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零七章 丰城贵人

第九百零七章 丰城贵人

        “侯爷受惊了,咱给赔个不是…这荒山野岭的也没处招待贵人,贵人且就在这将就坐…”

        魏公公待侯爷真是亲切,拉着侯爷就到了块石头边,然后亲自弯腰拿袖子把石头上面给抹了抹,又要人生起火堆来,免得把侯爷给冻着了。

        侯爷这边也是明显受惊,在那愣愣的望着魏公公,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贵人快请坐,和咱莫要客套。”

        魏公公不由分说便把侯爷按坐石头上,然后一脸笑容凝视着他。

        那笑容,怎么看怎么亲切;怎么看,怎么诚恳。

        可侯爷却不为所骗,他牙齿发颤,头皮发麻,脊梁发冷。

        太监都是笑面虎,这番待他,怕是等会就要好生折磨于他,让他生不如死了。

        魏公公不以侯爷对他的热情丝毫不受,反而警惕万分,想到一事,赶紧吩咐左右:“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贵人弄点吃的来。”

        左右赶紧找来些吃的,可侯爷哪有心情吃,只怔怔的望着魏公公。

        他知魏太监年纪不大,但这么年轻还是让他有点吃惊的。

        魏公公好像真怕侯爷冻着,竟然亲自生起火来。好一阵忙活,又吹又煽的,才把火堆生了起来。

        火堆生好之后,顿时亮了起来,一阵暖意也向丰城侯袭去。

        魏公公拍了拍手,满意的直起腰来,见侯爷拿着食物却是不吃,不由催了一下。见侯爷真不肯吃,这才作罢。

        扫了眼四周,也没甚可坐的,索性就直接蹲在人侯爷面前,又叫亲卫把旱烟给他点上。

        “侯爷可好此物?”

        魏公公欲让侯爷也享受一下,侯爷却是摇头道说不好此物。

        “噢。”

        魏公公不强人吸烟,往侯爷身边挪了挪,一边“吧嗒”抽着,一边笑道:“贵人可是叫咱好生惦记着咧,要不是贵人这回亲自带人来,怕咱还见不着贵人咧。”

        “误会,误会。”

        侯爷赶紧赔罪,他犹豫了下,还是硬着头皮道:“魏公公,今日之事实是误会,若公公能放本侯回去,本侯可以保证从此不再与公公为难。”

        “这个嘛…”

        魏公公吐了个烟圈出来,一脸为难道:“贵人说的是咧,这事是误会…按理说,这误会弄清了也就是咧…可是咧,贵人也看到了,咱怕是不好放贵人回去咧。”

        听了这话,侯爷心中却暗松一口气,生出希望来。

        也是,他乃二等侯爵,这魏太监哪里敢杀他。

        只要不杀他,那就什么都好说。

        “魏公公…本侯不是什么贵人…你直呼我名便罢了。”侯爷对“贵人”这个称呼实在是不能接受,因为怎么听怎么像在讥讽他。

        “好,好,贵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魏公公点了点头。

        侯爷无奈,只能做了这贵人,不敢再提,怕魏太监翻脸。

        “不知魏公公如何才能放本侯回去?”

        侯爷知道魏太监不可能白白放他走的,因而想拿钱赎罪。只要这狗太监不是太过份,自己便权当破财好了。

        可魏公公这边却好像没这意思,他摇头道:“贵人有所不知,不是咱不放你回去,实是咱现在也自身难保咧……贵人要知道,你们是分两路过来寻咱麻烦的,咱这才刚把贵人这一路摆平,另一路却是在的。”

        丰城侯听的有些糊涂,汤国祚他们关自己何事,略一沉思,问道:“魏公公是想要本侯让灵壁侯他们退兵?”

        “贵人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魏公公笑着将烟袋在地上叩了叩,然后递给身后的亲卫收好。能全歼李承祚这支西路军,缴获甚巨,公公已经很开心了,不想再和东边那路打了。

        “不瞒公公,灵壁侯和本侯都是二等侯爵,平日也不怎么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未必就听我的。”李承祚这话倒也不假。

        魏公公听着有道理,大家都是侯爷,平什么要我听你的?

        不过这样一来,却是要再打一场了,正想着如何解决汤国祚的东路军,那丰城贵人却道:“不过么,公公可使人将灵壁侯诱来伏之。”

        公公“噢”了一声,忙问:“贵人说说看,如何个诱来法?”

        “汤国祚为人谨慎,生性多疑,心计也颇多,怕不易引诱。公公可使人扮作我麾下兵卒,就说我已将公公围住,让他即刻进兵。他一则贪功,二则以为有我呼应,必然督军卒急进,心智一乱,只知向前,就不知有诈了。”

        说完,丰城贵人轻出一口气,他也是没有办法,要不把汤国祚他们拉下水,自己的脸面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要败就一起败,可不能光他丰城侯丢人。

        公公双手抄在袖中,撅着屁股怪怪的看着丰城贵人。

        丰城贵人的这个提议,让公公他觉得自己有点像黑脸老汗啊。

        ……..

        东路军昨天就抵达了预定地点,可全军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计划中应该往常州方向逃窜的魏太监人马。

        东宁伯焦梦熊以为西路军进展不顺,或是遭到了魏太监兵马的打击,因而想带兵探探什么情况。灵壁侯汤国祚却说不能轻动,不妨再等一天,若是溧阳那边还没消息过来,就去看看。

        这也是稳妥起见,若不然让魏太监溜了就麻烦了。

        第二日上午的时候,却有魏国公府的家将徐兴带人赶来传讯。

        “末将徐兴见过灵壁侯爷、东宁伯爷!”徐兴毕恭毕敬的给汤国祚和焦梦熊行了礼。

        汤国祚点了点头,这徐兴他见过的。

        “你们那边怎么样了?”焦梦熊心急的问道。

        徐兴忙道:“末将是奉丰城侯爷之命,请侯爷和东宁伯爷马上带兵助战的。”

        “助战?”

        汤、焦二人都是不解。

        徐兴解释道:“丰城侯爷已将魏太监围在了铁场,可那魏太监手下兵马倒也顽强,侯爷攻了几次都拿不下,这才让末将过来请二位前往助战的。”

        一听魏太监叫围住了,汤国祚和焦梦熊自是大喜。

        只是汤国祚却有些不快道:“我和他李承祚都是侯爵,凭甚要我给他助战?这要打下了,功劳算他的还是算我的?”

        焦梦熊笑了起来:“侯爷,丰城侯是拿不下才请你去的,真要拿下了,这功劳当然是算你的了。”

        “噢,对,对!”

        汤国祚哈哈一笑,让徐兴赶紧回去告诉丰城侯,他和焦梦熊马上带兵过去。

  http://www.readbook8.com/silijian/26792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