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天刑纪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未见分晓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未见分晓

        无咎踏空而立,默然临风。

        而炽热的风中,透着呛人的腥臭。他脚下的湖面上,漂浮着无数的死尸。随着浪花的翻涌,血水通红。

        两道人影,来到他的身后。

        韦尚,依旧是忠厚沉稳的架势。他唤了声“无兄弟”,便静静陪在一旁。

        冰灵儿,一袭宝蚕云纱洁白胜雪,尤其在这血腥的湖面上,她清丽的身姿更添几分绝尘的韵致。不过,她精致如玉的小脸上,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

        “城内死伤过万,城外折损上千。而神族五郡的伤亡,仅有三、四千之数,虽然败退而去,却有族中高手与战龙、猛兽断后。玉真人带人追杀,未必能够占得便宜……”

        无咎没有吭声,兀自低头打量。随着血浪翻涌,他的双眸中也似乎有血光闪烁。

        冰灵儿缓了一缓,轻声又道:“护城大阵破损八处,已由夫道子召集人手修补。若想恢复如初,且待各家阵法高手归来相助……”

        两位老者,从远处飞来。

        冰灵儿举手致意——

        “万祖师,赤前辈!”

        两人正是万圣子与鬼赤。

        “哼,玉真人好大喜功,执意乘胜追杀,老万岂肯听他摆布,与鬼兄借机返回……”

        “此番获胜,着实意外……”

        “他击退了玉蝼,打败了刑天,生擒了厉囚,便是老万也不敢相信。不过,他总是出人意外……”

        “无咎……”

        万圣子佝偻着腰背,满脸皱纹,像是山野老翁,而他的白赤眸,与满身的杀气,又分明是老妖物的模样。而鬼赤依旧是形同鬼魅,神态淡漠,却不失礼数,与无咎拱了拱手。

        无咎看向两位老伙伴,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而万圣子到了近前,依然话语不断。

        “老万费解呢,此番大胜,你缘何没有追击,反而让玉真人抢夺功劳……?”

        “大胜?”

        无咎摇头不语。

        便于此时,远处的湖面上,出现成群的人影,足有八九千之众,浩浩荡荡而来。

        冰灵儿轻声提醒道:“那是参与追杀的各家高人,不知情形如何……”

        片刻之后,夏鼎城外再次混乱起来。

        只听玉真人的话语声在人群中响起——

        “切莫懈怠,各家着手善后。朴家主、沐家主,坐镇神殿中枢,本使与丰家主随后便到……”

        人群散开,或是涌向夏鼎城,或是收敛死尸,湖面上顿时冒起火光,随之更加腥臭的气味飘荡四方。

        无咎摆了摆手,便要随众返回城内。

        “无咎……”

        玉真人飞了过来,出声召唤。而与他同行的丰亨子,却与万圣子、鬼赤打着招呼。

        “万兄,鬼兄……”

        万圣子与鬼赤有些意外,举手回礼。

        两人与原界结怨甚深,即使参与守城之战,也一直遭到轻视,却不想今日受到敬重。尤其是对方还是丰亨子,原界最负名望的高人。

        “无咎,你该随我乘胜追击,擒获另外四位长老,原界之危就此化解……”

        玉真人的话语响亮,却带有抱怨之意。

        无咎本想反驳,欲言又止,嘴角一撇,径自奔着夏鼎城而去。

        丰亨子随后分说道——

        “我与玉兄追杀千里,奈何五郡败而不乱,难有可趁之机,只得作罢。如今四位长老与三万神族子弟,于三千里外设有大阵与我隔湖对峙……”

        此番大战的前前后后,无咎是一清二楚。便如丰亨子所说,自从丢掉了城外的小岛之后,刑天便在三千里外的山林之间,另外找寻了落脚之地。如今玉神界一方,退可守、进可攻。而夏鼎城虽然没有陷落,却伤亡惨重。所谓的获胜,无非一时侥幸。最后的输赢,依然未见分晓。这也是无咎没有参与追击的缘由,而面对玉真人那个家伙,他又不愿提起。

        “老弟,你擒获厉囚,如何处置?”

        “不如交给我处置,我与他相识多年……”

        对于丰亨子的询问,与玉真人的请求,无咎耸耸肩头,不置可否。

        一行数人,穿过护城大阵。

        “老弟,随我前往神殿?也罢,失陪!”

