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明王首辅 > 第973章 怨恨

第973章 怨恨

        冬季日短而夜长,下午六时不到,暮色便开始苍茫起来。徐晋坐在马车上,心急如焚,催促道:“三枪,再加快一些。”

        其实这时马车已经跑得很快了,谢三枪再挥鞭抽在马屁股上,马车便像飞起来一般,大力地颠了一下,车内的徐晋差点就撞到了车顶,连忙抓住座位。幸而,现在街上行人稀少,半炷香不到的功夫,马车便来到了长安右门外。

        徐晋向守门的宫卫表明身份,然后带着谢三枪进了宫门,在一名小黄门的引导之下匆匆往乾清宫赶去。

        本来徐晋已经下班回到家,准备美滋滋地休上七天假期的,结果屁股还没坐热便收到宫中传诏,说芝儿落水了,而且还是因为和皇上在太液池中试验水雷造成的。

        这下不止徐晋,就连谢小婉、费如意和费吉祥都花容失色了,芝儿竟然和皇上在太液池中试验火器,这也太胡闹了吧,要是皇上有个闪失,那还得了啊!

        幸好,据说皇上没事,芝儿也只是溺水晕了过去,并无生命危险。徐晋匆匆换上刚脱下的朝服,让谢三枪负责赶车,火急火燎地赶往皇宫。

        皇宫很大,从长安右门到乾清宫,即使是跑步都得十多分钟,所以当徐晋赶到乾清宫时,额头已经隐隐渗出一层细汗,结果刚进了养心殿,迎面便遇上了一群女人,为首者赫然正是蒋太后。

        只见蒋太后脸色冷沉,旁边的吴皇后更是冷若冰霜,永福公主则是面有忧色,倒是永淳公主略带戏谑地看着徐晋,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俏皮模样。

        徐晋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施礼道:“臣徐晋参见太后,皇后娘娘和两位公主。”

        “徐晋你可知罪!”吴皇后厉声喝道。

        徐晋微不可察地皱了皱剑眉,正待回答,便见嘉靖从殿后行了出来,欣喜地道:“徐卿来了!”

        “臣参见皇上。”徐晋连忙行礼道。

        嘉靖摆了摆手道:“徐卿免礼,快随朕到后面去看看去芝儿吧。”

        徐晋乘机告罪一声,跟着嘉靖往后殿行去,气得吴皇后直哆嗦,愤然告状道:“太后,靖海侯恃功而骄,根本不把本宫放在眼内,求太后给本宫作主。”

        蒋太后皱了皱眉,本来,刚才她还没发声,吴皇后便抢先训斥徐晋,已经令她有些许不快,而徐晋刚才表现得并无出格之处,告罪了才跟着皇上到后殿去的,所以她此时沉默不语,并没有理会吴皇后的告状。

        吴皇后吃了一颗冷钉子,倒是不敢再造次,悻悻地闭口不言。

        养心殿呈“工”字形,分为前殿和后殿,后殿是皇帝的寝宫所在。徐晋跟着嘉靖到了后宫,低声道:“皇上,芝儿没大碍吧?”

        嘉靖有点心虚地道:“太医正在给芝儿妹妹诊治,人现在已经醒了,应该没有大碍的,就是受了凉。”

        徐晋低声道:“皇上怎可如此故闹,竟在太液池中试验水雷。”

        嘉靖脸上微窘,歉疚地道:“确是朕疏忽了,连累了徐卿让母后和皇后责骂。”

        “微臣受责骂倒是小事,幸而皇上没事,否则芝儿百死莫赎,现在……估计太后也不会对她有好印象了。”徐晋轻道。

        嘉靖面色微变,咬牙道:“朕会向母后解释清楚的,这不关芝儿的事,是朕让她在太液池中试验水雷的。”

        徐晋暗叹了口气,低声道:“其他的再说吧,臣先进去看看芝儿。”

        嘉靖点了点头,把徐晋带到了一处房间中,只见贺芝儿正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两床棉被还在微微发抖,嘴唇乌青,太医李言闻正在给她把脉。

        “哥…咯…哥!”贺芝儿见到徐晋,上下牙咯咯地打颤。

        徐晋见状不由有些心疼,他之所以收留了贺芝儿,一半是可怜她的身细,另一半却是出于对她哥哥贺知敏的歉意,但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现在徐晋已经把贺芝儿当成家中的一份子,当成亲妹妹一般看待了。

        徐晋快步上前,摸了摸贺芝儿的额头,关切地问道:“芝儿,觉得哪里不舒服?”

