”常统瞧出赵潜神情不对,当即摩拳擦掌,“放心,我来替你打发他!这人背景深不深?后台硬不硬?后台不硬我可不打,丢不起那人。”

        “不必!”赵潜哭笑不得,摇摇头道,“这个人,我还是要亲自见一见的。”

        ……

        果然,门前时姜蹈刃。

        “赵大师,实在对不起!”姜蹈刃低头鞠躬,但怎么看,这鞠躬的角度也太小了,几乎没看到在弯腰。

        他嘴上道歉,连珠炮一般:“巫毒之子的秘方遗漏,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怪我年少轻狂,得了巫毒之子后四处显摆,十有八九是被有心人窃取了一些,这才弄出了仿制品。都是我的错……”

        赵潜脸色一寒。

        他还真没料到,这小子会这么不要脸!

        姜蹈刃满嘴认错,实则将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就好像仿制品和姜家毫无瓜葛。

        “药剂丢了没事,重要的是人……”赵潜故作关心,意有所指道,“我听说,姜家钓龙潭的研究人员失踪了不少?需不需要帮助?”

        姜蹈刃闻言,不由脸色微沉。

        他本来就不愿来道歉,满肚子都是怨念。

        姜蹈刃清楚,自己能在老爷子那过关,绝不是因为骗过了老爷子,只是家丑不可外扬而已。但老爷子也做出了惩罚,这几天来,自家这一脉遭到巨大打击,几个升迁的位置都让给了姜卸甲那一支。

        此刻,他更加愤怒。

        自己都屈尊纡贵亲自道歉了,区区一介平民,不思感恩戴德,居然还敢质疑我?

        他抬起头,皮笑肉不笑道:“姜家的执法堂已经出动,正全力清查这件事情,一旦发现秘方是姜氏泄露的任何证据,我一定亲自上门,负荆请罪!”

        姜蹈刃毕竟还年轻,城府不够深,没有喜怒不形于色的涵养。

        他一脸虚假的微笑,仿佛在直白地告诉赵潜:是我做的又怎么样?你有证据么?

        赵潜也笑了。

        “算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他淡淡一笑,“迷迭香类似迷幻剂,狂怒类似兴奋剂,比较容易仿制,效果差点但也能生效。但剩余几种就不同了,是类似信息素、激素、类固醇等物,差之毫厘,就会谬之千里!那些宵小就算想要仿制,也绝对做不到的。”

        姜蹈刃一惊。

        他总算明白,为何前两种药剂早早成功,而剩余几种却至今毫无头绪。

        姜蹈刃不由头痛起来。

        他不傻,自然清楚后几种药剂更为珍贵,尤其是先祖之魂和异化,对姜家可谓不可或缺!眼下和赵潜撕破脸皮,损失绝对不小!

        但木已成舟,姜蹈刃心中后悔,却也来不及了。

        假惺惺地道歉一番,他很快告辞。

        不过,姜蹈刃在临走之时,倒还是心满意足的。

        在他看来,赵潜毕竟不敢和姜家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硬碰硬,终究还是怂了,不敢追究。

        但……真是如此么?

        ……

        演武室内。

        摧锋如山峦耸立,一掌握着黑色圆球,自然是充能完毕的——“屠宰场”!

        嗡!

        球体中赤芒浮荡,如同巨兽脉搏般有序律动,而律动则如同会传染,每次律动之际,摧锋机体表面也荡漾不止,形态流转不休。

        片刻后,两者已然同步,能量律动完全一致!

        “这屠宰场……”驾驶舱中,常统眼神狐疑,试探性地问道,“怎么跟活物似的?难道是子机甲?”

        “有点类似,但不全是。”赵潜摇摇头,笑着道,“它和械斗者既各自独立,同样两面一体,你可以将它当做共生体!”

        “共生体?”常统神情古怪,试探地问道,“这屠宰场,莫非是相当于械斗者的附庸?”

        “恰恰相反,”赵潜笑了,意味深长道,“械斗者是为屠宰场而量身打造,反倒是相当于屠宰场的附庸!”

        “什么?”常统一下愣住了。

        他只听说过一件为机甲量身打造的武器,还从未听说过,有一架为武器量身定做的机甲!

        常统想不明白,脑袋都有些混乱了。

        嗡!

        而同一时间,面板中有无数讯息浮起,左边是屠宰场,右边则是械斗者。

        常统一行行地观看,却越看越迷糊。

        “等等,试试吧……”他低语道。

        咔!

        咔!

        咔!

        摧锋右掌一抖,伴随着绵延脆响,屠宰场须臾间流转变化,竟化为一柄样式古拙的漆黑重斧!这柄重斧的斧面是咆号兽首,而兽口中冒出猩红离子刃,凝为一道锋芒潋滟的巨大斧刃!

        巨斧形态朴拙,律动澎湃如海,煞气冲霄凌云,似能开天辟地!

        而与此同时,摧锋的形态亦是流转变化,体型粗壮彪悍,似乎化身为上古巨灵!

        “这样吗?”驾驶舱中,常统却豁然开朗,面露微笑。

        “怎么样?更中意残虐者?还是这架械斗者?”赵潜抬头仰望,笑着询问。

        “当然是械斗者!”常统毫不犹豫,沉声道,“这种形态,才能发挥我的真正专长!”

        “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地方练练手?”赵潜建议道。

        “练手?”常统稍稍一怔,却立刻明白赵潜话中的意味,“赵潜,你有仇人?”

        “有人欠了我的账,我去收收账罢了……”赵潜微笑,露出雪白牙齿。

  https://www.readbook8.com/jijiadingzhidashi/25105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