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司礼监 > 第一千二十章 娘娘开个价吧

第一千二十章 娘娘开个价吧

        感谢“一了班长”大佬特拨的百元赏银,望诸位能够向该大佬学习。

        ……

        女人嘛,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当不得真的。

        贵妃的嗔骂声跟欲迎还拒差不多,把魏良臣挠的全身跟蚂蚁爬似的,他可不以为贵妃是说真的,舔着一张厚脸皮便跟着进去。

        不想,贵妃却传下话来,除了她带来的人,其余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这水泉院。

        魏良臣愣了一下,旋即明白娘娘的意思。

        是咧是咧,此地乃军机重地,事涉朝廷机密,岂是那帮档次太低的家伙们能够参与的。莫说参与了,就是听一下都不能咧!

        当下朝一众手下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吧,未得咱家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入水泉院,违者斩!”

        众亲卫和番子们连忙退出院子。

        “娘娘,此地极是安静,也极为安全,娘娘今夜歇息于此,断无人敢来扰娘娘清静。”魏良臣一脸忠心耿耿模样。

        贵妃却纤指一点:“你也出去。”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娘娘,我?…”

        魏良臣急眼了,娘娘你这不是拿小爷开心么。

        贵妃却不理他那快要哭了的表情,直接朝庞保吩咐道:“送小魏公公出去。”

        “是,娘娘。”

        庞保忙上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魏良臣看看庞保,再看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贵妃娘娘,心头忏悔:娘娘咧,我滴个好娘娘咧,我千不该咧万不该咧,把您和那马儿比咧…

        “魏公公?魏公公?”

        庞保见魏良臣不动,样子看着也特别的奇怪,心里也纳闷。

        魏良臣就那么以哀求的眼神看着贵妃娘娘,可贵妃娘娘不为所动,嘴角微咧,露出一抹冷笑,大有本宫看你怎么骑的意思。

        “魏公公,娘娘请你出去呢。”

        庞保提醒的声音不大,因为他知道这位小魏公公可是皇爷跟前的红人,也是贵妃娘娘看重的,可不敢跟刘成、姜丽山他们一般,仗着娘娘的势,不把宫中其他公公们放在眼里。

        “啊…好。”

        魏良臣没法子,郑大熟摆明了是要给他出难题,当着庞保和其余宫人内侍的面,他也没法子和贵妃撒泼打滚,只能一百个不情愿的往院外走去。

        那真是恨不能一步三回头,跟个怨妇似的。

        望着小贼不甘心的背影消失,贵妃娘娘突然“噗嗤”笑了起来,引得左右宫人都是好奇,不知何事让娘娘这么开心。

        “你们都下去。”

        郑贵妃朝众人摆了摆手,待众人各去忙活后,她又露出得意的笑容:毛头小儿,老娘孩子都生了三,孙子都见了两,还能叫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吃了!

        …哼,色胆包天的小王八蛋,想占老娘的身子可以,不过得使出你的本事来!你若没本事进来,可别怪老娘说话不算数!

        …………

        夜半三更,西山上下静悄悄,碧云寺中更是无比安静。

        因贵妃娘娘在水泉院暂住,圆德老和尚怕僧人的晚课扰了娘娘清净,便叫停了。大小和尚都早早的睡去了。

        此刻,除了那些潜藏在黑夜中负责贵妃娘娘安全的东厂人员,这寺中附近再无他人。

        “谁!”

        正在水泉院东首树林中守卫的崔应元听到不远处有树枝断裂声,立时按刀在手,喝问了一声。

        其余诸番子也都警惕起来,有两个番子将灯笼高高举起,朝声音传出方向照去。

        “是咱。”

        听了这声音,崔应元忙将抽出一半的佩刀又插了回去,快步上前:“属下见过厂公!”

        灯笼光下,只见年轻的魏公公手拿一根棍子,正在小心翼翼的朝这里摸来。

        “弟兄们辛苦了。”

        魏良臣亲切的看着这帮深夜还在担负安保任务的番子们。

        “厂公辛苦!”

        崔应元和众番子对于厂公的到来都感振奋。

        “不错,不错。”

        魏良臣环顾众人,点了点头,“嗯,好好。这趟差事办完,咱家好生赏你们。”

        崔应元忙道:“都是属下们应做的,可当不得厂公的赏。”

        “哎,咱家说赏就赏,什么当得当不得。”

        魏良臣摆了摆手,装模作样的朝四周望了望,“可有什么动静?”这就是废话了,若有动静,他这代厂长能不知道么。

        崔应元自是说道并无情况。

        “那好,你们继续守着,咱家再到其它几处看看…唉,皇命在身,咱家可不敢懈怠,娘娘那里真要出点什么事,咱家可就万死难赎其罪喽…这大半夜的,咱家是不敢睡,也睡不踏实噢…”

        魏良臣背对着众番子,视线一直盯着水泉院那边。

        崔应元见他连个灯笼都没提,手里就拿根木棍,不由说道:“厂公,这黑灯瞎火的,要不要属下陪你去?”

        魏良臣连忙摆手,摇了摇头:“不必了,咱家这眼力还是不错的,你且做好自己的事便是咧。”

        说完,提着木棍就向前面的林子走去。崔应元瞧着不太放心,可也不敢硬陪,只得和众番子恭送魏公公。

        魏良臣是一边往前走,一边骂着娘。这黑灯瞎火的,他眼神哪真那么好,真要好的话,还要手里的木棍探什么路。

        都是郑大熟害的!

