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六朝仙侠传 > 第186章 夫妻之缘

第186章 夫妻之缘

        苏若兰身上的金光虽然不俗,但她也仅仅初入准圣,而且此时正值天人五衰时,当她身躯跃起迎向气运烈焰和如来神掌时,自身的金光也被两道准圣的力量消磨着。

        随着体外金光被磨灭,苏若兰的身躯仿佛也开始破碎,她是直接继承了斗姆元君的力量,并不是创出自己的道而进阶准圣,她眼下这种情况有些特殊,既不是斩三尸成圣,也算不上以力证道。

        终然明知自己无法对抗两大准圣联手,苏若兰依旧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在她的眼中仿佛那足以毁灭世间一切的气运烈焰,还有足以崩灭一切的如来神掌都不过是在为她淬炼身躯一般。

        苏若兰的身躯在两道力量下崩灭破碎,却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她不断重组着。

        “好古怪的力量?她究竟什么来历?”长安城早已一片废墟,只有滕王阁保护下的大明宫尚存,此刻李元婴和李青莲等人都不禁的疑惑起来。

        而除了这些人外,长安城数千万人都在三大准圣的战斗下化为了尘土,连这座已经屹立了千万年的古城也成了一片废墟。

        纪元大劫之下,不仅是修道之人,普通人同样难逃杀劫,这些长安百姓正是劫数之下的牺牲品。

        苏若兰身上的金光越暗淡,身体重组的度也逐渐放缓,原本两大准圣的力量还只能破坏她身体的一部分,如今身上的裂痕越来越多,眼看就要穿遍全身。

        就在李玄宗和如来都以为很快就可以灭杀苏若兰时,两人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甚至苏若兰自己也用同样古怪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怀中。

        三位准圣此刻都看到了一张普通的信笺,那张苏若兰从鱼玄机尸体上拿到的信笺。

        三大准圣的力量碰撞,就算一般的灵宝都难以保全,可偏偏这普通的信笺完好无损,顿时一种不妙的感觉在李玄宗和如来心中升起。

        与李玄宗和如来不同,当看到这张信笺,苏若兰却是无比欣慰与欣喜。

        最开始苏若兰以为这张信笺是周诚留给鱼玄机,关键时候救鱼玄机一命的东西,但鱼玄机死的时候这信笺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此刻自己生死存亡之际生了变化。

        信笺的用处已经不言而喻,这不是周诚留给鱼玄机的,而是料到这一切,为苏若兰保命的。

        果然很快信笺就生了变化,一张普通的信笺出一道璀璨的光柱,光柱直冲云霄射入到混沌之中。

        很快在这道光柱之中,一道巨大的功德金轮落下,以信笺为原点的光柱仿佛一条通道,让功德金轮以最快的度出现在苏若兰身前。

        “道君.......”看到功德金轮出现,无数人脑海中都闪过这个名字,这功德金轮早已成为周诚的象征。

        “两位好大的胆子,本君的人你们也敢算计?”周诚的声音从功德金轮中传出,而直到此刻他依旧没有现身。

        苏若兰的身躯已经彻底重组完成,看上去依然是那绝世婀娜的身姿,只是如今的她看上去更加浑然天成。

        功德金轮挡在苏若兰身前,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无比满足的神色,到此刻她又怎么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周诚为她安排好的。

        搅乱一个部州的天机,提前动纪元大劫,所有的谋划只为给她一个抽身杀劫的契机。

        “道君,你纵有功德加身,但如此肆意妄为,终有一日会耗尽功德,没有功德护持,你又如何在洪荒立足?”李玄宗的声音从气运金龙中出,早在功德金轮挡下他与如来时,这两位准圣已经停手了。

        李玄宗自然非常顾忌周诚,但他说的也是有理,周诚如今就是依仗海量功德,但是无论是他与冥河争斗,还是今日挡下两大准圣联手,其实都是在消耗功德,如果长此下去,再多的功德也有耗尽的时候。

