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幽冥通宝 > 第1048章 黄泉路上不回头

第1048章 黄泉路上不回头

        更怪异的是,随着离关帝像越来越近,我又渐渐感觉它的五官变得越来越模糊,甚至从它身边越过以后,我竟忘了它原本是什么样子了。

        就算是借助鬼眼去看,关帝像的脸上也是灰蒙蒙的一片,如同蒙了浓雾一样,根本看不到五官。

        本来我是打算后退两步,再用肉眼看看关老爷的模样,还没等我撤开脚后退,偃雨就在一旁提醒:“这是黄泉路,只能朝着一个方向走,不能回头。”

        我脚下顿时一滞:“黄泉路?”

        偃雨也停了下来,他的眼睛望着前方,嘴上则说着:“以前我原本有两个叔叔和一个大伯,可二十多年前的时候,我小叔不听我爸的劝,在这条路上折了一次方向,从那以后,他就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找到他。”

        提及这段往事的时候,偃雨说得非常笼统,弄的我有些懵:“什么失踪了,在哪失踪的?”

        偃雨依然没敢回头:“就是……我小叔当时走了回头路,从那以后就没了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他是半路上凭空消失了,还是离开栈道以后遭遇了不测,因为同行的人都不敢回头去看他。”

        说起这番话的时候,偃雨的声线明显有些颤。

        我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觉得确实没有必要冒险,于是决定继续向前走。

        路上,吴林问过偃雨,如果不能走回头路,那我们怎么出去?

        偃雨说,一旦上了这条栈道,就只能一直沿着一个方向走,想回去也容易,只要走到尽头,先下栈道,然后再反过头来重登栈道,按照原路返回就行了。

        照他这么说,这还真是一条黄泉路。

        黄泉路上不回头,一回头,便永世不入轮回。

        想必偃雨口中的那位小叔,结局不会好到哪里去。

        关帝像的轮廓在鬼眼中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与此同时,我也能渐渐感觉到脚底传来一阵阵生硬的闷痛,就是那种因为走的路太多而产生的脚痛。

        入行这些年,我都忘了自己走过多少路了,每一次长途奔波确实都让人感到疲惫,但不管走多少路,路况有多恶劣,我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受到脚痛。

        这事儿有点邪性啊。

        我朝着吴林那边瞥了一眼,吴林也看向我,还冲我皱了皱眉。

        这时,就听走在前面的偃雨开口道:“黄泉路上无客栈,不能休息。如果这条路走完都没有感觉到累,那它就不是黄泉路了。”

        说着,偃雨还抬起袖子,用力擦干了额头上的汗,随后才将竹叶压在嘴里,继续吹奏曲子。

        他明明有人偶代步,怎么还能累得满头都是汗。

        我又和吴林对视一眼,吴林眼中带着几分疑色,但没开口说话。

        这地方着实邪性,我也看不出其中的玄机,就算吴林现在问我什么,我也没办法给他答案。

        异样的疲惫感和脚掌不时传来的痛感影响了我对距离的判断,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走了多久,只记得约莫在三个小时之后,视线中终于显现出了栈道的尽头。

        栈道对面是一口黑漆漆的大坑,由于距离还比较远,我也无法判断那个坑有多深,只不过此时它在我的严重,就像是一条开在隧道尽头的血盆大口,仿佛要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吞噬。

        当初在泅水荡底看到巨大深渊的时候,我也有类似的感受。

        离得近了一些后,依然无法判断大坑的深度,此时我只能看到坑口下方漂浮着一团团云雾似的东西,但它们给我的感觉都很模糊,看不真切。

        一下栈道,偃雨立即从人偶背上跳下来,跑到一座无字石碑旁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

        这地方静得很,那一阵阵清晰无比的呕吐声,实在是弄得人胃口紧。

        离开栈道以后,疲惫感和脚底板传来的痛感都消失了,我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又转身朝栈道上望去,试图通过观察栈道来转移一下注意力,免得从偃雨那边传来的声音老是在我耳边环绕。

        吴林反倒对栈道没什么兴趣,他盯着偃雨看了一会儿,一直到偃雨不在猛吐,才面带不爽地转向我:“这小子还不如你们家的李二狗。”

        吴林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那就得从偃雨为什么呕吐说起了。偃雨的胃有没有毛病,我说不好,毕竟我不是医生,但我百分之百确定,他之所以吐成这个样子,和胃病没有直接关系,是走栈时引的极端紧张导致他的身体出现了应激反应,现在,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下来,他才吐成这副熊样。

