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249章 过于冷静的孙权

第249章 过于冷静的孙权

        对于黄祖的说辞,史子妙不置可否。黄祖则完全不理会这些,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这场谈判,原本孙家是处于被动的。但现在,孙坚闹了这一出,转被动为主动,反过来将了我们一军。我们拿不出来人,孙家就有足够的理由挥兵攻打荆州,而孙坚只需要隐在背后指挥就行。史斋主,孙家攻打荆州,首当其冲就是我江夏,我吃饱了撑着吗,会做这种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说句难听的话,要是我江夏一旦被攻破了,孙家的江东军长驱直入,直接兵临襄阳城下,届时,整个荆州谁会是他们的对手?难道还指望蔡瑁吗?”

        黄祖的语气明显带有嘲讽,或许蔡瑁是当过好些年的将军,但他有打过几场硬仗?不是黄祖自吹,整个荆州,纵观上下,也就只有他黄祖有两把刷子,想要抵抗江东军,唯有靠他黄祖才行,其他人不过是纸上谈兵。这就是他黄祖的底气!

        你荆州刘表要是不把我好好供着,大不了一拍两散,我举城投了江东去,到时候看你拿什么来守!现在的黄祖可不是历史上的黄祖,历史上的黄祖,因为射杀孙坚的原因,跟孙家有死仇,他没得选。如今却不同,孙坚失踪,当然,是不是真的失踪还不好说呢,至少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他黄祖干的。况且,就算是真的,孙家人要怪,也会怪到慈航静斋,怪到刘表头上,关他黄祖什么事?

        史子妙一行离开江夏城主府,

        “师尊,您当真相信黄祖的话?”一亲近弟子问道。

        “一面之词不可信。”史子妙简单作答,没错,或许从动机上,找不到黄祖害孙坚的理由,但还是那句话,目前最有能力作案的,就是黄祖,所以史子妙不会排除黄祖身上的嫌疑,“不过,黄祖有句话说的没错。不管孙坚是真的失踪也好,假的失踪也罢,江东军很大可能会攻打过来。怀疑什么的,放在心上就是,现阶段,还是举全力支持黄祖,江夏不容有失!”

        “明白!那关于孙权还有传国玉玺。。。。。。”

        “孙权,居然在那种情况下还能逃出去,说实话,我也小看了他。这小子心思敏锐,行事飘忽,捉摸不透,袁术想要从他身上得到玉玺,可没那么简单。此事先不急。既然不排除有孙坚隐在幕后的可能,那我们往江东走一趟,看能不能把孙坚逼出来。”

        若是能把孙坚逼出来,那当然好;而要是孙坚始终不出来,证明他真的失踪了,其实更好,因为史子妙完全有信心让江东军后方不稳,乃至无家可回。但,这只是从短期来看如此。史子妙习惯通观全局,她喜欢一切尽在掌握当中,所以不管孙坚是生是死,史子妙都希望能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不然的话,这个疑案始终都会悬在史子妙心上,她会担心,哪天孙坚会不会再次出来了,她会担心,这背后会不会还隐藏着什么巨大的敌人与阴谋,孙坚失踪,江东与荆州交战,到底对谁最有利?

        汝南,袁术府上,

        “依你看,孙权此子如何?”袁术问道,他旁边,是一白胡子老头,长得那叫一个仙风道骨,用孙权的话说,就跟个算命的半仙一样,此人却是袁术麾下的谋士,杨弘。

        “属下看不懂。”杨弘直言,“乍闻这个消息,就是我等也会惊诧异常,孙权他却表现得那般冷静,实在非是人子应有的反应。”

        从来没有听说过孙权跟他父亲孙坚关系不好吧?就算他们真的关系不好,那听闻孙坚失踪,孙权也该表现出一丝痛快或者喜悦之情出来吧?

        然而事实上呢,孙权冷静到、淡漠到,就好像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旁观者,在听一个毫不相干的故事一样。杨弘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人了,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孙权这样的,哪怕是成年人也没有,更何况还是个小孩儿。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据我所知,他应该不是那种感情淡漠的类型。”说着,袁术瞥了杨弘一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是想说,这孙权会不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底气?”

        杨弘一凝,

        “主公的意思是,孙权他早就知道孙坚会失踪?孙坚事先有跟他知会过?!”

        袁术摇了摇头,

        “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可后来一琢磨,不对,以孙权的聪明,如果孙坚真有跟他知会过,孙权怎么也会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般演一番吧?”

        “有理。”杨弘点头,“那主公的意思是。。。。。。”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的猜想已经不谋而合。

        要么,这已经不是孙权第一次听闻这个消息了,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孙权现在身在袁府,他的情报来源不可能比袁家还快。要么,孙权对此事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孙权知道,是谁让他父亲失踪的,甚至此人事先就以此为挟,向孙权交涉过。所以,对方的目的,果然也是孙权掌握在手上的传国玉玺吗!

