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意外的变化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意外的变化

        听到自称是布郎先生助理的那个黑人小伙,说布郎先生过时不候,已经离开,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白小升三人明白了。



        从一开始,那位布郎先生就没有打算见他们!



        说什么路程只需要两个小时,其实已经在给白小升挖坑。



        这也是为什么,白小升在半路上给布郎先生打电话,想要说明情况,却始终都打不通的原因——



        人家就根本没打算接!



        白小升虽然精通对微表情及声音、情绪的推演,但奈何那会儿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多想,所以没留意到布郎先生提时间的意图。



        那么大人物要是玩这种小手段,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可偏偏,那位布郎先生就来了这么一出。



        林薇薇、雷迎顿时暗暗皱了皱眉,也感觉对方太不地道。



        白小升神情不变,跟那黑人小伙道,“确实,是我们来的时候,在路上花费了太多时间。我本来想向布郎先生打电话做出说明,可一直没有打通。不过,不管怎么说,是我们爽约在先。我会当面,向布郎先生表达歉意。请问布郎先生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在这件事上,白小升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极大的诚意。



        那黑人小伙却似乎并没有被打动,依旧似笑非笑,略带懒洋洋的神情道,“白先生您太客气了,我想,布郎先生会理解你们的。只不过他去了哪里,是不会告诉我一个底下人的,所以,我也不清楚。至于布郎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那黑人小伙露出雪白的牙齿道,“可能还得再过一两个小时……”



        还要一两个小时吗?



        白小升身后,林薇薇忍不住看了看时间。



        真当他们的时间不值钱?



        白小升的职务比那个布郎先生可只高不低,就算再有诚意,也不能这么等吧!



        “也可能会是三四个小时……”黑人小伙又来一句。



        这更不靠谱了,三四个小时!



        林薇薇直接皱起眉头。



        “还可能今天布郎先生就不回来了。”黑人小伙笑道。



        林薇薇心里已经放弃了。



        一天都等在这里,还不一定能见到人,那等的还有什么意思!



        白小升沉默不语。



        “不过,我建议您还是在这里多等等,我去给布郎先生打个电话,如果能够打通的话,我相信布郎先生知道您的诚意,一定会尽快赶回来。”那黑人小伙对白小升如是道。



        这话,怎么听着,都有些敷衍的意思。



        林薇薇都忍不住想替白小升回答:



        我们那边还有其他事,时间不充裕,下次再来拜访……



        “好,我们就在这里多等一会儿好了。”出乎意料,白小升冲那黑人小伙展露一个微笑,如是道。



        林薇薇、雷迎大为意外,连那黑人小伙也是一怔,似乎没料到白小升是这个决定。



        那黑人小伙随即笑呵呵,对白小升点点头,“那请您在这里稍等……我去叫人重新为几位上一杯咖啡。”



        白小升微微点头。



        等那黑人小伙走了之后,林薇薇忍不住跟白小升道,“小升哥,那个布郎先生分明是耍咱们,咱们还要在这里等?”



        “等多久都不怕,只是我们等的结果可能是,白费时间!”雷迎也道。



        白小升倒是安然坐在那里,悠悠道,“既然来都来了,那总得有点收获才好,这回去也算是对侯局有个交代。你们就不要多说了,耐心跟我在这里等上一等,我自有主张。”



        白小升这么一说,林薇薇、雷迎自然无话可说。



        不多时,有人进来送咖啡。



        白小升见对方着装档次,不像是寻常工作人员,接过递过来的咖啡,问道,“你是‘玄金’公司的人吗?”



        那人似乎也知道白小升身份不一般,赶紧笑道,“是的,我是总经理办公室的秘书,布郎先生吩咐过,您是贵客,得好生伺候,总经理怕下面的人手笨,惹您不快,所以让我过来。”



        这番话,是很讨喜的话。



        那位总经理显然是不知道,白小升可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根本没那么多事。



        林薇薇、雷迎心中皆如此想着。



        岂料,跟秘书谈话的白小升,却忽然拉下了脸,沉声哼了一声道,“事实上,我现在真的很不愉快!”



        那位秘书眼睁睁看着白小升“翻脸”,也不由一愣。



        白小升冷声道,“我过来已经半天了,你们总经理连面都不露,是几个意思?”



        “还有,这咖啡,是人喝的吗,我从来没喝过这么次的咖啡!”



        “有华夏的绿茶吗,换一换!”