        说这些话李玄宗自然也不想以大唐的气运来消耗周诚的功德,这种两败俱伤的事谁都不愿意做,这也是为什么至今也没用其他人愿意与周诚为敌的原因。

        相比于李玄宗,如来倒更是干脆,他甚至连话都不多说,直接抽身就走,早已躲进了灵山之中。

        “本君自有本君自己的道,就不劳圣皇费心了,倒是圣皇算计若兰,这段因果却是已经种下,今日本君就打散你李唐的气运金龙,这也是你李唐国运中该有的一劫!”周诚的声音回应着李玄宗。

        听到周诚最后一句话,气运金龙猛烈的翻滚着,龙身上的火焰越壮大,李玄宗彻底燃烧了整个大唐国运,要做最后的一博。

        此时功德金轮缓缓升起,向着气运金龙直接碾压过去,巨大的金龙挥舞着龙爪,口中喷射出气运燃烧产生的烈焰。

        然而面对功德金轮,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

        功德金轮毫无阻碍的碾过气运金龙,从龙到龙尾,所过之处龙身破碎,化为金色的血液滴落,而后散落到大唐的各地,最后长安上空气运金龙已经不复存在,只余下一轮巨大的金轮。

        大唐气运金龙被碾碎,气运四散在各地,所有人都知道属于李唐的乱世开始了,失去了气运金龙李唐朝廷也失去了正统名份,可以预见很快各地豪强就会揭竿而起,用不了多久整个李唐又会变成群雄并起诸侯征战的地方。

        气运金龙被碾碎,李玄宗的元神也被迫回归本土,不过此刻他的元神也是虚弱无比,早已失去了准圣的力量,终然元神回归也只是个普通人。

        功德金轮在碾碎气运金龙后,其本身也变得暗淡了不少,可见这一次周诚也消耗了不少的功德之力。

        金轮只在长安上空停留了片刻,而后便径自飞走重新回到周诚身体之中。

        “李唐气运已散,看来这东胜神州很快便会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佛门与妖族早已埋下棋子,不知道君是否早有安排?”五庄观山门外,镇元子通过周诚目睹了长安生的一切。

        此时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李唐失了国运,东胜神州还不知会乱成什么样。

        “当年洪荒重聚之时,我那大弟子便选择了转世到李唐。以我那弟子的谋略,佛门与妖族的算计终究会是一场镜花水月。”面对镇元子周诚也算真诚相待,连他一直未曾透露的一个秘密都说了出来。

        王猛与诸葛孔明,这两位随便其中一位都是能够搅动一个时代风云的人物,当他们的神魂融合后,其谋略算计恐怕再难遇敌手。

        听到周诚的回答,镇元子脸上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而后再次对着周诚拱手,而且这一次他还微微躬身说道:“道兄早已谋划好一切,贫道期待那盛世能够早日到来!”

        周诚连忙拱手,也是对着镇元子躬身还礼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还需仰仗诸位道友鼎力相助。”

        两人似乎点到即止,说完这几句话后,周诚便离开了五庄观,向着西牛贺洲的灵山而去。

        似乎如来也料到了周诚会来找自己麻烦,如今灵山内外皆被森严,连四大菩萨都被召回了灵山,五百罗汉布下大阵严阵以待。

        当长安巨变开始逐渐穿遍东胜神州时,在李唐的义兴府国山县,一个年轻的道姑出现在一座普通的府邸前。

        府门匾额上写着“陈府”二字,昭示着这里的主人姓陈,只不过在这小小的国山县,这陈府的主人陈三贵也只是个普通的小财主,家中经营着几家粮铺,有着几十亩良田,在整个国山县也只能算是中上家族。

        “老爷,老爷。门外来了个年轻道姑,自称什么瑶光仙姑,说为公子而来。”陈府中堂内,一个奴仆正在向陈三贵禀报着。

        “胡闹,老爷我哪来的儿子?定又是那些诓骗钱财的神棍,轰走轰走。”陈三贵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他如今已经年近四十了,可是膝下连一儿半女都没有。

