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八十三章 阁老很生气

第九百八十三章 阁老很生气

        “曹元奎么?这人没这胆色。”

        听了程绍所说,叶向高当即摇头。

        在他印象里,那个内官监的曹元奎是个色厉内荏之辈,不可能有胆量提调番子往刑部大牢提走钦犯,更不可能有胆量进宫在皇帝面前进言要走钦案的督办权。

        再说,这等通天大案,也不是一个区区东厂内档就能做得了主的。

        “阁老说的是,此人,不过是马堂的狗腿子。”

        房中一个年长的中书舍人在边上说了句,此人是叶向高从福清老家带来的人,叫齐学文。

        这也是内阁惯例,每个阁臣在入阁前都有信用的私人幕僚。这些人随重臣时日久了,样样都用着方便,故而都会加一个中书舍人的衔头留在内阁值房听差。

        这和地方府县主官常用的师爷一样,齐学文在内阁值房的作用便大抵和师爷差不多。值房大小官吏235人如无特殊情况,一般也都以阁臣带来的私人为。

        阁臣走,私人退,一届连着一届。

        程绍纳闷道:“不是曹元奎,又是谁带队去的刑部?”

        叶向高微挼胡须,缓缓说道:“莫胡乱猜,且等信来,总是这京里的人,难不成还是天上掉下来的么。”

        “是,阁老。”

        程绍点了点头,又有些不解的问了句,“阁老,那东厂将钦犯提去为的是什么?”

        叶向高未答,齐学文则是说了句:“自是有人不想这案子在刑部,任由外朝审讯。”

        这是为何?

        程绍仍是不解,但他却不敢再多问。

        未几,先前去往宫门查探的文书已然回来,入内禀道:“阁老,今日除锦衣卫骆都督外,另有一外差自西华门入宫见了陛下。”

        “何人?”叶向高目光微动。

        那文书道:“是江南镇守中官魏良臣。”

        “是他!”

        一听是此人,叶向高眉头一下挑了起来,脸上满是憎恶之情。

        “原是那江南小儿。”

        齐学文也恨恨道,见程绍犹自不知,便低声说了句,“就是那烧我东林书院,掳我师生的太监。”

        “啊?…奸寺!”

        程绍顿时一脸愤慨,当初东林书院被焚消息传来时,他程绍可是做梦都要将那纵火奸寺碎尸万段的。

        只恨那奸寺远在江南作威作福,他在中枢任事,无法远赴江南杀贼!

        “阁老,那奸寺乃是外差,未得陛下诏令,岂能擅离汛地?宫禁又森严,他是怎么进的宫?”齐学文迅提出两个疑问。

        叶向高已恢复平静,问那打探消息的文书:“可知魏某是何时归的京,是陛下召他回来的么?”

        文书却是摇头说不知,叶向高也没有斥他,因此事很有可能是陛下中旨所为,外人不知也是寻常。

        他几能断定,东厂闯刑部大牢提走钦犯一事,必是那魏良臣在皇帝身边进了谗言,而目的便是想洗清郑贵妃与此案的干系。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么…

        哼,倒真把自己当成蚂蚱了,老夫先前一直无有机会与你算账,你倒是自个跑回来了,也罢,老夫正好新仇旧恨与你一块算了。

        倒要看看你这江南镇守中官有多大的本事!

        叶向高瞥了眼放在案桌上的魏国公徐弘基奏署,问程绍道:“今儿司礼监当值的是谁?”

        程绍忙道:“是张诚和王顺二位公公。”

        “张诚和王顺?”

        叶向高一怔,若是今儿当值的是金忠,那这事还可以解释。

        魏良臣未进宫前是走郑家人的路子,进宫之后虽挂名张诚名下,但知道内情的都清楚是金忠的人。

        因而若今日司礼监当值的是金忠,便可以解释魏良臣是如何得以进宫。

        虽说他辅已命亲军加强宫禁,但内外毕竟有别,宫中的事务还是由司礼监说了算。若个别大珰瞒着他这辅行秘密事,他亦无可奈何。

        可张诚和王顺关非贵妃那一派的人,尤其后者更是太后的人,而太后对郑妃的态度却是世人皆知的,故而张诚和王顺绝不可能好心帮忙。

        那又是谁给行的方便?

        蹊跷,太蹊跷了!

        叶向高怀疑是金忠,但此人并未当值,因而肯定有人帮他。而此人在宫中也是有手腕的。宫禁森严,要带一人进宫容易,但却连他辅都瞒过,这份能量可是不小。

        “你马上去锦衣卫一趟,将此事告知骆都督,命他往东厂辛苦一趟,务必将二犯带回诏狱。”

        稍顿,叶向高又补了一句,“若不能为之,亦不要加剧冲突,一切待老夫见过陛下再作决断。”

        “是,阁老!”

        齐学文知事情紧急,忙急步走出匆匆出皇城而去。

        叶向高独坐案上冥想片刻,尔后拿起魏国公的那份奏疏,于程绍等人道:“你等于值房守着,老夫进宫见陛下。”

        言毕,拿了奏本就出了值房,外面自有轿子备着。

        上轿之后,叶向高以手轻摩魏国公的奏本,目中满是坚绝之意:他要看看哪个给那魏某的胆量,又哪个给他的底气!

        轿子很快抬起,不一会便到了宫门之外。

        见是辅的轿子,侍卫自是不敢怠慢,连牌子也没敢验就放了进去。

        到得乾清宫外,叶向高从轿中下来,正欲抬脚进宫面见皇帝,却有内侍上前阻道:“叶阁老,陛下身子不适,请阁老过几日再来吧。”

        “嗯?!老夫乃国家重臣,陛下身子若是不适,老夫更应探望才是!不必鼓噪,去通报。”

        叶向高话音未落,目中精光就是一闪,吓的那内侍惶恐退了两步,不敢啰嗦半句,诚惶诚恐的就去通传了。

        叶向高负手而立轿前,殿前内侍、宫人都是怕他,均缩手垂,不敢正视。

        叶向高自不会与这些人说什么,只耐心侯着。不一会,那入内通禀内侍便急步走了出来,到了叶向高面前,也不敢看辅,只诺诺道:“阁老,陛下说不见,请阁老回去吧。”

        此令叶向高惊怒,痛声道:“陛下为何不见我!”

        内侍哪知皇帝为何不见,小心翼翼的立在那,可不敢再和辅多说一句。

        叶向高怒极,欲闯入殿中,却被几个内侍拦住。

        “阁老莫要为难奴婢等。”

        几个内侍真是硬着头皮。

        见状,叶向高知进不得,遂不吱一声,只那沉重的鼻吸声在告诉这帮内侍:大明朝的辅现在很生气!

  http://www.readbook8.com/silijian/27019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