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调教大宋 > 番外:愚人,还是圣人(二程篇:三)

番外:愚人,还是圣人(二程篇:三)

        张载没有再闹,唐奕的亲笔信多多少少起了点作用。

        而且,他想闹也闹不起来,因为更大牌的台柱子还在后面呢。

        苏轼等人正在商量怎么南下涯州的当口,宣德楼上,一声唱喝惊到了楼前所有的人。

        大宋官家——赵曙亲临!

        与此同时,此次授讲的两个主角,也是与官家脚前脚后,隆重登场。

        ......

        当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二程登上讲台的时候,不但台下的百姓、文武官员、学派名儒皆是一滞,台上的观澜诸生也是一怔。

        要说张载心中原本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服气、不甘心、不情愿,当看到二程的那一刻,也都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二程....

        变了,变化太大了!

        如若不是记忆中,那两个经常被唐疯子修理,经常跳脱显摆的年轻身影依旧清晰,大家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两个枯朽老人就是程颐、程颢。

        佝偻的身形、枯朽的双手、深陷的眼窝,还有如雪般纯白的枯!!

        “这......”王韶迎了上去,下意识扶住程颐。

        “你们......”

        程颐抬眼,“子纯兄长吧?”

        颤巍巍一礼,“多年未见,子纯兄长可还安好?”

        “好,很好......”

        王韶双目湿润,他们还不到五十岁啊!可是看起来,却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苍老。

        张载此时也行上前来,扶着程颢。

        “那疯子改儒之志固然重要,可你们......”

        “你们也不能这个拼法啊!?”

        不用问,只看二人身形就知道,这是拿命在拼。

        二程闻言,淡笑。

        “说来惭愧,苦研二十载,今日才敢出涯州,愚钝至极啊......”

        看了看台下的人山人海,“待会儿,还要仰仗诸位同窗了!”

        王韶重重点头,“放心,有我们!”

        张载则是双目一瞪,“吾看谁敢造次!?”

        ......

        二程闻罢,面上神彩再现。

        同窗之谊无需多言,与楼上官家见君臣之礼,再与观澜诸人一一颔。

        再无废话,开坛授讲。

        ......

        ——————————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二程一张嘴,皇城震惊,天下叹服。

        宣德楼前,鸦雀无声,只闻二人交叉授业,声达天下。

        什么叫大儒?

        什么叫贤士?

        什么叫全知全解!?

        这就叫全知全解!

        释、儒、道、法、墨、工、农,从先秦诸子百家之言,到秦汉、六朝、隋唐,历朝历代对儒释道法的注、释、解、论,二人无一不通,无一不晓。

        整整两个时辰,滔滔不绝,信手捻来。

        张载、王韶等人也终于明白,二人为何苍老如斯。

        不说释道法墨诸子之学,单单一个儒学,千年累积,多少人做过注,多少人对其评头论足,抒己见?

        这些注释解论,加在一起,何指千数万数?

        若想通知通晓,简直就是瀚海瓢水,穷尽一生亦不可为。

        但是,二程做到了。

        二人用二十年,整整二十年!遍海,只为找到唐子浩的那“求索”二字。

        用呕心沥血来形容,亦不为过。

        单单这所学之深,古今无出其右。

        两个时辰,宣德楼前,如痴如醉。当真是让天下人明白了,什么是学问。

        ......

        两个时辰,本来看热闹的年轻举子听得是如痴如醉。待二人停下,只闻宣德楼前一声大诺,举子贡生齐齐下拜:

        “受...教。”

        那些准备来砸场子的老儒、学士、各派大家,无不错愕难平,这......

        这是要立地成圣的节奏啊?

        没见这场中举子、天下的读书人,执的可都是弟子礼。

        这还了得?

        让二程两个时辰就把天下学派归于一处,一统宏儒?一但落实,他们这些所谓的名士大儒,那还不都吃土了事?

        “敢问二位!”

        有人绷不住了,再不开火,特么以后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

        只见人群之中,一老者排众而来,声嘶力竭地一声大喝,竞把后面的儒生都盖了过去。

        众人一滞,齐齐望去,待其开呛。

        二程亦是如此,似乎早就料到有此风波,静面相对,看这老儒要说什么。

        ......

        老者整了整衣冠,面有潮红,鼻唇微颤,显然也是紧张得不行。

        沉气良久,终道:“儒道成于先秦,兴于大汉,一统炎黄文教于魏晋南北六朝。”

        “隋,创科举之制,其势甚昌。”

        “唐虽沿用,然只初现雏态,不足一道。唯传我皇宋,方成大气!”