        白小升语气不善,就跟在没事找茬一样,这可前所未有过。



        那秘书似乎没料到这位大人物居然如此喜怒无常,也有几分慌乱。



        “去,把你们总经理叫来,我还要问一问,他中午准备如何招待我们!”白小升不由分说,向外挥手赶人。



        那秘书原本有心想赔不是,一看白小升那脸色,顿时把话咽了回去。



        估摸着,这位是在这儿等了太久,心里就憋着火气要发.泄,就是在找茬呢。



        自己怕是承接不了这火气,还是尽快报告给上边,让上边自己决定好了!



        那秘书想到这儿,唯唯诺诺,应声退了出去。



        “小升哥,你这是……”等他一走,林薇薇忍不住道。



        雷迎也有几分不解。



        白小升这是装的,熟悉他的人自然知道,可这么做目的又是什么,想见那位玄金公司的总经理?



        白小升神情已经恢复如常,一笑道,“等着吧。”



        那送咖啡的秘书出了白小升他们所在的会客室,先寻到此前那位黑人小伙,把情况一五一十告诉给他。



        那黑人小伙闻言,忍不住轻笑一声,“这位火气不小,这是在找茬呢。”



        “可不是!那……您去看看?”秘书小心翼翼问道。



        黑人小伙顿时摆手,“那位白先生叫的是你们家总经理,我去了有什么用,怕是给他发火的说辞,还是叫你们总经理过去一趟吧。毕竟那位白先生跟布郎先生级别差不多,也算是集团里的领导,不见也确实不合适。那白先生不就是想要好茶,想中午要餐合口的宴席吗,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位秘书听到这儿,心里忍不住腹诽:你这不就是不想接这顿骂,想让我们总经理去吗……



        “行,我去叫我们总经理过去一趟。”那秘书点头道。



        也就一杯咖啡的功夫,白小升他们所在的会客室门一开,一位干练飒爽的中年黑人大步走进,头上还带着安全帽,身上穿着工服,身后跟着此前那位秘书。



        这中年男人一进来,就扬声道,“白先生在哪儿呢!哎呀真是失礼了,我一早去了工地视察,竟然不知道您来了!这真该死!”



        林薇薇、雷迎忍不住相视一眼,暗暗好笑。



        来的这位,那也是会演戏的主儿!



        谁说老外都心眼直一根筋,能坐到如此地位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负责送咖啡那位秘书领着中年人到白小升眼前,给双方介绍,“这位就是白先生!”



        “白先生,这位是我们‘玄金’公司总经理——安德先生。”



        那位安德先生赶紧对白小升赔笑,主动哈腰伸手,“白先生,没有早点来跟您见面,我的错,我的错。我带来了上好的华夏绿茶,已经交代人去冲泡,一会儿就送来,中午想请您试一下我们当地的特色菜,您看怎么样……”



        这位安德先生倒真是殷勤热情。



        白小升含笑跟对方握手,口中道,“安德先生吗,你说那些都不急,我们想先参观一下贵公司关于新材料、新技术的子工厂。环绕我们所在大厦有四处产业园,十二个厂区,还有六处研发中心,中午前我想多转转。”



        白小升这么一说,那位安德先生笑容微凝。



        林薇薇、雷迎也霍然回味过来。



        白小升方才一番刁难,不只是想让“玄金”公司的总经理过来,而是想参观这里。



        要直接提,对方还真不一定答应,来回踢皮球都能含糊过去。



        “这……不好吧。”安德先生咧了咧嘴,跟白小升讪讪一笑,“白先生,咱们虽然都是属于振北集团……但您,毕竟是亚洲区的执行总裁,而我们是非洲区的重要企业,这……涉及一些商业机密……”



        白小升笑了。



        “安德先生也知道我们都是集团的,不是外人,那参观一下同僚的企业,这有什么不好。我们只不过去参观一下,去转上一转,难道说我们眼睛一看,就能把所见的东西记下来,过目不忘?”



        白小升如此一说,那位安德先生倒真是无言以驳。



        实际上,白小升说的那些过目不忘,别人可能做不到,他还真不难……



        当然,那位安德先生可不知。



        “这件事我做不得主啊,我这企业要直接对布郎先生负责……”安德先生支吾道。



        这借口有点生硬。



        “那你现在要联系布郎先生吗,太好了,我也想联系到他,可一直没打通电话,我还想着布郎先生是不是在忙。”白小升微笑道。



        那位安德先生笑容顿时变得有几分僵硬,赶紧道,“我联系不到布郎先生的,刚才就联系不上……”



        布郎先生无疑是在躲着这家伙,安德焉敢联系上。



        白小升似乎没觉得不妥,耸耸肩,“既然联系不到,那就不用请示了,直接带我们参观好了……”