        “哥,冷,好冷!”贺芝儿可怜兮兮地道。

        朱厚熜急忙叫道:“来人,再送一个火炉进来。”

        李言闻连忙阻止道:“病人已经被寒邪侵体,体内积寒,倘若再用高温烤炙,就好比烧红的铬铁淬入水中,只会适得其反,还是再取一碗姜汤内服吧。”

        “你们愣着干什么,快取些姜汤来。”朱厚熜喝道,几名侍立在旁边的太监连忙去捧来两碗热姜汤。

        朱厚熜拿了一碗姜汤,亲自捧到贺芝儿的面前,温声道:“芝儿妹妹,快把姜汤喝下去就不冷了……呃,芝儿妹妹干嘛如此看我?”

        徐晋暗使了个眼色,接过姜汤道:“四炮,让我来吧!”

        朱厚熜这才醒悟过来,这里可是皇帝居住的地方,自己表现得如此“主人”,芝儿妹妹虽然只有十岁的心智,但并不是白痴啊,估计是瞧出了端睨,连忙把碗交给了徐晋。

        徐晋微笑道:“芝儿,快喝下去。”

        贺芝儿收回狐疑的目光,把那碗姜汤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倒是抖得没那么厉害了。

        李言闻捋须道:“芝儿小姐身体本来就弱,如今寒邪侵体,绝不能再继续受寒了,下官这便给芝儿小姐开一剂药,喝完后好好睡上一觉,明日早上,下官再给芝儿小姐把一次脉。”

        “有劳李太医了!”徐晋道。

        李言闻笑了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下官先行告退了。”说完便背起药箱退了出房间。

        徐晋替贺芝儿重新盖上被子,微笑道:“李太师医术高明,芝儿喝完他开的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贺芝儿甜笑着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嘉靖顿时紧张起来,只怕贺芝儿会识破自己的身份。徐晋神色自若地道:“这里是宫中,对了,你和四炮在太液池中试验水雷,实在是胡闹,连太后都被惊动了。”

        贺芝儿略带惧地道:“那怎么办,都怪四炮哥哥,他说跟皇上很熟,早知就不听他的。”

        “哪里能不熟,这小子就是当今皇上!”徐晋心道,嘴上却替嘉靖完谎道:“四炮确实跟皇上很熟,不过太后却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芝儿妹妹在这里休息一会,为兄这便去向太后请罪,待会回来接你出宫。”

        贺芝儿忐忑地点了点头!

        徐晋和嘉靖两人行出了房间,来到外面的院子,后者便迫不及待地道:“徐卿,李太医说芝儿妹妹不能再受寒,所以待会还是不要出宫了,就在这里住一晚吧!”

        “哼,简直胡闹!”

        只见蒋太后在一众宫人的簇拥之下行了进来,面带愠色,旁边的吴皇后亦是面罩寒霜,目光冷冷地盯着徐晋。

        “母后!”朱厚熜心虚地低下头。

        徐晋连忙施礼请罪道:“太后,芝儿做出如此荒唐胡闹之事,实乃微臣管教无方,微臣待会便将她拘回府中好好管教,还望太皇念在其少不更事,网开一面。”

        吴后冷哼一声道:“徐大人也知道自己管教无方啊,可是在皇宫大内试验火器,还连累皇上落水,如此重罪,徐大人一句管教无方就算了?”

        嘉靖面色一沉道:“是朕让芝儿在太液池试验火器的,并不关她的事,一切责任在朕,难道皇后要问罪朕!”

        吴皇后面色大变,扑通地跪倒在地上:“臣妾不敢!”

        蒋太后不由大皱其眉,瞪了一眼儿子道:“这里是乾清宫,留大臣女眷过夜于礼不合。徐大人待会便把芝儿接出宫去吧,念在其初犯,哀家这次便不再追究了,但是以后不准她再到兵仗局中胡闹,女儿家就得有女儿家的样子。”

        徐晋这时自然不会蠢到去争辩,连连点头应诺,同时向朱厚熜暗使眼色,让他不要再触怒太后。

        蒋太后又训了徐晋和嘉靖几句,这才带着一众女人离开,吴皇后离开之前还不忘怨恨地扫了徐晋一眼。

        徐晋皱了皱剑眉,这次算是把吴皇后彻底得罪了,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看来自己以后得小心了,幸好,这位并不受宠,智商情商似乎也不在线。

  http://www.readbook8.com/mingwangshoufu/27396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