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极品吴掌柜 > 第98章 传承的断代

第98章 传承的断代

        在那天之中央,大地之中心,世界之心脏,雪山一切河流之源头,山高土洁,地域美好,人知为善,心生英勇,风俗纯良......

        这是一个吐蕃人最骄傲的自白,显示了他们对脚下那片热土的挚爱与痴恋。

        松赞干布,这个吐蕃王朝的建立着,不但一统青藏高原,扩充了疆土,他还创造了藏文(当然不是他本人创造的,是他下面的重臣吞米桑波扎及众多到天竺留学的贵族子弟共同创造的),迎娶了唐朝的文成公主,而这位文成公主首次为吐蕃带来了佛教,原来的吐蕃人信奉苯教,以占卜休咎、祈福禳灾、治病送死、“役使鬼神”等为其主要活动。

        唐朝皇帝为了庆祝这位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成亲,准备了丰厚的嫁妆,里面的奇珍异宝,古玩佛经数不胜数,毕竟对于这个经常袭扰自己,实力还不弱的未来女婿,还是要出点血收买一下的。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听说文成公主后来为了更好的宣扬佛法,与自己的丈夫松赞干布商量了一下,他们决定建寺修佛,而这些佛,必须用赤金打造,但此时的吐蕃还未开化,完全还不具备大批量提炼贵重金属诸如黄金之类的能力。最终不得不求助于唐皇,而唐皇当时也是富的流油,这点吧点的都是小意思了,不但直接派人先送了一尊高数丈的释迦摩尼的佛像进藏,后来还运了大批的黄金进去支持他们建佛,为后来吐蕃先后建起来的桑耶寺,小昭寺等建造了数丈高的赤金佛像。

        而送往格尔木周边几座寺庙的赤金佛像却先后不知所踪,由松赞干布派往此地彻查整件事情真相的一位将军在将这些中饱私囊的院主押送回拉萨的途中却遇到了雪崩,这件事情在吐蕃的历史卷宗中记载的基本都是一笔带过,毕竟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情。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位将军为了彻查整个事情的真相,居然在格尔木整整呆了数年,期间被人看到频繁进入数间寺庙进行祭拜,其言行简直比那些信徒都要虔诚。

        这件事情就这样被遗忘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到朗达玛时期(松赞干布的重重孙),由自己的父亲赤祖德赞“七户养僧”的新制使僧人数量增多,民间苦于重税而影响生计,怨恨不平而对佛法起反感之外,他所创导的佛法乃印度晚期之佛学即大乘之精粹,绝非一般民众所能接受。

        就这样,朗达玛在全吐蕃境内进行了大规模的灭佛运动,朗达玛首先停建、封闭佛寺和破坏寺庙设施,把赤祖德赞时期已经开工修建的佛寺都停了工,桑耶寺、大昭寺等著名寺院神殿都被封闭,小昭寺被当作牛圈使用,凡是佛教活动的场所都遭到查禁。许多佛像从寺庙里取了出来,钉上钉子扔到河里,大昭寺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像,据说在被打算扔到河里去的前几夜,但却不翼而飞了,那些官兵仔细在周围搜查了一番,除了被某些利器切割而掉在地上的金箔碎末之外,却一无所获,唯一能确定的便是,这句巨大的佛像被人分成数截,被人掩埋起来了,他们几乎挖遍的周围的寸土寸地,始终没有任何踪影。他们把所有的怨恨发泄在了这座寺庙内,寺内栩栩如生的壁画被抹掉,并在上面画上僧人饮酒作乐的画,各种行为让人匪夷所思。接着焚毁佛经,有数量众多的各种佛经被烧掉,其中有少数佛经被僧人偷偷地埋入岩洞之中保存下来。还有些佛经被有些僧人带着逃到边远的地方去了。佛教僧人同时遭到镇压,僧人的处境惨不忍睹,根本无法在吐蕃生活下去,只得另找出路。留在吐蕃的僧人不是被迫还俗就是弃佛归苯,有些不愿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的,就带上猎狗,拿着弓箭深山去打猎隐居。他们还被强迫拿着原始宗教的法器——鼓,去参加崇拜仪式,而这些都是佛教僧人绝对禁止做的事情。