        “立宋百年,复先秦之百家争世,文昌学明也。”

        老儒上来先把儒之传承唠叨了一遍,又把大宋文教之兴夸了个通透,都拿先秦百家做比了,也是没谁。

        不过,这一通嚷嚷也不算废话,起码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已经集中过来。

        大伙对这白须老儒也算有了印象,起码肚子里有货,不是草包。

        之后......

        之后老眼一抬,开始把矛头直指二程。

        “夫二程虽有才名,亦当得起名儒大学之尊。然,又何以执一家之言,论百家之长短?”

        环指台上,和高楼上的赵曙。

        “何以独君上、观澜百子、文武贤臣之大势,沉百家之心血乎!?”

        言下之意,你们两个是大儒,我们好像也不差吧?凭什么你仗着有皇帝和观澜撑腰,就妄想一统儒道?谁服你啊?

        而老儒这一番话,也确实起了作用。

        且不说那些刚刚成为二程脑残粉儿的青年学子们做何感想,场中各学派的文人、不懂好坏的百姓,现在心里却是另一番计较:

        这老头说得对,凭什么你们就想一统儒教?

        ......

        程颐、程颢刚刚授了两个时辰的学,面上早就现出疲惫。

        此时对视一眼,无波无澜,倒是谁也不想开口搭言,只是礼貌地看着那老者,意为:有什么话,接着说完。

        老儒也的确还没说完,或者说,这只是开了个头,杀招还在后面呢。

        “是闻....”

        “二十年前,癫王唐子浩将究学整儒之务交于二位,只提一求。”

        说到这里,老拉略有停顿,望向全场。

        就见,不光百姓被其吸引,那些二程的脑残粉此时也有意动,不由暗松口气。

        “求索!”

        老儒放声大喊,“癫王只提一点,让台上这二位求索千年儒道,在万民中点燃‘求索’的种子!”

        “求索!!”

        老儒又道一声”求索“。

        “此为我皇宋过去三十年,龙腾天下之根本!”

        “此为我皇宋,经久不衰之不二法门!”

        一指宣德楼前,那块断掉的太祖誓碑。

        “此为....唐公离朝,留给后世,最后一件珍宝!”

        “然!!!”

        老者双目圆瞪,猛指二程。

        “适才听二位先生布道究学,虽才气深长、气派恢宏,将千年儒道、历代圣贤之说通知通解,不愧名儒之风。”

        “然,求索何在?”

        二程究学半日,却没提一句求索之言,甚至连求索之意都没半分,这就是唐公所托?

        唬弄人啊?

        “哼!”老儒冷哼一声。

        “敢问二位!!”

        “既然连唐公之‘求索’二字都未达到,又有何颜面皇城布道?”

        “欺世....盗、名!”

        .....

        ————————————

        “哦靠!!”

        台上的二程是何表情且先不说,一边的王韶就已经炸了。

        “这,这老货怎么什么都知道,怎么抓得这么准?”

        不但知道唐奕所托付的“求索”二字,且从这两个时辰里就听出二程之说没有求索?

        王子纯这暴脾气可是一点没变,奶奶的!和我们观澜的人比嘴皮子是吧?

        上前一步,“待吾与之辩上一辩!”

        “等等!”章惇此时却是出奇的冷静。

        “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

        “嗯?”众人一怔。

        “有何不对?”

        章惇拧眉头,“这老头儿看着这么眼熟呢?”

        “眼熟?”

        众人把目光定在那老者身上,还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可章惇就是看着眼熟,而且越看越觉得不是在哪儿见过,就是和某人长的有点像。

        “这人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

        观澜这伙儿人要么位高权重,要么镇守一方,最不济那也是个风月班头、花下才郎,谁关心这些争来斗去的民间学派啊?

        疑惑之时,倒是程颐为大伙解了惑。

        缓缓一礼:“敢问这么先生,尊姓大名?”

        老儒也属光棍,无有遮掩,“西北新学,文昌兴!”

        “嗨!!”

        观澜诸人无不绝倒,还真特么是“熟人”啊!

        文昌兴何许人也?

        介休文氏大儒啊!

        西北新学更是当世数得上数的学派,文昌兴那是开山鼻祖。

        而且,这个文昌兴还有一个身份——文扒皮的远房弟弟。

        难怪章惇看着眼熟,仔细端详,可不和他那个顶头上司文扒皮有几分神似嘛。

        “什么情况?”