        为此陈三贵多年来遍访名医,甚至求助和尚道士,但是都一无所获。

        一开始他甚至纳了十几房小妾,只是依旧毫无结果,后来一气之下他竟然休了所有小妾,只余下结正妻余氏。

        “慢着,请仙姑进来。”就在奴仆准备转身离开时,后堂之中突然传出一个温婉成熟的声音,接着一个中年妇人从后堂走出,正是余氏。

        “夫人这是为何?咱们被那些神棍骗的还少吗?”陈三贵不解的问道,他倒不是心疼钱财,而是被骗的太多,真的心如死灰了。

        “今日有些不同,一早我便见窗外有喜鹊停留,而且我一直感觉心绪不宁,似乎有什么大事生,一个道姑叫进来看看又何妨?”余氏也只是普通人,不过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能不见这个叫瑶光的道姑。

        “依夫人的,还不去请进来。”陈三贵对余氏几乎言听计从,立刻吩咐下去。

        很快瑶光便被迎到了中堂,一见瑶光陈三贵和余氏都有些意外。

        因为以前他们遇到的都是一些老和尚老道士,像瑶光这么年轻,而且还如此漂亮的却是第一次遇到。

        抛开瑶光的道姑打扮,她的容貌本就是万中无一,加上修道的气质整个国山县都找不出来。

        “仙姑说为我儿而来?可我们夫妻二人一直不得生育,仙姑可有什么教我们的?”余氏先一步开口问道,当她看到瑶光的第一感觉就觉得很亲切。

        瑶光先是对余氏行了一礼,而后才开口说道:“不是二位无子,只是时机未到令公子还不能降临。我与令公子有缘,此番前来便是为他降临做准备的。”

        说话之时瑶光手掌一翻,拿出一枚晶莹圆润的丹药,丹药一出现顿时满堂霞光,还有沁人心脾的香气。

        “这枚仙丹能令夫人重返青春,同时为令公子打下道基。”瑶光的声音继续响起,已经将丹药递到了余氏身前。

        余氏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接,刚出碰到丹药却被一旁的陈三贵一把拦住。

        “夫人且慢,世上哪有这般便宜的事,这人不提要求还给我们仙丹?”陈三贵作为一个生意人,立刻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他虽然也感觉这丹药不凡,但也不想拿自己夫人性命冒险。

        “仙姑可有什么要求?”陈三贵拦下余氏,对着瑶光郑重的问道。

        瑶光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与令公子有缘,再无其它要求。”

        “你想收他做弟子?”陈三贵似有所悟,连忙问道。

        瑶光又摇了摇头。

        “若仙姑真能为我们夫妇带来子嗣,让他做道士老夫也同意,同时我愿意拿一半的家产赠予仙姑。”见瑶光摇头,陈三贵以为是讨价还价的意思,连忙加大了筹码。

        只是瑶光继续摇头,同时脸上还有些羞红,头也微微的低了一些。

        “七成家产?”陈三贵并未注意到瑶光的神情。

        瑶光还是摇头。

        “全部给你,只要有儿子就行。”陈三贵一咬牙狠心的说道。

        “不是,我与他并非师徒之缘。”瑶光低着头声音已经没了先前那么大。

        “不是师徒,那是什么?”陈三贵和余氏同时问道。

        瑶光抬起头来,心中一横说道:“是夫妻之缘!”

        瑶光话音一落,堂中顿时寂静无比,陈三贵和余氏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

        云台观的璇玑洞天之中,苏若兰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她在瑶光身上放了一件特殊的宝物,可以在混乱的天机中随时探知到对方生的一切。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王猛转世之生,必要的时候她才能及时出手。

        苏若兰已经从长安返回多时,不仅自身已经完全恢复稳固,也将璇玑图修复并更盛以前。

        当她算到瑶光已经找到了王猛即将转世的地方,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苏若兰咽下茶水,一脸好笑的说道:“我的瑶光姐姐,你可真狠啊……这是让大师兄以后连接近别的女人的机会都不给啊!”

  http://www.readbook8.com/liuchaoxianxiachuan/26418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