        而有一批从大昭寺逃往格尔木的僧人,在朗达玛派人去追杀的时候,却被一批神秘人给救下来了,后来这批人的动向也消失在茫茫冰川中。

        这是‘竹竿’给吴永麟讲的吐蕃王朝的兴盛与衰亡的一段真实历史,而后来这位朗达玛,因为此次灭佛,也最终自食恶果,在拉境(今西藏洛扎县一带),他被一名叫拉隆多吉的僧人刺杀至死,而这之后,由于他的两个儿子,即大王妃抱养的永丹和小王妃生的欧松之间的争立,大臣们分成两派,从此吐蕃王室分成两支,累年相争,战乱不已。吐蕃在各地的将领也拥兵称雄,彼此争代,过去一些归属吐蕃的部落也相继脱离吐蕃的管辖。紧接着一场奴隶平民大起义爆发,席卷了整个西藏地区,吐蕃王朝在这样的局势下随着佛教的衰落而崩溃了。

        而后的数百年,吐蕃四分五裂,宗派如林,但基本都是恢复了以前的苯教,当年兴盛一时的佛教在吐蕃几乎消失殆尽。

        “知道吗?我其实就是这位将军的后裔。”‘竹竿’已经能恢复正常的语速了,让旁边的吴永麟钦佩不已。

        “那这么说当时其实他们没有被雪掩埋?那这么多年来你们是怎么逃脱吐蕃王室的追踪的呢?”吴永麟突然明白了,但脑海中还是有种种疑问。

        “我们穿过了你对面的那座冰川。”

        “啊......”

        “但我们却死了很多人,一代又一代,饿死的,累死的不计其数。”

        “其实这些人都是被逼迫来为这位将军来修建陵墓的吧?”

        这件真相被吴永麟点破之后,‘竹竿’还是尴尬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吴永麟这位聪明人,也有点搞不懂了。

        “其实如果不是大将军的后人将他们带到这里来,他们也许早就死了。”

        “到这里死和在外面被那些追兵杀死有什么区别吗?你们根本就没有对生命有任何的尊重。”

        “但我们却保护了一批僧人,让一些佛经和佛理保存了下来。”

        “如果不是那批大昭寺逃出来的僧人让你们有利可图,你们会收留他们吗?”

        “这你就错了,那位大将军在格尔木那几年,已经勘破了红尘,对以前的种种大彻大悟,当时他只是被职责所牵绊,要不然他当时会皈依佛门的。”

        “那这么说他是真心向佛了?那当时那次雪崩是怎么回事?”

        “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其实那次雪崩是人为的,至于积雪下面,就不会有任何尸体了,而后他们穿越崇山峻岭,到达阿柴的青海湖附近,休养生息了下来。”

        “那这间古墓是?”

        “那位大将军由于对刚察的一位守城大人以前有恩,这件事情便被悄悄隐瞒了下来,毕竟当时他们生活的区域范围离刚察有一定的距离,大家算是进水不犯河水,也好让那位城守大人有个交代吧。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知恩图报,反而有些时候会成为某些人要挟你的把柄,这位刚察的城守大人就对那位大将军提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他让大将军帮他修一处陵墓,而且必须按王室的规格来修建,要不然他会把大将军他们偷偷潜藏在这里的消息通报给当时的王庭。就这样,大将军和他的后人们在此处的冰川里面开始了长年累月的挖掘与修筑。”

        “那后来那批僧人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那位大将军去世之前,对后世之人有过遗言,如果将来僧人有难,必须无条件的给予帮助。”

        “那这么说那批潜逃出来的僧人带来的秘密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了?”

        “他们没得选择。”

        “那尊巨佛黄金像其实是被他们偷偷藏起来的?”

        “算是吧,有一位贵族其实也是佛教的信徒,他提前几日得知了这一重大消息,便带了一批能工巧匠,潜入到大昭寺,将大昭寺那尊赤金佛像分割成了数段,悄悄藏在了大昭寺附近,至于具体的位置,只有通过一些相应的法器才能找到。”

        “你说的不会是那串普通的佛珠和那串手链吧?”