        “可这……”安德先生脸色为难。



        他算是让白小升给绕进去了,左右为难。



        白小升回眸看了林薇薇一眼,给她使了个眼色。



        林薇薇何其聪颖,顿时反应过来,直接把白小升的身份证明找了出来,递给白小升。



        “安德先生要是觉得我那个执行总裁的身份,在你们重要部门参观,大为不妥,那用这个身份你看行吗?”白小升递给那位安德先生手里的证件。



        那安德先生,眼见那证件是张钛合金质地的卡片,正中间还镶嵌着一枚小小的金质徽章,上面的纹饰赫然是总部监.察.部门独有的!



        【    更新快】            从这张身份识别卡的做工来看,所代表的绝对是监.察.部非同寻常的大人物!



        安德先生顿时倒吸一口气,他知道的不多,可也知道那张卡意味着何等的权力!



        白小升就是当面停他的职,连布郎先生都阻拦不了,要是以这身份“参观”,谁可以反对!



        “您要、要参观,没问题,没问题!”一下子那位安德先生答应了。



        安德先生身后,秘书探头探脑瞧着,眼神迷惑。



        他可不知道那小小的卡片意味着什么,给自家这位总经理心中带来多大的“心灵”冲击。



        “我给你看这个也没别的意思,我也不想搞得太程序化,就想着随便参观参观,顺便等一等布郎先生,毕竟这么干坐着太过乏味。你说呢,安德先生?”白小升笑着收了自己的身份证明,和声悦色道。



        先礼后兵,威风一抖旋即收回,不留分毫,白小升这一手亮威,让那位安德总经理一下子没了脾气。



        “既然您想去看看,那我现在就带您看看。”安德先生陪着笑脸。



        “那现在就走?”白小升也笑了。



        “现在就走!”安德先生干脆道。



        林薇薇、雷迎暗自服气,也感觉颇为畅然。



        接下来,白小升三人跟着这位安德总经理乘车以这座大厦为核心,走访一处又一处。



        一路走下来,直到下午一点方才作罢。



        白小升看了很多,记了很多。



        到最后,白小升确实累了乏了,也在安德先生接二连三的建议下,方才与他一道去了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品尝了一餐融合西方特色的当地菜。



        一顿饭下来,眼看着也差不多快到下午三点了,布郎先生那边依旧毫无消息。



        白小升也就不多待了,跟作陪的安德先生,还有那位黑人小伙告辞。



        那二位虽然殷切挽留,但是眼神之中皆透着欢喜。



        在白小升眼里,他们的心中所想,无所遁形:这位,终于走了!



        白小升看破不说破,就当没看出来。



        侯允成给安排的司机已经备好了车,在安德先生等人目送之下,白小升三人上了车,返回莫里比多市。



        一路,无话。



        等到了商团住地,白小升独自去见侯允成。



        此番出行铩羽而归,倒也不能说全无收获。白小升参观了“玄金”公司见到了诸多东西,都烙印在脑海之中,有些需要相当高专业知识去理解的东西,他也能通过红莲进行消化,相当于侧面取了经。



        可以说,白小升现在完全能整理出一份东西,去给国内企业参考,又或者结合国内先进经验,在这边几家企业合作中用到。



        所以说,白小升此行,倒真的不能说一无所获。



        去找侯允成,白小升这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多沮丧,因为侯允成早派贾成山出行另一家稀土企业,据说是把握很足。



        那边要是成了,白小升就算是没有谈拢,都似乎不至于失落。



        等白小升敲开了侯允成的门,惊奇发现,里面还有一位。



        正是贾成山。



        他也回来了。



        白小升笑着跟贾成山打招呼,贾成山自然也热情跟白小升招呼。



        “贾总,你那边可还顺利?”白小升问道。



        侯允成、贾成山那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不过白小升依旧感到气氛有那么一丝的凝重,这让白小升有几分上心。



        贾成山眼看白小升问了,顿时皱起眉,重重一叹,语气之中无比的沉闷,“别提了,这次我过去,被人截了胡,有人已经提前跟那边达成了约定。”



        白小升顿时一愣,没想到情况居然如此之糟。



        “是谁,能从我们这里截胡?”白小升忍不住道。



        贾成山看向侯允成。



        侯允成跟贾成山相视一眼,方才跟白小升缓缓吐出一个名字,“还真不是一般人。”



        “就是那位布郎先生!”(未完待续)



        

  https://www.readbook8.com/jichengliangwanyi/33296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