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司礼监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牌品好,就是人品好

第八百二十一章 牌品好,就是人品好

        左右力劝,指挥大人于是就坡下驴,他真不能急。

        魏阉带来的那支什么皇家海军虽是原先的吴淞水营,战船数目和官兵数量都没有定海卫多,可吴淞水营的福船却比定海卫多,且还有三艘三桅炮船,因而就算他骆指挥气不过要与魏阉一战,未必有多少胜算。

        毕竟,海战船多是取胜一大因素,船大也是重要因素。

        且最重要的是,定海七所之一的中左所叫对方给平了,穿山所又有六艘大船无法出海,余下五所分驻各地,短时间内根本难以集中。

        攻方实力集中,守方却兵力分散,这本就是兵家大忌,双方真要开打,定海卫很可能会被一一击破。

        “魏太监无视王法,公寻衅于我定海,本官为朝廷命官,向以律令条文行事,岂能如他这般肆意妄为。姑待中丞与总镇令,我浙江诸卫同仇敌忾,绝不容他魏阉草菅人命,毁我海防重镇!”

        骆大均冷静下来,这事他定海卫确是无法解决,只能让巡抚衙门和总兵衙门出面解决。

        是打还是谈,杭州定了,他定海卫奉命就是。

        至于这件事他定海卫是否有过错,却不是明面计议之事,骆大均相信,杭州那边自会有人替他定海卫说话。

        早闻那魏阉在江南胡作非为,搞出封江靖海事来,坏了多少人利益,莫说江南官场,就是南都和浙江官场对此人也是深恶痛绝。因而,骆大均相信他定海卫不会白白折了中左所,那魏阉也断然嚣张不了几时。

        以他区区吴淞水营,何以能抗浙江全省之力!

        想来也是可笑,那魏阉真是贪婪透顶以致愚蠢到家,海贸巨利,又岂是他一打着皇帝旗号的太监所能独吞的。

        吴淞事件本不过是受人之托敲打对方,这魏阉却不知自省,倒大张旗鼓来定海寻事,公然攻打中左所,狂言敢犯内臣者,无论文武皆可杀,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

        骆大均暗自冷笑,当下传令各千户所般只暂不要出海,各千户务民加紧兵备,训练士卒,枕戈以待。又命抽调军士数百,加演鸳鸯阵,以确保魏阉若敢来犯,能奋勇退敌。

        他骆家本是戚家军一员,其父骆尚志更在朝鲜以戚家军之法练朝鲜新军,这鸳鸯阵法于骆大均自是烂熟,却是这些年倒是光顾于官场交结,海贸走私,有些懈怠了。

        倒是听说因病从江南吴松总兵致仕归乡的戚金招了不少良家子,以戚家军老卒为教习,教授这些良家子戚家军战阵之法,看着倒是想重编戚家军。

        却不知这戚金何苦费力做这事,眼下天下太平,四面八方无有虎事,这戚家军就算重编出来,又能用于何方。

        真想重振戚家军威名,还是得如他这般经营官场,爬升地位更高才行。只有官位高了,做事才能方便。

        骆大均暗自摇头,他虽与戚金不和,但对当下戚家军已不复的局面,也是倍感遗憾。

        ..........

        本是同根生,相煎肯定不能急。

        扫荡归扫荡,三光,魏公公肯定干不出来的。

        效果还是不错的,在皇家海军的威慑和中左所的下场下,定海卫诸千户所纷纷收拢船只归港,并不曾和皇家海军生冲突。

        就是定海卫那边,也只是派了个百户前来质问海军为何无故攻打中左所,要求放归掳走官兵和船只,除此,倒也没有狠话。

        没有狠话,不代表没有动作。

        魏公公知道定海卫一定是在等杭州的指示。

        不过,他也不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是。

        他已派人去杭州送了一封亲笔信给孙隆,信中除将他率部攻陷中左所的缘由说出,便是希望这位苏杭织造太监能够出面“说和”。

        另外,他又致信给南都守备刘公公,信中倒不是请刘公公出面“说和”,而是请刘公公替他主持公道。

        吴淞事件死伤三百余军民,这个公道岂能不讨!

        刘公公身为内廷大珰,南都镇守,又岂能不为同廷同僚主持公道。

        正如魏公公宣示,内臣者理当团结,共同对外。

        不管你刘公公怎么想,单这件事,你怎么也不能向着浙江吧。

        送出这封信同时,还有封信,却是给陈福公公的,与信一同送去的是银票五千两。

        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陈福公公,是个可信任的好公公。

        老话说,牌品好就是人品好。

        这是多手准备,文武并行。

        骨子里,魏公公肯定是不希望和浙江打起来的,那样闹的太大,也实在是没道理。

        攻陷中左所,是师出有名,罪证齐全。

        和浙江明军内讧火拼,就是莫名其妙,真个肆意胡来了。

        对舟山海域货船的拦截是卓有成效的,几天下来,共拦截了三十多艘货船,有从琉球来的,有从吕宋来的,有从东番过来的,汉人的有,倭人的有,红毛鬼的却是没有。

        这些货船都是来舟山拿货的,但现在无一不被皇家海军“请”去了吴淞口。

        魏公公也有货啊,封江时他可是查抄了不少货物,加上平倭港弄来的,先把海贸做起来是没有问题的。

        更别提还有江北商会供货。

        自个卖的同时,公公做个中间商赚差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反正这些货船是来买货,在哪买都是买嘛。

        公公能够给出的保证就是他的货肯定不会比别家贵,甚至还会便宜。

        这日,海军拦住了三艘船,可是船上的人既不是倭人,也不是汉人,更不是红毛鬼,长的跟汉人差不多,就是比较黑,说话也挺奇怪,压根叫人听不懂。

        事情很快就报到公公这来了,公公一听也是奇怪,便命人将那商人带来。

        双方一番比划,牛头不对马嘴之后,阮大铖突然拿来纸笔,在纸上写上汉字,大致询问对方是什么人,从哪来。

        魏公公见了不由好笑,话都说不通,你写个字有什么用。

        哪曾想,那商人竟是识得汉字,而且同样还在纸上写出汉字。

        见状,魏公公真是愣住了。

        经阮大铖和这商人来回写字交流,终是弄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这商人叫裴光袍,三艘船都是他的,他们从安南来,路上遇到风暴飘至此地。

  http://www.readbook8.com/silijian/2653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