        几年前的李淮山确实不堪大用,但至少他的胆气还是足的,从来没有紧张成这样过。

        我笑了笑:“二狗现在也算是个中高手,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他了。”

        吴林撇撇嘴,嘴角上扬着一股子轻蔑的味道。

        他肯定不相信李淮山一夜之间成了高手,说真的,如果我不是亲眼见证了李淮山和黄玉忠的变化,我也不敢相信他们的变化。

        偃雨反手拍着自己的后背,拧着张脸走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难受还是怎么了,我感觉他朝这边走的时候就一直想说话,可一直到了我跟前,那张半张的嘴里还是没说出半个字来。

        我不得主动问他:“怎么走,下坑吗?”

        偃雨点点头,用力咽了口唾沫:“下去之前我得先交待一下,以前我跟着我爸和叔叔伯伯们下来的时候,最远就走到这儿了,这个坑我没下去过,不过听我爸说,云海下面相当凶险,一个不留神就得灰飞烟灭,所以咱们得小心点。”

        听他那声线都哆嗦成什么样了,那感觉,分明不是嘱咐我们小心,而且想劝我们回去了。

        吴林朝大坑边缘凑了凑,将光束打进坑里:“你说里头的这些雾气是什么?”

        “云,”偃雨回应:“从天上引来的云,深厚,是个被浓缩的云海。以前我听我爸说,这一道云海,隔开了两个世界,云下头的那个世界,和咱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

        我问他:“云层下头有什么?”

        “我没下去过,不过听我爸说,紧挨着云层的,就是座二十三层的鬼楼,咱们必须先抵达鬼楼的楼底,再爬上鬼楼的顶楼,才能找到继续向下走的路。”

        这家伙太紧张,说话的时候措辞有点问题,好在大致上还能听懂。

        吴林又开口问道:“这个坑有多深?”

        偃雨强行稳住气息,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哆嗦:“很深,你们带来的钢索肯定不够长,咱们只能攀着牙石下……下去。”

        牙石?我估计他是想说,坑壁上有事先安装好的石芽吧,可我用鬼眼反复扫视坑壁,只看到被蚀滑的壁面,根本没看到突起的石头。

        这货不会是太紧张,把他爸说过的话都给记错了吧。

        吴林比我直接,不做任何推测,直接抛出问题:“你说的牙石呢,怎么看不见。”

        “你等会儿,先让我平静一下。”偃雨用力朝吴林摆摆手,接着后退两步,稍稍和大坑拉开一点距离。

        我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偃雨开始在距离坑口三四米的地方活动手脚,看他做出来的动作,好像是在演练一种十分古老的行操,这套操的节奏非常舒缓,活络的几个穴位也确实有放松身心的作用。

        起初我以为他这么折腾纯粹就是为了让自己放松,心想这老小子忒特么浪费时间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带上他,关键他练操的时候就跟聋了似的,你跟他说话他都不带搭理你,特别欠揍。

        但随着他一遍一遍将迟缓的套路打完,我竟意外地现,在原本完全没有修为的偃雨身上,竟隐隐浮现出了一股淡淡的灵韵。

        那可不是靠着后天修炼能得来的灵韵,算不上精纯,更谈不上滂湃,却给人一种十分自然的舒适感,有如微风拂面。

        这样的灵韵,是先天的,只不过平日里它藏得太深,需要通过一点的手段才能散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偃雨突然停下了动作,急慌慌地冲我喊:“快,刀!”

        没等我做出反应,吴林已经将一把小刀塞进了偃雨手里,偃雨也没含糊,横刀一抹,在手心处划出了一道不足一公分半长的口子。

        一小缕鲜血顺着这道可有可无的伤口流出来,连同偃雨刚刚催出来的那一点点灵韵,也随着这些血液滴落在了岩地上。

        这里的岩层仿佛能够敏锐感应到血液中的灵韵,只一个瞬间,灵韵被混杂着一小部分血液中自带的生气被吸入了地面。

        那真的是被吸进去的,从我的视角来看,灵韵入地的情景,和水池里的水被吸入下水道差不多,有一个快盘旋,形成漩涡的过程。

        灵韵一经入地,地壳下便传来一阵明显的震,与此同时,我从鬼眼中看到大坑的坑壁上探出了一大片参差不齐的牙石。

        那些石头看似尖锐无比,有些还带着倒钩,就如同一大片胡乱生在坑壁上的鲨齿。

        (本章完)

  http://www.readbook8.com/youmingtongbao/25452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