        苏轼一脸的便秘,写诗弄词泡花魁,苏小轼是一把好手。可是论起朝堂上这些歪歪绕来,他还真就转不过来。

        文彦博的弟弟来砸场子,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但到底怎么个不简单来,苏仙却是想不通了。

        王韶也有点懵,“这...这是来干嘛的?”

        文昌兴说的是砸场子的话,可若加上文彦博这一层关系,那就说不准了。

        文扒皮多精明一个人,会让他弟弟来砸唐奕的场子?

        怎地?怕退休生活不够精彩是吧?

        可是......

        “子厚!”王韶看向章惇。

        “文相公属你了解,他这是意欲何为?”

        “问我?”章惇一立眉头,“我问谁去?”

        说实话,要不是这个文昌兴,章惇也没现,二程怎么没提“求索”?

        仔细回想了一遍,真没提!

        那没提,也就是没加进去。

        没加进去,你回京臭显摆什么?这不就是找打脸呢吗?

        见台下已有骚动,显然文昌兴的质问起了作用。

        “要坏事儿啊......”

        “文昌兴不会真的是来砸场子的吧?”

        眼看就要控制不住,观澜诸人一面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帮二程解围,一面热切地看向程颐、程颢两兄弟。

        心说:求索呢?赶紧拿出来吧!再不上场,就真演砸了。

        ......

        “没错。”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程颐终于开口。

        只两个字,满场为之一肃。

        “没错,我二人今日之讲,确无‘求索’二字。”

        “而且,不但今日之讲没有,我二人历年究学心得之中亦无!”

        一句话,大伙心里咯噔一声:

        真没有?

        如果真没有,那无论二程今天的讲学多么精彩,文昌兴只抓住这一点,就能让二程好不容易累积出来的名声荡然无存,且今天定是灰头土脸的收场。

        别看那些脑残粉听了一次讲,就恨不得把二程奉为师长。一但落下神坛,这帮人还不立马就变成无脑黑?

        “当真没有?”文昌兴挑眉一问。

        “当真没有。”

        “呵,那老夫倒要听听,两位先生接下来又做何讲了。”

        文昌兴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也不用他说什么了,只看二程在台上如何坐得住。

        “没有。”

        程颐老目渐湿,“真的没有。”

        抬眼看台下民众,“我二人呕心二十载,却没能从先贤著作之中,寻来两个字,说来...惭愧。”

        “呵呵。”

        文昌兴讥笑道:“恐怕......压根儿就没有吧?”

        “不!!”程颐大喝一声。

        “一定有!”

        二程此时已经站了起来,行至高台最前端。

        “求索!”

        “先帝、官家,还有唐公....”

        “用一个旷古绝今的盛世证明了‘求索’二字,于我炎黄后世是多么的珍贵、多么的重要!”

        “若无求索之心,我大宋不会尽去弊政,破而后立!”

        “若无求索之心,我大宋亦不会横扫六合,一统天下!”

        “若无求索,我们不会扬帆万万里,探索未知!”

        “若无求索!!”

        “亦不会有今时今日之你我,和万万众宋民!”

        “所以....”

        “求索无错,是为真知。”

        “而儒道做为老祖宗千年智慧的结晶,又怎会不知此理乎!?”

        “所以,一定有!只因我二人愚钝,不能遍知古人全思,没找到罢了!”

        哀然长叹,随之神彩一变。

        “我二人没找到,却不代表别人找不到!”

        “我二人行将就木时日无多,可后来人千千万万,无穷无尽,早晚会找到!”

        “对!”

        程颢接过话头,“一定能找到!一定能找到!”

        “哪怕再来二十年、三十年!一百年!一千年!!”

        “我皇宋之中,必有旷世圣贤了我二人夙愿,成唐公大志!!”

        “......”

        “......”

        “......”

        “......”

        满场肃然。

        良久,只见文昌兴豁然下拜,长揖到地。

        “受教了!”

        “昌兴虽老,然子孙尚轻。早晚有一天,会找到的!”

        说完,转身离去,再不停留。只余宣德楼前,人人错愕,个个惊异。

        有些自恃有些本事的文人,甚至开始生出一个念头:

        是不是回家也翻翻古籍啥的,说不定......

        就让我找着了呢?

        ........

        ————————————

        “这特么也行?”

        王韶跟个二愣子似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再看看二程。

        嘀咕道:“这特么一定是唐疯子的主意。高啊,真高!”

        章惇和张载同时翘起大拇指:

        “这求索二字,原来是这么加进去的!”

        ......

        “高什么啊?”苏仙一捋长须,一脸的不乐意。

        “还以为那两个字真让二程加进去了,可到最后,就看了这么一出?”

