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易筋经 > 第1320章杀伐果断

第1320章杀伐果断

        &1t;b>&1t;/b>

        闺房的墙壁根本无法承受这股力量的撞击,那张仙师直接在墙上砸出了个窟窿,身子飞到墙外,最后一头扎进了庭院,庭院的地面顿时多出了一个深坑,而那张仙师早已经昏迷了过去。

        “啊?”

        正追着秦刺脚步往女儿闺房赶去的锦跃文夫妇,压根没想到事情会突然生这样的转变,直到庭院中的那一声响动,才将它们惊醒过来,知道飞出去的人是张仙师后,他们不由惊呼一声。

        “张……张仙师。”

        锦跃文目瞪口呆的望着庭院中的那个新造出来的深坑,而坑中那个动也不动,不知死活的人,让他惶恐至极。心里暗叫,糟了糟了,这到底是生了什么事情,张仙师怎么成了这样。

        辟邪谷这俩位师徒是他请来专门为女儿驱邪治病的,且不说这俩人对女儿的重要性。单是他们的身份,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凡人,可以得罪起的。若是引什么误会,那对锦府就是灭顶之灾。

        “快去看看女儿。”

        锦跃文的妻子可没有丈夫想的那么多,虽然她也对眼前生的变化很惊恐,但她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女儿。

        被妻子一提醒,锦跃文也反应过来,硬着头皮收回目光,随妻子一同,匆匆走进了女儿的闺房。

        闺房中,秦刺面若寒霜,刚刚他的神识一直笼罩着这间屋子,为的就是提防这一对心术不正的师徒。这对师徒俩不知廉耻的对话,早被他的神识探查的一清二楚,之所以强忍着,不过是因为他的问话正涉及到关键的一部分,不想中断。

        其实他一早就有了动手的心思,只不过看在锦跃文夫妇俩的面子上,加上他也有心单独向这对夫妇询问一些有关他们女儿的话题,所以才没有立刻动手。但令他没想到,这对师徒果真这么大胆。

        锦燕和惊艳之间的关系,他通过和锦跃文夫妇俩的单独交流,心里已经有了九成以上的把握。既然肯定了这一点,他有岂能容忍这对师徒俩私下龌龊,所以在察觉到他们得寸进尺以后,秦刺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出手惩戒。

        床上的锦燕还处在昏迷当中,刚刚那么大的动静,也没有对她造成任何的干扰。而有秦刺的保护,她自然也不可能真正遭遇到什么侵害亵渎。当然,如果此番不是秦刺恰巧落足锦府,恐怕她还要真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受到这对师徒的侮辱。

        一想到这些,秦刺就怒不可遏,身上的那股杀念也是越来越重。

        “徒儿!”

        貉长老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变化,所以直到这时,才反应了过来。眼见自己这宝贝徒弟,被人偷袭重伤,陷入昏迷,他也是怒火滔天,冲秦刺怒喝道:“居然敢伤我徒弟,舀命来。”

        貉长老也是气昏头了,如果他这时候能够冷静下来想想,就不难现,在他眼里明明不入元的小修士,又怎么能伤到他的徒弟?这明显是极为矛盾的事情。入元和不入元完全是两种概念,能力也是天差地别。

        入元的高手或许可以越级挑战,但是不入元的修士根本不可能和入元修士对战,更别说是重伤对方了。

        错估了这一点的貉长老,也就基本注定了他的结局。他那点微末道行,又岂能放在秦刺的眼里。

        秦刺甚至连眼皮子都没夹他一下,在对方攻势袭来的时候,他随意的挥挥手,一股磅礴的力量就生生将对方的攻势压制了回去,不仅如此,还反哺到对方身上,使得那貉长老吭都没吭一声,就落得和他徒弟一样的局面,被打飞了出去,落在庭院中,砸出一个大坑,陷入昏迷。…,

        &1t;b>&1t;/b>

        而这一幕,恰好被踏进门的锦跃文夫妇俩,看了个真真切切。俩夫妻,顿时骇的脸色苍白。

        “秦……秦仙师,你……你……”锦跃文看着秦刺,一时间结结巴巴的说出个完整的话来。

        秦刺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淡淡的摆摆手道:“锦先生不用担心,这俩个人的事包在我身上。”

        “不……不是……”锦跃文努力平静了一下心情,这才心惊胆战的说道:“秦仙师,你这么做,可把我们锦府害惨了。这俩人是我从辟邪谷请来的,辟邪谷这样的仙门,可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凡人能够得罪的。您现在伤了他们,辟邪谷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在我们锦府的头上。而且……”