        “所有的秘密都写在那串佛珠上了。”

        吴永麟惊的目瞪口呆,原来这一串佛珠潜藏了这么大的一笔宝藏,如果有机会将它挖出来的话,那自己这辈子可就发达了,这未来几个老婆的养家钱不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吗?吴永麟越想越兴奋,仿佛自己的面前就有一座金山在闪闪发光,任何人对于金钱的诱惑是藏不住内心的贪欲的,何况是这个早已家当被拆,穷的叮当响的流浪汉,而且后面还有2000多张嘴等着被自己喂。如果在林氏集团,这完全是小儿科,但在这穿越的前世,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将这一批黄金作为启动资金,吴永麟完全有信心做出一番作为了。

        ‘竹竿’看着一脸兴奋,还在原地作着春秋大梦的吴永麟幽幽的说道:“我给你讲这些,是因为我也许活不了多久了,我希望你能接替我,在这里继续守下去,等佛法再次崛起了,让这尊金佛再次重见天日,而不是成为你个人的私人财富。”

        吴永麟瞬间被抛到了无情的现实,自己居然被这个大将军所谓的传人给选中了,如果他不放自己,那自己这一辈子可能永远被关在这里了。

        “走,我带你去对面看看,熟悉一下环境。”

        吴永麟当时就懵了,这‘竹竿’口气也太大了点吧,他这一身瘦成这样了,他还吹嘘能带我飞过这山谷?但‘竹竿’脸上坚毅,不置可否的表情还是深深震撼了吴永麟,他一时间完全弄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当‘竹竿’在机括室放吴永麟镔铁刀的那处平台上背着吴永麟鼓弄一番后,让吴永麟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整件机括房发出一阵阵轻颤,开始吴永麟还以为是地震了,但‘竹竿’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一切,跟本不以为意,只是轻蔑的对吴永麟笑了笑,然后带头朝外面走去,此时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5米长的竹竿,当吴永麟问他从哪里来的时候,他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让吴永麟几乎晕到的话:‘不是放在你经常走的那条通道上吗?’,但吴永麟敢确认从来在那里都没见到过,吴永麟最后开心的笑了一下,‘竹竿’也会开始冷幽默了,也许他已经把吴永麟当自己人了吧。

        至于为什么吴永麟会被他选中,‘竹竿’也作了一个很简单的答复:‘他没得选择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当吴永麟走出来的时候,忍不住‘哇塞’了一句,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说古人能造机器人,他也会相信的。他们经常走的通道,中间居然出现了一道推拉门一样的开口,出口处有一截很短的台阶,而台阶的尽头,伸出了一块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平台,而对面山峰的手臂,已经和这块平台连成了一个整体,吴永麟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如果估计的没错的话,这个平台应该是一块巨大的磁石,而自己当日被‘竹竿’所救,应该就是被这块巨大的磁石吸过来的,难怪那段时间隐隐有种在天空漂浮的感觉,看来真的是这个东西在作祟。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吴永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竹竿”直接把那根竹竿当平衡木,娴熟的走上其中一条被磁石吸过来的手臂,稳稳当当的走了上去。

        “我怕高,你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我做不了啊。”

        “你崖都敢跳,这点事情对你不是小儿科吗?”

        “大哥,早知道你在这边看着我,我何必费那么大劲呢?”

        ‘竹竿’不再理他了,小心翼翼的走上了被黑色迷雾包围的铁链上,吴永麟完全蒙圈了,这家伙在自己那个时代绝对可以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如果他说第二,别人绝对不敢称第一。一般的挑战者至少找个好一点的白天吧,而这位倒好,直接找了个夜晚,而且还有重重的迷雾中走‘钢丝’,胆子大的让人咂舌。

        望着底下似乎深不见底的深涧,吴永麟摇了摇头,这个险他可不敢冒,这些专业的事情还是留给专业的人来做吧,至于自己怎么越过这道深涧,而且过去了如何爬上还有一段距离的那个入口,吴永麟有一种欲哭无泪和深深的期待,自己今天听的匪夷所思的东西太多了,也不差这一点两点了。

  http://www.readbook8.com/jipinwuzhanggui/8974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