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司礼监 > 第九十九章 错不了,就是他了!

第九十九章 错不了,就是他了!

        “叭!”

        又是一记清脆的耳光,那声音太过响亮,良臣都忍不住抽搐了下他的嫩脸,然后浑身一阵舒坦:爽!

        疼!

        真疼!

        宋献策只觉两眼金星直冒,天南地北都是不知了,等到醒过神来时,不但脸上是火辣辣的疼,下巴那里更是清凉无比。

        “咦?”胖子出惊呼声,“大哥,这老家伙连胡子都是假的!”

        “嘿,还真是!”

        胖子几个同伴看到被打飞的假胡子,一个个都是乐了。

        “装神弄鬼,揍死你这王八蛋!”胖子他哥气不打一处来,挥拳就要上前。

        宋献策吃不住了,连连讨饶:“哥几个,身体肤,受之父母,你们把我胡子都给打没了,就饶过我这次吧。”

        “饶你?”胖子他哥眼珠一瞪,“要不是我拦着,我兄弟他就断子绝孙了,你要我饶你!”

        “这不没净身么。”宋献策一脸委屈。

        胖子他哥嘿嘿一笑:“这不还没打死你吗!”

        边上有个同伴从地上捡起那假胡子,对胖子和他哥道:“连胡子都是假的,我看这人有问题,莫不如绑他送官。”

        “别别别,哥几个,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一听要送官,宋献策真是急了。

        良臣在边上双眼微眯:这家伙莫不是真有案子在身上?

        胖子他哥朝胖子打了个眼色,胖子微一点头,气鼓鼓的说道:“不送官也行,那你说,这事怎么了?”

        “哥几个的意思是?”宋献策满脸堆笑。

        “赔钱!”胖子一个同伴大声喊了句。

        胖子他哥“嗯”了一声:“赔钱!”

        “不赔钱就要你好看!”

        几个帮手一块起哄,惊动了楼上不少办事的男女,一个个提起裤子趴在栏杆上看热闹。

        客栈的掌柜和伙计也在楼底下看着,真要是打出人命,他们肯定要管的,但看这架势,苦主上门,应该是赔钱了事,倒也不急于过来干涉。

        “这…不瞒哥几个,我身上真没钱。”宋献策却是一脸无奈的样子。

        要不是白天刚孝敬了这家伙一笔,良臣险些就信了。

        良臣不信,胖子他们更是不信,胖子他哥也不二话,上前就按住宋献策,然后一帮人七手八脚的就在宋献策身上搜起来。结果,愣是一个铜板都没搜出来。

        “我就不信了!”

        胖子他哥可不甘心,这回来帮兄弟出头,一是要教训下这害人的神棍,二是顺便敲上一笔,要不然这几个帮手的钱谁出?

        “哥,进他房间搜!”胖子虽胖,脑袋瓜子倒是转得快。

        “对,进房间搜!”

        胖子他哥从宋献策手中抠出钥匙,开了锁就将宋献策拽进了屋。

        几个帮手忙也跟着进去,众在屋里一片乱翻。

        床上床下,枕头,被子都被翻了个遍。

        良臣站在门边上,没进去,因为,他也想看热闹。

        救人的事,倒是不急。

        他又不是公公。

        “哥几个,我真是没钱,你们就是把这屋子拆了,也没钱啊…”宋献策在一边叫苦,看到自己吃饭的家什伙,笔墨砚台,罗盘等被这帮人随手扔在地上,很是心疼。

        “闭嘴!”

        胖子他哥翻不着钱正恼着,挥拳就要揍人。

        “好好好,我不说话就是。”

        宋献策还真是怂,怂得良臣都在怀疑莫不是这家伙想要和自己争怂人榜的排名?

        只见,宋献策铁塔般的大汉,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蹲在床边上,两手还下意识的抱着,那样子让良臣很是亲切,因为这动作,他也很熟练。

        一帮人翻了又翻,真是没翻出钱来,值钱物件也没有。倒是,有一个家伙从床底下翻出个布包,原以为里面有钱,哪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堆户帖。

        “这么多户帖?”

        众人都是愣住了,良臣也怔了下,宋献策苦着脸,不敢吭声。

        “都是谁的?”

        胖子纳闷的打开这些户帖,翻开第一张,他认得字,只见上面写的是河南洛阳府胡重八。

        “这个,山东柳州赵四海的。”

        “这还有个通州施大勇的。”

        “开封周士相。”

        真不愧是天子脚下,文化程度较高,胖子这几个同伴竟然大多都认得字。

        “赵日天?还有这名?”一个家伙拿着张户帖很是震憾。

        胖子他哥也觉震惊,伸手拿过来一看,笑骂了那家伙:“这字读昊,什么日天。”

        “是昊啊,嘿嘿,我还以为是日天呢。”读错字的那家伙一脸不好意思。

        各地户帖加一块足有三十来份,各种名字都有,籍贯年龄家族住址也很详细,这一切,不但让胖子一帮人开了眼界,也让魏良臣长见识了。

        这宋献策哪是个算命的,压根就是一假证贩子啊!

        看来,自己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了,这家伙绝对不是那个神出鬼没的“宋孩儿”。

        因为,这完全出了良臣的想象。

        都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可现在,任凭良臣怎么往好处想,都不能将鼎鼎大名的开国大军师和假证贩子外加神棍,还拥有铁塔般身子,却怂得跟头猪似的人联系在一起。

        良臣撇了撇嘴,无比失落,倒不是心疼钱,而是心疼自己有眼无珠,明珠暗投了。

        宋献策,只是这家伙众多假身份中的一个。

        既然不是想的那个人,良臣就不想再留在这里,就大汉这德性,想要他把钱吐出来,肯定难于登天。

        权当买个教训吧。

        做人,还是不能太实诚啊。

        促使良臣想走,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他怕胖子他们从宋献策那里弄不出钱,转而再缠上他。

        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

        正准备悄地声息的开溜,里面又传来一个声音,“河南永城宋康年。”

        永城宋康年?

        “咯噔”一下,良臣再次看向蹲在床边大汉的眼神,很是灿烂。

        似乎,大汉就是个人参果。

        吃了可成仙,不吃可把玩。

        错不了,绝对错不了,就是他了!

        宋献策,别名宋康年,这是,铁板钉钉的。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高人就是高人。

        何谓高人?

        就是你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人。

  http://www.readbook8.com/silijian/11656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