        “最近把孙权盯紧一点,任何人试图接触他,都不要放过!”袁术说道,传国玉玺,他势在必得!

        “明白。”杨弘点头。

        袁术顿了顿,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又道,

        “另外,也要提防孙权他自己逃了。他既然能从慈航静斋的重重包围下逃出来,任何时间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可我们毕竟不是慈航静斋,不能彻底限制他的自由吧?”杨弘迟疑着道。

        “派袁胤去。孙权迟早是要入赘我袁家的,就让袁家子弟跟他多亲近亲近。”

        这一边,

        “放心,失踪什么的往往都是自己吓自己,说不定你父亲什么时候就自己跑出来吓大家一跳呢。你们兵家不是有那什么出其不意,出奇制胜吗?”玉儿在一旁安慰着孙权,虽然话很粗,但理不糙,这个时候,没有电话什么的,人走丢了那是常事。或许孙坚是遇到了什么状况,结果他随便往林子里一蹿,可能就不知道蹿哪儿去了。

        “这种可能性很小。”孙权直接道,普通人或许会走丢,但他父亲什么艰苦条件没遇到过?怎么可能在江东这片熟悉的地盘渺无音讯。

        “那他会不会自己藏起来了?”玉儿又道,她尽量找好的方面去想。

        孙权摇头,

        “也不会。藏起来,目的是什么?找个借口打荆州?可要打荆州,有太多借口能找,而且出其不备,不找任何借口,在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时机突然出手,才是王道。现在这样,荆州那边必然有所防备,此时去打,根本是啃硬骨头!”

        如果孙权此时在江东,绝对会跟朱治站在一边,他不赞成在这个时机对荆州发起总攻。

        “那会不会是慈航静斋偷偷把你父亲扣下来了?”玉儿又道。

        孙权却是再次摇头,

        “如果是那样,慈航静斋绝对会放出消息来,届时,我们孙家投鼠忌器,反而受制于人。慈航静斋就算要我们拿传国玉玺去换人,我们也绝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答应下来。”

        啪!

        “这不就得了!”玉儿却是突然一拍手。

        孙权看向玉儿,愣了一愣,只听玉儿说道,

        “现在,虽然最好的可能性排除了,但最坏的可能性同样也排除了,不是吗?”

        袁术跟杨弘认为孙权太过于冷静了,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孙权,跟孙权朝夕相处的玉儿,打一开始就看出了孙权的异常。别人可能觉得孙权天性聪明,甚至心机深沉,但平时里的孙权,绝对是喜怒形于色那种类型的。或许,孙权是会很冷静的思考问题,但别人惹了他,惹了他最亲近的人,孙权就算当面笑嘻嘻,私下里不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骂个遍,那他也不是孙权了!

        没错,玉儿也意外孙权乍闻此消息,却并没有显得惊讶,仿佛他早就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一样。但就算孙权事先料到了,他也绝不会是现在这样一个表现。冷静过了头,反而证明孙权实际上心已经乱了。

        打个比喻,就好像高考时候,面对一道不会做的题,孙权沉着冷静,反复阅读题目,不断寻找着解题思路,这看似没错,看似很正常,但如果是正常情况,如果孙权真的足够冷静的话,他应该是像平时考试那样,先把这道题跳过,等做完后面自己会做的题目过后,再返回来思考。

        此时的孙权,也是这样,在“高考”之前,无数种状况他自己早就已经在心目中思考过,相应的策略他也早就考虑过,可真正面对“高考”的时候,孙权还是懵了。过于在意,让他过于执着,以至于表现得过于冷静。

        “谢谢你,玉儿姐姐。”孙权深吸了口气,冲玉儿笑道。

        “嘻嘻,姐姐照顾弟弟,这不是应该的吗!”

        此时的玉儿并不知道,她的安慰实际上一点效果都没有。最好的可能性排除了,没错,但,最坏的可能性真的排除了吗?

        刚才孙权有说过,如果慈航静斋把孙坚扣了下来,慈航静斋绝对会放出消息来,但,如果慈航静斋在试图扣下孙坚的时候,因为孙坚反抗激烈,最终不小心把孙坚给误杀了呢?这样慈航静斋还敢放出消息来吗?他们铁定会说,从始至终都没有见过孙坚!

        另外,除去近期的敌人慈航静斋,他们孙家可还有其他仇敌。比如,当年的黄巾余孽,比如,董卓阵营,比如,南方多次被孙坚镇压的蛮族。这些势力,都有足够的理由暗杀孙坚,也有足够的理由推动江东跟荆州死拼,坐看中原大乱。

        可以说,现在孙权的冷静,不单单是因为他太过于在意了,而是现在的孙权,找不到一个情绪的发泄口!孙权不知道自己的仇敌是谁,他只能把全部怒气压制在心中!

  http://www.readbook8.com/shengzidangrusunzhongmou/1931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