        锦跃文的目光落在床上的女儿身上,苦着脸道:“我女儿的事情,都指望这俩位仙师呢。您……您这么做,我女儿可就……可就……”

        秦刺淡淡的一笑,他看的出来,这锦跃文不敢得罪他,也很惧怕他,所以即便现在心里对他一万分的埋怨,但说出来的口气还是小心翼翼。

        “知道我为什么要动手么?”秦刺道。

        锦跃文傻傻的摇摇头,这也正是他不理解的地方。刚刚这秦仙师明明跟他们夫妻俩聊的好好的,一转眼,突然就跟得了失心疯似的冲到了女儿的闺房里,而且生生将辟邪谷的这俩位仙师给打到昏迷,这一连串的变化,他也是云里雾里呢。

        “因为这俩人心术不正。”秦刺淡淡的说道。

        “啊,您……您的意思是,他们想……想对我女儿……”这一次说话的是锦跃文的妻子,女人在这方面,终归比男人更敏感一些,所以她马上就明白了秦刺的意思,一时间也是难以置信。

        也不怪她难以置信,这对夫妻俩打从一开始,就没想到这仙门出来的仙师,会干出如此卑劣的事情。

        “呵呵,他们就是想对你女儿不轨,而这……是我不能容忍的。”秦刺点点头,旋即又道:“所以,这俩个人必须得死。”

        就在秦刺话音落下的时候,便见他双掌一翻,两道硕大的手印横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那对师徒身上。

        轰!轰!

        两声巨响,地面被震动的剧烈颤抖了一下,好似地震一般。等那股强横的能量散去时,庭院的地面,已经出现了一个深达百米的深坑。

        这当然是河长老和他徒弟的九宫盘被生生压爆以后,产生的巨大破坏力。但这股破坏力在巧妙的控制下,并没有朝四周肆虐,而是直接深入到地下,所以才没有对周围的一切造成损毁。

        “唔,不错!”

        秦刺暗地里,满意的点点头。

        他刚刚施展的就是菩提大手印,百年的时光,他虽然新修了斗技,但同时也将过往的斗技舀出来凝练了一番。

        菩提大手印不仅被他修炼到了圆满状态,更是对其有了精妙的掌控。刚刚他就是通过这种精妙的掌控力,将那俩人的九宫盘爆炸,控制在地下,以直线方式向地底延伸,而不是扩散向四周。

        否则,锦燕这闺房肯定保不住。

        锦跃文夫妇俩已经完全傻眼了。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刚刚是秦刺暗中保护了他们,否则凭他们的凡人之躯,如此近距离的接近这股能量爆裂的地带,哪怕能量没有蔓延到他们的身上,那股声波的冲击,也足以让他们当场死亡。…,

        &1t;b>&1t;/b>

        此时的锦跃文好似得了心脏病加哮喘似的,呼吸急促,脸色苍白,忽然就一屁股瘫软在地上,喃喃的说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秦刺说动手就动手,杀伐果断,丝毫不拖泥带水。可秦刺爽了,他锦府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刚刚秦刺动手,但好歹还没有要了这对师徒俩的性命,人没死,自然就还有转机,锦跃文虽然心里害怕,但终归还能承受。但现在,这对师徒俩,生生被杀死在锦府,就死在他的眼前,他们锦府怎么也逃脱不了干系。到时候辟邪谷追责,他们锦府恐怕上上下下都得死的干净。

        锦跃文的妻子,这时候也才能够震撼中醒转过来,看到丈夫的模样,再想想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儿,一时间悲从心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只觉得,自己家这些人,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锦先生,没必要这样吧。”秦刺皱皱眉头。

        锦跃文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瞬间好像苍老的几十岁,他看了秦刺一眼,目光了也谈不上什么怨恨,只有无尽的疲惫,摆摆手叹气道:“秦仙师,您什么也不用说了,此事既然是在我锦府生,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辟邪谷的惩罚,事到如今,我也认命了。您……您还是赶紧离开吧,否则辟邪谷的人来了,你恐怕就走不掉了。”

        “我为什么要走?”秦刺摇摇头,转头看向锦燕,目光柔和的说道:“锦燕还没好过来呢,我又怎么会离开。”

        “走吧走吧,再不走,就迟了。我家祖上和辟邪谷有关系,知道辟邪谷这些仙师身上都有印记的,一旦死亡,他们仙门马上就会知道。”锦跃文此刻心如死灰,也没有留意到秦刺话里的异样。

        但是锦跃文的妻子,却注意到了这一点,有些奇怪的看着秦刺。

  http://www.readbook8.com/yijinjing/22918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