        得,苏小轼有点失望。

        不过,此言一出,连亲弟弟苏辙都听得直咧嘴。

        “兄长还是......还是适合游山玩水,写诗填词。”

        “对!”

        曾巩也是看着苏轼直摇头,“你啊,不适合当官。”

        “你们....”

        苏轼这个气啊,怎么挤兑起我来了?

        “那你们说说,到底高在哪儿?”

        “有两层意思。”跟亲哥哥讲道理的事情,只能苏辙来。

        “哪两层?”苏轼还真没看出来这里还有两层意思。

        “第一。”

        苏辙认真道:“二程其实已经找到了求索二字。”

        “在哪儿?”

        苏轼不服,他们自己都承认了,没找着啊。

        “不是书本里,而在....行动中!”

        说白了,在儒道瀚海之中找两个字,难吗?

        难,也不难。哪里还不拼凑出来一个歪理?

        只不过,二人恐无人信服,或者说服力不强,所以根本就没拿出来说。

        但是,二人已经做到了求索。

        二十年的时间干什么去了?就是在求索!

        而且,他们用今天这样的方式,把两个人的“求索”变成了整个儒道的“求索”。

        天下学派、皇宋文人,都因他二人今日之举,开始了新的寻找。

        这不就是“求索”吗?

        ......

        “哦。”苏仙有点明白了,不是书本里,而在行动中。

        点了点头,“勉强说得过去。”

        “那第二呢?”

        “第二?”

        苏辙一咧嘴,“正如子纯所讲,这一定是唐疯子的主意。”

        “为什么?”

        “因为别人想不出这么阴的招术!”

        苏辙也是佩服,那个疯子是什么都敢做。

        “他这是逼着大伙儿去造假!”

        也不想想,二程穷极半生,遍览古今,都没找着令人信服的“求索”二字。

        那多半说明,真的就没有了。

        可是,今天两人把话放出去了:一定有,只是他们没找到。

        潜在台词就是,肯定有人能找到,而且找到的人比他们厉害。那就是圣人!

        这个诱惑有多大?

        大了去了。

        不用想也知道,得有多少人钻在这里出不来。

        那话说回来,找是一回事,找不找得着是另一回事。

        真要是找不着呢?

        怎么办?

        呵呵,找不着真的,那就找假的呗。

        会有无数人帮着二程,帮着唐奕,把“求索”这二个字变成圣人说过,圣人很重视,圣人就是这么想的!

        会有无数个不为人知的古籍密典出土问世,然后......

        唐奕这个无中生有的求索,就真的成了圣人真理,无人质疑。

        荒谬吗?

        不荒谬,这种事多了去了。

        这回不是第一次,也绝不是最后一次。

        ......

        苏仙琢磨了半天,瞳孔渐渐放大,终于明白这里面的“阴险”。

        大伙儿本以为这货会大骂一声唐奕无耻,不想,苏轼却一反常态,幽叹一声。

        “唉,幸好轼出淤泥而不染,没学那疯子的卑鄙啊!”

        众人闻言。

        “切!!”

        随之哄然大笑。

        环视全场,无不现出追忆之色。

        这么一场求索之论,居然以此等方式化解,是唐奕的风格。

        眼熟!

        至于那个文昌兴......

        “你们说,像不像?”

        “像什么?”

        范纯仁负手而立,望向远方。

        “二十多年前,也是在这里,同样的高台,同样的万众瞩目。”

        “这次是二程,可那次,台上站着的却是唐子浩自己。”

        “不同的是,那次他巧舌如璜,让开封百姓给他捐钱。”

        “而这次更是过分......”

        “让天下仕子,给他造假!”

        ......

        ——————————————

        推书:

        好久没推过书了,今天推一本吧。

        四月三十日,也就是明天....

        晚上六点之后....

        请各位准时搜索:《獒唐》。

        对,就是这个书名。

        这是某位历史作者的最新力作,以唐史为参考的历史架空小说。

        很好看!很好看!很好看!!

        比苍山水平高多了,既有温情绵绵,又不失热血激昂!!

        有家国无悔,又兼儿女良缘。

        什么李裹儿啊,上官小婉啊,太平公主啊....

        李显、李贤、李旦旦...

        以历史为墨,描绘一幅不一样的李唐天下。

        不容错过.....

        一定要看!!

        《獒唐》!!!

        日子能不能过得下去,就看你们的了。

        一定要看啊!

        作者可牛了!!可会讲故事了!可有才了!!

        反正我已经是他脑残粉了,你们看着办吧!

  http://www.readbook8.com/tiaojiaodasong/21827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