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 486 皮一下很开心

486 皮一下很开心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赵平安咬了穆远的手指一下。

        随即,又拦腰抱住穆远,脸贴在他胸口,食指打了个弯,像个小虫一样在那宽阔健壮的胸前爬呀爬的,“还是,你心里想什么不正经的事了?哼,还敢指责人家是不正经的公主。”

        “并不是呀。”穆远无奈的叹口气,捉住那只乱动的小手。

        她已经让他心痒难挨了,再这样下去……

        好在赵平安再度看到他身上大片的红斑,决定还是要医者心为先,而不是SE心当头。

        四处找找,见到那桶热水就放在盆架子旁边,连忙过去试了下水温,而后浸湿了干净的布巾子,拧干。

        可惜水还是有点热,烫得她不断跳脚,捏耳朵,布巾子也在左右手里倒来倒去。

        这些看在穆远眼里,只觉得她可爱得无法形容,连忙帮手,把布巾子拧干。

        “这些布不吸水,也不柔软,回头我让芳菲给我多拿着毛巾来。嗯,要名牌的。”她低声咕哝,在穆远面前异常放松。

        穆远不记得有什么人叫芳菲的,也有些不懂平安的话。相处越久,也越发现平安很有些神神秘秘的不寻常之处。但她不说,他就不问。

        怎么都好,只要她是他的就行了!哪管他山崩地裂,天下变色的,都没关系了。

        赵平安帮穆远擦拭身体,一边看一边心疼,“你看你,痒得把皮肤都抓破了。这么用力干嘛,自己的肉啊,不用那么狠。嘘,疼不疼呀?”她小心的吹着气。

        又看他胸前,背上有很多沉年伤疤,有一道甚至贯穿了肩头至下腹,被他块磊分明的胸肌和腹肌分割得蜿蜒扭曲着,又是狰狞又是可怜,心就更是揪了起来,手也情不自禁就摸上去,来回摩挲。

        “平安。”穆远捉住她的手,无奈更深,连声音都暗哑了。

        “我想你了。”赵平安反而更深的腻在穆远的怀里。

        “我不就在这儿?”穆远轻抚着赵平安的头发。

        “那也想,你站在我面前还是想,想得厉害。”赵平安在穆远怀里略仰起头,“今天我留宿在你这儿行不行?”

        “平安,别闹。”穆远的热汗都下来了,婉拒。

        可赵平安贴着他,知道他嘴上这么说,但他的身体是怎么回答的,已经清楚得很。

        “前些天,我犯了胃疼症。你也知道,是当初我死而还魂的时候,被毒药毒的。”她干脆换个角度。

        见穆远忽然变得紧张,想拉开她,观察她的脸色,又连忙把脸埋起来,“老问题,不是什么大毛病,大概这些日子太忙了,饮食不太规律。除了用药用针,楼大掌柜还让我拿汤婆子捂着。要知道,热能有效缓解疼痛,所以我就照做了。哪想到我太累,就这样睡着了。那汤婆子看似不太烫,可是持续发热,居然在我肚子上烫了个包,现在再不能碰的。”

        “烫伤又如何了?唉,你小心些呀。”穆远心疼得不得了。

        第二次试图拉开怀中人,看看她的伤势,结果却第二度被推开。

        “烫伤也没事了,就不知道会不会留疤。”赵平安继续在穆远的怀抱里腻歪。

        “你不疼就好,疤痕没关系的,我不是有好多。”穆远连忙安慰。

        那怎么一样?赵平安心里好笑。

        但感觉穆远已经放松下来,就小心牵起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你看,现在摸的话,已经不疼了呢?你要再不放心,亲自看看?”

        穆远的身子僵了僵。

        其实,当他的手掌碰到她柔软的腹部,他就已经浑身发热了。

        “平安,你一定要这么淘气吗?”他的嗓音也低沉热辣了起来。

        “嗯,皮一下很开心。”赵平安再次仰头,双手勾住穆远的脖子。

        穆远哪里还能把持得住。

        事实上,自从看见赵平安的第一眼开始,他能忍耐到现在也已经是极限了。

        他们已是夫妻!老天为证。

        他初尝情*爱的滋味,简直噬骨食髓,令他欲罢不能。

        结果连日来却只能刻骨相思,无法亲近。

        现在……

        迎上那红唇,轻轻触碰后就是紧紧的胶着,疯狂的纠缠。

        干柴烈火,不处如是。

        他本就半果,赵平安穿的又是小兵服,不似女服那样复杂,于是三下五除二。甚至,他急切到把那很结实的小兵服给扯破了好几处。

        等他把人抱到那张矮塌上,两人都已经情动不已。

        冲撞,律动,吟哦,冲锋陷阵。

        就像狂风暴雨突然降临那样的激烈充沛,那样的痛快淋漓。

        穆远忘记了身在何方,只觉得此刻就是立即去死,也再没有遗憾。而赵平安只得咬住一块布巾子,免得搞出太大的声响。

        良久……

        良久……

        外头星光灿烂,帐内春意盎然。

        苏牙蹲在草地上,一边无聊的咬草根一边为他家将军高兴。

        哎呀大长公主真是热情似火,能找到这样的老婆,是男人都应该觉得三生,不对,十生有幸。

        但一边高兴一边又有点忧愁:军中重地,按老理儿都不许女人进入。但大长公主因是皇族,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又是医仙女转世,自然不同,可以例外。可是,真要一直呆到大天亮,恐怕也不太好。

        想到这儿又看向对面,见阿英像一棵小扬树似的,笔直地站在黑暗中,这么半天动也不动,其忍耐力和意志力十分令他佩服。那么,这样也应该不算广泛意义上的女人。

        正胡思乱想,就见到手下一名士兵急匆匆跑过来,唬了苏牙一跳,连忙拦住。

        “什么事?”他正了颜色。

        穆家军,不对,对外不能这样说,免得被有心人利用。只能说穆大将军亲自带出的禁军精锐,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战场下,都是围绕在穆大将军最近的地方。所以,能到达他这里的都是近身的。而能近身的又全是身经百战的人,除非大事,否则没人会违反他的命令,非要靠近帅帐,更不会神情如此凝重。

        必然,是出了大事。

        …………66有话要说…………

        今天算是肉汤吧?

        喝一口肉汤,心情舒畅,那去《领主大人,肉跑了》那里吧。

        推荐票,评论,点击,打赏,都给那本吧。

        拜托。

  http://www.readbook8.com/bengongzhuanzhigezhongbufu/2702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eadbook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adbook8.com