        “无咎,你我回头详谈不迟……”

        丰亨子与玉真人,皆忙于事务,各自举手告辞,随即转身离去。

        无咎没有前往神殿,他带着冰灵儿、韦尚、万圣子、鬼赤,就势落在城墙之上。

        居高俯瞰,只见城内尸骸遍地、人影乱飞,烟尘、血腥弥漫,一片破败凄惨的景象。唯有城中的石塔,完好无损。也就是说,护城大阵依旧在支撑着这座摇摇欲坠的危城。

        而便在满城的废墟之间,横卧着八个庞然大物,还聚集着鬼妖二族的弟子,以及原界的弟子,并且有人在高声叫嚷——

        “此乃龙某之物,闲人勿近。高乾,给我驱赶……”

        “龙前辈,此物来自神族……”

        “放屁!我说它是我的,便是我的……”

        “既然如此,且收藏起来,以免惹人眼馋……”

        “十余丈之巨,如何收藏……”

        无咎看着糊涂。

        他身旁的冰灵儿适时分说道——

        “神族高手驾驭战车冲破阵法,由龙鹊带人剿灭,并缴获了八具完好的战车,只想独自占有,怎奈乾坤戒子难以收纳……”

        “战车?”

        无咎眨巴双眼,微微一笑。

        “那个贪财的家伙,本性不改啊!”

        话音未落,他飞下城墙,随即在城内盘旋环绕,而他所到之处,一个个庞然大物相继消失无踪。

        “无咎,你住手……”

        龙鹊尚在叫嚷,突然觉异常。八具战车,转瞬只剩下他面前的最后一个,他急忙伸手阻拦,却见某人从天而降。他忙道:“无先生,你不讲道理……”

        无咎与冰灵儿、韦尚、万圣子、鬼赤落下身形,四周围观的家族弟子纷纷后退躲避。

        与此同时,夫道子、鬼诺、鬼宿、仲权、羌夷等人围了过来。

        无咎没有理会龙鹊,而是凝神打量。

        城墙脚下的废墟上,横斜着所谓的战车。其十丈有余,两丈粗细,前后椭圆,像是一条小船,有船头、船尾与船舱,却又通体乌黑,非金非铁,并刻满了符文法阵,散着炽烈的气机,显得极为的怪异。

        这便是战车?

        曾经在部洲的古迹秘境中,见过战车的图绘与残骸,虽然与眼前之物截然不同,却能够攻破护城大阵,其强大的威力毋容置疑!

        “无先生,你不念我守城之功倒也罢了,竟横加抢夺,欺人太甚……”

        龙鹊,依然愤愤难平。

        无咎依然打量着乌黑的怪物,安慰道:“龙兄,八具战车归你所有,我不过是替你收藏而已!”

        “所言当真?”

        “本先生从无戏言!”

        “哈哈……”

        龙鹊露出笑脸,却听无咎又道——

        “你懂得驱使此物?”

        “我早年间有所见识,料也不难……”

        “嗯,这具战车留你参悟,来日或有用处!”

        无咎点了点头,转而四望。

        恰见一处破损不堪的院落就在数百丈外,他转身走了过去。而没走多远,围观的人群中有人怯怯道——

        “公孙前辈……”

        无咎回头看去。

        一位年轻的筑基女修,虽然满身灰尘,神色慌张,却容貌秀丽,冲着他拱手施礼,又微微脸红道:“晚辈郑玉子,此前冒犯……”

        “哦?”

        无咎微愕,遂即恍然。

        “郑姑娘,有何吩咐?”

        这个郑玉子,曾经当面顶撞过他。

        “不敢!”

        郑玉子的脸色更红,羞涩道:“家兄郑介,参与防御,遭致重创,无人过问……”

        “令兄我认得!”

        无咎面露微笑,和颜悦色道:“他在何处,带我前去……”

        而他话音未落,臂弯多了一只小手,紧接着便听冰灵儿示意道:“师兄,且帮着这位郑姑娘照看一二。”

        韦尚点头答应。

        “哎……”

        无咎还想说话,手臂一紧,还有一双大眼睛瞪来,他只得老老实实跟着往前走去,又暗暗恼怒道——

        “灵儿,干什么呢?”

        “哼,月莲姐姐的叮嘱,她要我看着你,以免你见异思迁!”

        “我冤枉……”

        “小心无大错哦!”

        “唉……”

        两人虽然暗中斗嘴,却举止亲密。

        人群中的郑玉子,神色失落……

        片刻之后,一位老者与他看守的院落就在眼前。远远见到无咎、冰灵儿、万圣子与鬼赤走来,他没敢阻拦,躬身行礼——

        “无先生!”

        这是齐家居住的院子,房舍已损坏大半,仅有两间尚算完好的房舍,静静的矗立在角落里。而看守院子的老者便是齐香子,出声示意——

        “家主有请!”

        众人穿过庭院,房舍门前冒出一位男子,三十多岁的光景,相貌一如往日,只是神态虚弱而神情苦涩

        “齐兄闭关有成,可喜可贺!”

        男子正是齐桓,已变回了曾经的相貌,可见他重塑肉身有成,却摇头苦笑道:“本人无心修炼,只等先生归来!”

        “哦?”

        “齐某虽然再塑肉身,却境界大跌,一时难以恢复如初,唯有仰仗无先生的庇护……”

        “齐兄,不必见外!”

        “嗯、嗯,屋内地下,有间静室,请无先生与诸位安歇……”

  http://www.readbook8.com/tianxingji/2728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