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飞越三十年 > 第277章 万般危险

第277章 万般危险

        曾经儿子对他说起过的事,许下的愿望,似乎都在这指指点点之中慢慢成型。

        只不过这十几天的时间,那些让李建国一辈子都想不到的事都在眼前生了。

        太多的事,太多的人,太多的人和事,他不知道儿子是怎么能把那几百个故事在这么短的时间整理出来,又能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没有半分等待的那种!

        那些故事里的主角们,都是收集着东西然后等着财,李建国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不知道多少次跟儿子说不要着急,有的是时间,这事有别人做

        “接下来呢?买曰本机器?”李建国想到问题,找字,再点出来,度很慢。

        李一鸣很有耐心地看他点完,伸笔点字回答他:

        “他们以为这个计划会亏钱,根本不会。这些会员一年不会只需要这些东西,我会弄很多东西让他们买!但,我现在要让他们都以为我们在亏钱!是大6政府在亏钱!”

        李建国想了一会,点点头,明白了,毕竟像香江这种地方和内地沈县是不一样的,你就算送一件衣服给他,他一年就不买别的了吗?

        以香江人的工资水平,至少一年就得花几千块在这类用品上,送你一百多块的东西,跟着想办法让你买更多。

        这些钱在内地不知道可以建多少工厂,李建国心中热血涌动,不自觉地连连点头。

        李一鸣看父亲点完头,接着又往下点:

        “钱不是直接投到国内,要买生产线,之前那美国人跟曰本人打架的事我要用起来,我会把那个计划放出去,另外记得稀土吗?”

        李建国盯着这两个字,稀土,想起儿子在童话里补上的那段奇怪的歌词,又想起他拿出字典指着元素表的样子,这东西曰本人很需要,儿子说过!

        看到父亲点头,李一鸣接着又点:

        “曰本电子产业很依赖这个,我要用这几个消息砸他们的盘,再买股票!买完再贷款买机器!”

        李一鸣这长长一连串点过去,虽然放缓了度,但还是让建国同志理解得很费劲。

        因为里头不但有股票,还有稀土、计划、消息、砸盘这些每个字都懂但连起来却含义不明的字眼,

        连杭城宾馆那里美国大卫和曰本人打架的事都要利用上了吗?

        这些计划也太复杂了吧!

        还有点得这么多

        唉!这还是繁体字!

        李建国轻轻吐了口气,想起多年以前,儿子才几岁大时,自己扶着他站在床上,指着墙上的报纸,教他认字的样子。

        那时连站立都不稳的孩子,现在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李建国眼睛有点涩涩的酸楚。

        李一鸣抬头看着他,脸上突然有些担心的模样,显然是看到父亲眼中的湿润。

        “没事”李建国摇摇头,看看那边排版工没注意,轻声开口,“那你做吧”

        李一鸣突然抽了一张报纸摆到父亲面前,点点上面。

        李建国扫了一眼寒毛林立,那上面正是澳门环路黑沙海滩现残尸的报道。

        李一鸣看看父亲,笔尖轻点:死者八仙饭店全家,凶手黄志恒。

        拼凑出这句话的李建国骇然看着儿子,他没想到儿子脑子里还装着这个。

        李建国拿着笔犹豫着点了下:报警?

        李一鸣摇摇头,笔尖轻点着:我另有计划。

        李建国不解地看着儿子,他不知道为什么儿子明知道凶手却没有马上报警的打算,还要另做什么计划,难道这个和免计划有关?

        “澳门”李一鸣点了这两字,这就不说太多了,因为这计划他也没完全想好,毕竟那小地方才三十几万人,倒是有几个大赌场天天日进斗金。

        看着儿子不打算再点的样子,李建国虽然还是一肚子问题却没法说,只能深深吸气,无奈地点了两个字:小心。

        想了一下,又慢慢找出另外几个字:有危险我们就提早

        还有回去两个字没找着,哦这有个回,李建国往下点。

        李一鸣看着父亲的脸,还有他费劲找字的样子,突然伸出笔挡住父亲的笔尖。

        喀声轻响!

        笔尖断了,李建国愣了一下,看向儿子。

        李一鸣敛着眼,轻轻点着字:“我回去之后,很难会再出来了,他们不敢放,这里的事很重要,没我不行!很多人靠不住!”

        很难出来,他们不敢放?

        李建国微微一怔,有些明白儿子的意思了。

        像儿子这样脑子里装满几十年后故事的人,哪个国家都想要占为己有。

        所以等到汇报之后,儿子必定会被严密看护起来,再想像这样让一群莫名其妙处级干部陪着来香江考察的事根本不可能有。

        可很多人靠不住是什么意思?很多曾经的同志变成敌特了?

        李建国看看儿子,他在点头。

        李建国心中紧,香江这是什么地方,安全级别这么低,更不用说考察团里头可能还掺着不知道几个敌特这么危险,给人一枪打死了怎么办?

        给打晕了运到别的国家了怎么办?

        李建国一想到这,满身又开始燥热起来,他都不知道凭自己的能力,能不能保护得了儿子,过两天这臭小子银行里就有几十个亿了,到时候整个香江的注意力都会在他的身上

        那些,会不会想要绑架他?

        那些敌特,会不会要暗杀他?

        看着父亲好像要爆炸的样子,李一鸣皱皱眉,笔尖点点:你放心!!

        连划了两个感叹号。

        这三个字是第二次点到了,还加了两个感叹号,李建国怎么会不明白这什么意思。

        李建国几乎是强行压下心头的情绪,捂着头长长叹了口气,心里又骂了句臭小子。

        儿子不会听自己的,而自己,也像是他的对手们一样,无论同不同意,都只能跟着他的意思走,别无它路!

        别看嘴上不说,但李建国这一路上早就看懂了,有些事只有儿子才做得好,他想在回去前带给国家一份丰厚的礼物。

        所以就算是明知这样做有万般危险,他也毫无畏惧。

        李建国知道儿子本事大,反应快动作快听力好还特别聪明,但危险无处不在我在明敌在暗,儿子一路惹事,把这么多敌人都算计了,他们能善罢甘休吗?

        很多事有时真的挡得一时挡不了一世,这香江,就不应该来!

        李建国心里很不好受,总觉得自己没尽到父亲的责任,比如把儿子挡在内地,不就是多等几天吗?

        但偏偏这臭小子认为自己也是很能干的,甚至比很多人都能干。

        现在已经完全不听劝了,不,不是不听劝,他现在已经可以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了!

        这臭小子!

        心这么大这么野!

        李建国捏着拳头,一时间脑子乱成一团。

        几十个亿的外汇,跟着自己出来的那些不知名的敌特,那些香江的敌特,要砸曰本的盘,买他们的股票,大把地薅资本主义羊毛,还要把香江提前掌控在手里,还有澳门东南亚台湾,居然还有韩国

        李建国甚至想起之前在关口那个卖流氓杂志的混混,他们还等着儿子说的大生意

        那个偏门的生意吓得陈查理脸色苍白都想要搬家了,儿子这是想要把香江的这些流氓一网打尽吗?

        以李建国对儿子的了解,这是很有可能的,也许会让他们当苦力扛机器回去,这怎么做得到,至少也得是回国之后再派军队过来吧!

        你一个人,开什么玩笑,不想回去了吗?!

        李建国越想眉头拧得越紧,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心头不安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强烈!

        他想起儿子在来路上那些奇怪的表情,在家里写的那些资料,那些糊起来的书,在机场,在飞机舷梯上,他突然敬的那个军礼

        就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标准肃穆!

        可你,还是个孩子啊!

  http://www.readbook8.com/feiyuesanshinian/2136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