        等会叫你知道小爷的本事!

        一边骂着一边摸索朝前,走了几十步后,魏良臣做贼似的蹲了下来,朝后面看来看去,确认崔应元那帮人没有跟在后面,这才重新站起,然后轻手轻脚的继续往前摸。

        却不是如他刚才所言到各个守卫点转转,看看手下儿郎,慰问慰问,而是摸到了水泉院的外墙边。

        这外墙说高也不高,可说矮却也不矮,目测得有两米多。魏良臣只有一米七八的样子,想爬上去得找个东西垫脚。可黑灯瞎火的,他到哪找垫脚的。

        无奈,只得一咬牙往后退了十几步,然后猛的冲向前,借着冲力一脚蹬了上去,幸运的一只手抱住了墙头,两脚在墙上拼命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是成功上了墙。

        也不敢在墙上喘气,一个横翻,大半个身子就吊在了内墙,脚下还差着距离,把心一横坠了下去。

        万幸,哪都没伤着。

        直起身来,贴在墙边细听周边声音。听了一会,这才蹑手蹑脚的往贵妃娘娘居住的屋子摸去。

        他在水泉院住了两天,早把院子里的摸得一清二楚,安排贵妃娘娘住的那间屋子就是他自个睡的。

        庞保等宫人内侍被安排在泉池东侧,距贵妃娘娘住处有段距离,除非娘娘喊叫,要不然外人听不见的。

        就是不知那个女官睡在哪里,这个魏良臣真是没数,他也害怕郑贵妃是不是弄个狸猫换太子的把戏,叫那女官冒充她来陪睡,然后硬逼着他割地赔款。

        虽然那女官长的也不错,可对于满脑子都是贵妃娘娘身影的魏良臣来说,真是没有半点欲望。

        很快,他就摸到了贵妃屋外,一路并无人发现。原是想直接进去的,可没想门却是反栓的。

        魏良臣的脸当时就黑了下来,贵妃娘娘真是把他当贼防呢。

        踹门动静太大,他可不敢,无奈只能朝屋内低声唤道:“娘娘,你睡了没?我来了啊。”

        屋内却没动静。

        魏良臣竖着耳朵等,依旧等不到娘娘的回应,心里那个急啊,可也只能再喊,并且轻轻的叩了门。

        屋内仍是没动静。

        完了完了,贵妃娘娘真是反悔了!…

        魏良臣急的要命,他可不信贵妃是在里面熟睡,而是分明后悔了不让他进去。

        进不去,谈什么春秋大梦?

        魏良臣苦闷不堪,就差叹声叹气了。这时,房门忽被打开,然后就见郑贵妃俏立在门后。

        这让魏良臣喜出望外,先前的焦虑不安化作了一腔爱意,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贵妃猛的一把抱住。

        “娘娘,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的。”

        “我也知道,你这色胆包天的家伙一定会来的。”

        贵妃出奇的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而是任由魏良臣抱着,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

        “把门关上。”贵妃的声音很轻。

        “唉,好好。”

        魏良臣忙松开贵妃,转身将门带上,重新上了门栓。转过身来时,却真是愣住了。

        郑贵妃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但表情却是无比阴冷。

        “娘娘?”

        魏良臣一惊,本能的紧贴在门上,双眼也是下意识的朝贵妃手上看去,发现对方手里并没有凶器后,这才稍稍安心。但仍是叫郑贵妃那阴冷的眼神吓的不轻。

        “看不出,你也有胆小的时候。”

        贵妃冷笑一声,“你真想睡老娘?”

        “呃?”

        魏良臣怔在那里:贵妃的言辞似乎有些粗俗啊,什么睡不睡的,叫人听着怪不好意思的。

        尔后醒悟过来,粗俗一点就粗俗一点好了,全当增添气氛嘛。干笑一声,缓缓上前,将贵妃的双手握在自个手中,柔声道:“娘娘,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贵妃却哼了一声:“别和老娘说这些,老娘只问你,你是不是想睡我?”

        “这…”

        贵妃的变化让魏良臣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娘娘,我是想睡你。”

        “好。”

        贵妃将手从魏良臣手中挣扎,突然解开了衣衫,外衣一下脱落,首先映入魏良臣眼帘的是一双珠圆玉泣的双肩,既不是瘦可见骨,也不是脂厚肉丰,就是那么恰到好处的白嫩。

        “我这身子美么?”

        贵妃拿起魏良臣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傲人所在。

        那里,雪白的亵衣紧紧裹着不可叫外人看一眼的所在。

        “美,太美了。”

        魏良臣干咽着喉咙,娘娘的身段却是美,美的让他心底如有火烧。

        “想睡么?”贵妃的声音听着很冷淡,但无形之中却有说不出的魔力。

        “想。”

        魏良臣紧紧的握着,他一万个想。

        “那好,本宫让你睡,不过,你不能白睡本宫。”贵妃将魏良臣的手从身上拿开。

        “那好,娘娘开个价吧。”

        魏良臣觉得这才对嘛,这才符合贵妃的为人嘛。就贵妃这样的,少于一万两他都不好意思出手。

  http://www.readbook8.com/silijian/2708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